红茶杯与苦咖啡

欧美迷,反派控,一生无悔入HP,沉迷德哈无法自拔,副EC/锤基/虫绿/福华/盾冬/亚梅/绿基巴叉闺蜜组,表白铁罐爸爸,随时入坑向,恋与/全职/魔道/镇魂/默读,非典型性杂食博爱党,周叶不离,男神遍地走,乙腐通吃

德哈/她和她/双性转/4

风铃里的花:

勤快的不行的作者觉得自己是劳模



4.


上学的第一天第一节课就是魔药课。魔药教授就是她们的院长,斯内普先生。他抖自己披肩斗篷的样子简直就好像一个黑色的巨鹰,目光也看上去十分的冷酷。他在讲台上讲着关于“酿造成功”之类的事情,哈莉有点心不在焉,她注意到德拉克妮丝今天的头发格外地平整,就在自己的笔记本上写:你今天是不是发胶抹多了?


德拉克妮丝看了一眼笔记本,气得狠狠地扯了一下哈莉的衣袖。


哈莉面前的墨水瓶翻了一桌,斯内普眼疾手快地施展了一个“清理一新”,慢吞吞地说:“我猜,波特小姐是认为自己什么都懂了?”


“我很抱歉,斯内普教授。”哈莉觉得自己真是不走运,第一节课就惹到自家院长,“我蘸墨水的时候太不小心了。”为了避免自己和德拉克妮丝都被惩罚,她只好硬着头皮睁着眼睛说瞎话。


教授一言不发地盯了她一会儿,才不紧不慢地说:“斯莱特林加五分,为了波特小姐的诚实。”


格兰芬多有个小男孩立马抗议:“这太不公平了!她明明是因为…”


没等他把话说完,斯内普教授就扣了格兰芬多五分,因为“韦斯莱先生质疑教师决定,在课堂上喧哗”。


这节课上斯内普教授还请哈莉回答了好几个问题,这让斯莱特林加了十来分,德拉克妮丝偷偷对哈莉嘀咕:“我们院长的偏心是全校出名的,这回年末的学院杯一定又是我们的。刚刚那个韦斯莱可真讨厌——他和他爸爸一样,就喜欢找茬!他们简直就是血统的背叛者!”


哈莉不想驳了自己好友的面子,她笑了笑,一言不发。


下午没有课,哈莉坚持要去图书馆,德拉克妮丝原本想给她好好上一堂香水课,最后只好作罢,跟她一起去了图书馆。德拉克妮丝认真地读着《十四世纪巫师简史》,哈莉则是抱着一本《巫师的起源与传承》。她看得正入迷,火车上的那个蓬蓬头女巫拍了拍她的肩,问她能不能看完后把书给她。


“噢,我认识你,你是格兰杰小姐,在变形课上第一个施出咒语的人!我是哈莉·波特,书你现在就拿走吧!我想你比我更需要它。”



开学两个月,哈莉跟格兰芬多的赫敏·格兰杰混熟了,两个人三天两头约去图书馆写作业。除了上课不和这个格兰杰一起坐,晚上还是跟德拉克妮丝一起睡之外,简直可以称得上是模范好友了。


直到有一天,赫敏跟哈莉一起从图书馆走进大厅的时候,德拉克妮丝对她说了一句“肮脏的泥巴种”。


赫敏当场就气得哭了出来,哈莉不敢相信地看着德拉克妮丝:“你应该对她道歉,德拉科,这个用词是非常失礼的!”


但德拉克妮丝只是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就转身走了。哈莉手忙脚乱地安慰赫敏,又不断跟她强调说:“德拉克妮丝是个很好的人,她从来不会这样说话的,我想她一定是有原因的。我太抱歉了,赫敏……”


安慰到最后,哈莉把赫敏哄笑了送回寝室,她自己心情低落反而低落地不行。回到寝室就看见德拉克妮丝已经躺被子里了,她蹑手蹑脚地打算洗漱完就睡觉,却听见对方的指责:“最讲究礼貌的人回寝室都不会跟室友打个招呼吗?你基本的礼貌呢?波特?”


“我不知道你今天到底想干什么,德拉克妮丝!”


“哈!善良的波特小姐觉得谁都是她的好朋友,哦还要排除一个恶毒的、没有礼貌的马尔福!”


“德拉克妮丝,你瞎说什么啊?我从来都没有这么想过你,你一直都是我最好的朋友!”


“那我感谢你的厚爱!不过你想多了波特,我从来就没把你当我的好朋友过!”


朋友间的争吵就是这样的,一言不合彼此赌气,说出口的话越来越伤人,而后各自都有各自的脾气和自尊,谁也下不来台,谁都不愿意做先低头的那一个。


那天晚上哈莉在被窝里偷偷哭了一夜,德拉克妮丝在被窝里听了哈莉哭了一夜,可她就是拉不下面子去跟哈莉说一句是我无理取闹,我只是害怕失去你。第二天早上,两个人都顶着硕大的黑眼圈,早餐桌上布雷斯还出言讥讽:“你们两个昨晚是神仙打架吗?瞧瞧,都肿的跟桃子一样了。”


德拉克妮丝恶狠狠地给了布雷斯一个白眼:“谁要你多管闲事,扎比尼,管好你自己吧!”


哈莉一言不发地吃着盘子里的蛋饼,她又伤心又困,恍恍惚惚差点把潘西放在桌上的羊皮纸给吃下去。德拉克妮丝在边上看她吃早饭看得心惊肉跳,生怕她吃了什么不能吃的东西。就连早餐时海德薇给哈莉送来的郁金香都被哈莉丢在了一边,往常她都是一溜烟跑回寝室摆在床头的,或者扔到德拉克妮丝的背包里。


不过半天,全斯莱特林都知道马尔福家的小公主跟波特小姐吵架了,两个人即使上课坐在一起也互相不搭理对方。


事情到了第三个礼拜更是无法控制,马尔福小姐的脸色和脾气都差到了一个极端,而哈莉则干脆上课都搬去跟赫敏·格兰杰一起,可怜的潘西每节课都被德拉克妮丝逼着坐在边上简直委屈地想把自己变成透明的。


第三周的一节魔药课,斯内普教授正一如既往地一边讲课,一边在教室里兜来兜去。哈莉趴在桌上,字迹潦草地记着笔记,忽然一只纸鹤停在了她的桌前,她连忙把纸鹤塞进袖子。乘着斯内普教授没注意,她展开纸鹤,看见一个小人拥抱了另一个小人,边上一行小字“我想你了,哈莉”。


哈莉捏着纸,笑得跟傻子一样,连斯内普教授给了她好几个警告的眼神都没有发现。

评论

热度(51)

  1. 红茶杯与苦咖啡风铃里的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