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杯与苦咖啡

欧美迷,反派控,一生无悔入HP,沉迷德哈无法自拔,副EC/锤基/虫绿/福华/盾冬/亚梅/绿基巴叉闺蜜组,表白铁罐爸爸,随时入坑向,恋与/全职/魔道/镇魂/默读,非典型性杂食博爱党,周叶不离,男神遍地走,乙腐通吃

【德哈】电话奇缘

灰蓝中只有翠绿:



好的。我只是想努力证明,我还记得这个坑……


然后再次祝Harry和J.K.Rowling生日快乐!!



〔七〕


  “伏地魔那类的人……?”哈利的瞳孔瞬间放大,差点发不出声来。尽管他不像大部分人那样恐惧,但一想起这个黑魔头给他带来各种麻烦和不好的情绪,他还是很不愿意提起他——包括与伏地魔有关的任何一切。


  但麦格什么都没有说,反而还沉重地点了点头,闭上了眼睛。 学校大堂明亮的烛光打在麦格脸上,愈发显得她的发髻斑白。


  哈利愣住了,就那样望着麦格,好像不愿轻易相信她的肯定似的仔细打量着她。两人之间沉默许久,麦格才缓缓睁开眼,低声说道:“哈利,你这个救世主,可能得再救一次世了。”


  “可是也有可能只是那个学生说谎而已,没那么严重吧?”哈利还是不愿意相信麦格的猜测。经历了千辛万苦,失去了那么多亲人才为魔法界换来的和平,他不愿意这么快再次失去。


  但麦格严肃的脸色告诉哈利,她说的字字句句都不是闹着玩。哈利顿时觉得整个大堂的烛光都凝重起来,天花板上的美丽星空也愈发灰暗,周身的气压低得他喘不过气来。


  他只是想像个普通人那样,过安稳舒适的和平生活,不要有什么惊天动地的波折和变化,安静地走完一生罢了,可哈利额上的那道伤疤就注定了他此生命运的不平凡。他已经完成了他注定要完成的救世之举,却没料到还会有这样一出。

   “罢了,先吃饭吧。你晚上好好想想最近学校里有没有什么异于平常的怪事,想想我说的话。”麦格打破了僵局,使哈利长松了一口气——至少,目前他还不用马上开始筹划这一次的“救世”计划。


  晚上回寝室一定得再打个电话给那位陌生的“马尔福先生”发泄发泄心情。哈利这么想着,狠狠地咬了一口饼干。



  
  德拉科随便吃了些小精灵做的饭菜,就躺在靠背椅上闭目养神了。他还在想着中午哈利打来的那个电话——那幼稚而又久违的“成就感”洋溢了他整个身体,仿佛让他又回到了在霍格沃茨的少年时代。


  “哎……”德拉科长叹一声,脑海里再次浮现出那座古老的城堡。霍格沃茨的阳光总是很明媚,柔柔地打在所有人脸上。那时候的他还很天真,总是把父亲挂在嘴边,趾高气扬地用故意拖长的腔调说话。现在想想,真是幼稚得可爱。


  哈利也傻的可爱啊……德拉科这么想着。谁会相信,因为一个拒绝就能导致两人接下来长达七年的冤家敌对关系呢?也就只有哈利这样傻傻的才会相信吧?德拉科几乎敢保证,连赫敏·格兰杰都看出了他的一些小心思。


  德拉科不由得弯起了嘴角,端起手边的咖啡放在唇边。他没有喝,那个动作看上去只是他试图想掩盖住自己因哈利而起的愉悦罢了——但马尔福庄园里只有他一个人,家养小精灵也不在他身边,德拉科做这个举杯的动作无非就是在对自己掩盖自己。可最清楚自己想法的人就是自己,这只不过是在自欺欺人,甚至连自己也骗不到。

  “该死的破特。”德拉科叹了一声,还是压不下自己的笑容,索性就放下了杯子,“简直霸占了我整个大脑。”


  这时,手机铃声响起了。德拉科看了看来电显示,突然就怀疑起了人生——哈利再蠢也不会犯第三次错,可屏幕上明明白白地显示着他的名字。


  接还是不接?德拉科陷入了纠结之中。他昨晚刚发誓不再和哈利扯上关系,可中午的那通电话又让他开心了一个下午……这可真是个难题。


  但德拉科最终还是接通了。面对哈利,他从来就没能做到自我控制。无论是语言还是行动,在哈利面前,德拉科永远用不上自己的大脑。


  “Fuck!”接听电话前,德拉科低低地骂了句,“都怪破特,害得我一次次地丢了斯莱特林和马尔福的脸!”


  well,他知道这不怪哈利,当然不怪。


  “Hello,波特先生。”德拉科的语气瞬间变得礼貌,把自己念“波特”时的爆破音收了起来。

  “叫我哈利吧。”哈利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忧虑,还对着电话叹了口气,“唉,好不容易安定下来的生活啊……又得变了……”


  “又得变了”是什么意思?德拉科敏锐地捕捉到了关键词,并且迅速地联想到了一些十分不美好的回忆——他曾有过的那个被魔法界唾弃厌恶的身份。哈利说这话,该不是有什么黑暗力量又出现了吧?


  德拉科的心脏猛地收缩了一下,脸上的表情渐渐凝重起来。他真的不愿想起那段食死徒的过往。那时他每天都生活在恐惧和压力之中,父亲被关在阿兹卡班,母亲虽然还在马尔福庄园,却也几乎是被囚禁。他身上背负了整个家族的希望,还得承受巨大的心理压力。


  哈利的那一记神锋无影带来的剧痛,他现在还清晰地记着。他是个怕疼的人,但哈利在他身上划下一道道伤口时,他没有还手,也没有哭。只有在哈利面前,他才会努力保持着他那份可笑的倔强吧。


  “变了?为什么会变?”德拉科用平稳的语气问着。他不希望让哈利从他的声音中听出恐惧。


  “唔……没什么。就是,是学校里的一些事情,我……我说得夸张了些。”哈利猛然想起电话那头是个陌生人,连忙刹住了话头。


  “不可能。”德拉科平静地说,语气淡定的好像在是在和哈利讨论晚餐,“能让你忧虑感叹的事情,基本都不会是假的。”


  哈利心一沉。这绝对不是陌生人对他的了解程度!这得是个多么了解自己的斯莱特林啊?可他认识的斯莱特林并不多啊。随即,哈利又冒出了一个想法,让他的心又怦怦跳起来。该不会……这个人就是德拉科·马尔福吧?





                                                      Tbc.

评论

热度(71)

  1. 围观群众灰灰的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