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杯与苦咖啡

欧美迷,反派控,一生无悔入HP,沉迷德哈无法自拔,副EC/锤基/虫绿/福华/盾冬/亚梅/绿基巴叉闺蜜组,表白铁罐爸爸,随时入坑向,恋与/全职/魔道/镇魂/默读,非典型性杂食博爱党,周叶不离,男神遍地走,乙腐通吃

【德哈】 Harry's Birthday

白兔奶糖糖糖立志要长高w:



*他们属于你们,ooc属于我



 每个人人生中总有那么几个值得纪念的生日。





       对于11岁的哈利来说,没有什么礼物比收到霍格沃兹入学通知书更好了,这意味着自己可以摆脱这个只有在圣诞节末的钟声响起前才会在碗橱深处放上一块小的可怜的蛋糕给哈利的“家”,虽然哈利从未把这当作真正意义上的“家”,因为他从未在这里感受到爱。


       哈利12岁了,这是他第一次在陋居过生日,所有人围着一张小桌子,弗雷德和乔治吹着口哨,其他人都唱着生日歌。这一年,他结识了许多朋友,当然,还有讨厌的混蛋马尔福。最幸运的是,认识了韦斯莱一家及赫敏。身处的陋居,虽然简朴且小,但是在双子不捣乱的前提下,一切都是那么井井有条。哈利喜欢这里,因为这里没有达力的嘲笑,没有抱怨,没有成堆的家务,更重要的是,在朋友的身边,他第一次感受到了家的温暖。
       “希望今后的每一个生日都有所爱之人的陪伴。”蜡烛吹灭,祝福的掌声响起。

       放在6年前,哈利绝对不会想到自己在18岁的生日那天接受了马尔福的告白,回想起过去几年的斗嘴打架,或许只有梅林知道他俩到底什么时候产生了爱情的小火苗。德拉科盯着身边傻笑的人看了好久,终于忍不住吐槽,
      “傻笑的巨怪,可真够愚蠢的。”
      “去死吧,马尔福!”


       28岁的生日,哈利收到了德拉科送的一对袖扣,上面镶着祖母绿的宝石,德拉科不断的重复这对袖扣有多么多么贵,宝石他从多远的地方挑选来的,他有多么多么多么喜欢这个礼物,这让哈利不禁重视起这对袖扣。终于,在一次运♂动后,哈利忍不住问起了这对袖扣。
        “你到底为什么那么喜欢那对袖扣”
        “………………”
        “不说的话这个月别上床”
        “该死的…难道你看不出来那颗宝石和你的瞳色有多像吗?”


       一眨眼哈利已经40岁了。清晨醒来,在摸寻眼镜时发现了一个戒指盒与一张上面用花体写着“Happy Birthday My Honey”的字条,戒指盒里静静躺着一对戒指,戒指内圈刻有他们的姓名,他将刻有Draco Malfoy的戒指戴在自己的无名指上,再翻身将刻有Harry Potter的戒指小心翼翼的戴到熟睡的德拉科的手上,哈利开心的笑了。
          这辈子,就被你套牢啦。


       60岁那年,救世主已经从巫师界淡去,再也没有成山的礼物了,那年,哈利和德拉科在家中点着蜡烛,喝着红酒,哈利嘲笑着德拉科由铂金变为雪白的头发,德拉科调侃着哈利眼角的皱纹。哈利看着眼前的人,这一切其实都难以置信,自己与曾经的死对头,磕磕绊绊吵吵闹闹居然已经在一起40多年了。指针慢慢指向12点,又一年生日过去了。
            “不再成为人群的中心了哦,Potter”
            “我还有你啊”
            “……闭嘴,别说废话”


       曾经大名鼎鼎的哈利波特已经80岁了。距离德拉科的离去已经有1年了,随着时间流逝,哈利也感觉到自己时日不多了。2年前两人搬来了戈德里克山谷,他希望自己死后可以和德拉科一起葬在父母亲的身边。德拉科一直说这里简陋的简直不像一个家,而哈利不那么认为,自他们在一起后,哈利便一直认为,哪里有德拉科,哪里就是他的家。
       自从德拉科走后,哈利变得嗜睡,或许是没人和他斗嘴,实在是太寂寞了。这一次,他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有铂金少年向他伸手与他拥吻;有与罗恩赫敏一同的冒险,有危急关头小天狼星和邓布利多教授的救助;有弗雷德和乔治的捉弄;有糊涂的纳威;有古灵精怪的卢娜;有斯内普教授的训斥;还有父母…
        哈利突然想到了12岁那年他在陋居许下的那个愿望,感谢梅林,这一生太袒护他了,战胜了伏地魔,成为了救世主;遇见了德拉科,和他携手度过此生以及实现了那年小小的他在自己所拥有的第一个插满蜡烛的蛋糕前闭着眼许下的小小心愿。


                             END ♡

                      Happy Birthday
                       Harry · Potter

评论

热度(64)

  1. 红茶杯与苦咖啡白兔奶糖糖糖立志要长高w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