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杯与苦咖啡

欧美迷,反派控,一生无悔入HP,沉迷德哈无法自拔,副EC/锤基/虫绿/福华/盾冬/亚梅/绿基巴叉闺蜜组,表白铁罐爸爸,随时入坑向,恋与/全职/魔道/镇魂/默读,非典型性杂食博爱党,周叶不离,男神遍地走,乙腐通吃

当我们谈论起爱情(中)

九流渣派:

Summary:全霍格沃茨的人都知道德拉科马尔福不喜欢哈利波特,但马尔福本人却有个天大的秘密。


*人物OOC HE 没有魔法的高中AU 又是文不答题意的典范 瞎写摸鱼 没有文笔可言


*感谢观看


>


晚上他去接金妮,红发的女孩穿着一身漂亮的礼服,白色的连衣裙快要及地,姜红色的头发披在肩膀上,脸上化了淡淡的妆。


“你今晚看上去很漂亮。”哈利真诚地夸道,整了整自己的衣服领子。


金妮颔首,“你看上去也不错。事实上,很多女孩都想要和救世主跳舞,我是那个幸运儿。”


哈利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后颈,自嘲道:“我真的那么有魅力吗,那马尔福为什么那么讨厌我?”


说话的时候,他摩挲着放在口袋里的那根烟,长条形状,也许此刻他的手指已经开始泛黄,像烟鬼的牙齿,沾着尼古丁。


金妮歪着头不在意似的说道,她耸耸肩:“或许他喜欢你也不一定,谁知道呢。”


“得了吧,他恨我恨到灵魂,”哈利往前站了一步,笑着伸出手,“今天金妮韦斯莱是救世主先生的公主。”


女孩挽住他的手臂,她被哈利的说法逗笑了,“我的荣幸,那马尔福是恶龙吗?”


哈利回道:“比起恶龙,我觉得他更像是白鼬。”


金妮评价道:“确实很形象。”


还是一只有着锋利爪子的白鼬,哈利想,他想象出了一副张牙舞爪的白鼬形象,笑出了声。


“你在笑什么?”金妮问道,“看上去是很好玩的事情。”


“确实很好玩。”哈利开始暗自佩服自己的想象力,他咳嗽两声,正经道,“就像是欧亨利的小说一样有趣。”


他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慢慢走着,在这月色下。


哈利突地问道:“你会抽烟吗,金妮?”


“我见弗雷德和乔治抽过,”金妮说,她看着头顶的月亮和远处的萤火虫,“如果可以,我也想尝试一下。”


在此之前,哈利本来还是兴奋的,但莫名,他就像是作用之后失去效果的激素一样,兴致缺缺。他想到马尔福那张被烟雾笼罩的脸和在走廊上那段无意义的谈话,如同贝克特的戏剧一样荒诞。隐约之间,哈利好像闻到了那股淡淡的烟味混着马尔福的古龙水味。


古龙水的味道冲淡了烟味的刺激,其实变得好闻了许多。


没过多久,他们很快就到了舞会的场所,已经有很多人在舞池里面跳着舞。


有人在谈话,有人在喝酒,还有人流着鼻涕眼泪抱住同学。


墙壁上还有一个红色的横幅,上面写着:毕业典礼。


那种要分别的伤感忽地笼罩了哈利,像是密不透风的罩子,一时间,他就像那个看上去糟糕透了的同学,脸上涕泗横流。


“嘿,哈利,这边。”罗恩大声喊着,大步流星走来,抱住了他的兄弟,“你看上去很好。”


他松开手,打量着他的妹妹,补充道:“金妮今天也很好。”


金妮玩笑着打了罗恩一拳,“夸人的技术真糟糕,不知道赫敏怎么会喜欢你。”


罗恩嘀咕一声,递了杯酒给哈利,小声说道:“兄弟,千万别往那边走,如果你想拥有一个美好的回忆。马尔福在那边一个人坐着。”


哈利往那个方向看了一眼,马尔福一个人孤独地坐在那里喝着酒。


哈利想起那个理论,那个说每一个人都是一座孤岛的理论。


马尔福现在就像是那座不允许船只通行的孤岛。


“他看上去像是落汤鸡。”哈利道,“他的舞伴呢?”


“小格林格拉斯今天生病了,来不了,”罗恩喝了口酒,引着人到了他一早占下的位置,“没有舞伴的舞会,可真是很糟糕。”


哈利点头,“可怜的人。”


他又偷瞄了一眼今晚的马尔福,他穿着一身好看的一看就是高级定制的黑色西装,很显身材,梳了一个背头,整个人瞧上去光鲜亮丽,只是脸上的表情不像是来参加舞会而是葬礼,骨节分明的手握着盛有红酒的高脚杯。


罗恩睁大了眼睛,显然是十分惊讶,“我以为你会说一些不好听的话。但哈利,你——你竟然在同情马尔福,太不可思议了。”


哈利抿着酒,打趣道:“谁叫我是救世主呢?”


“我以为你不喜欢这个外号。”罗恩的眼睛还是瞪得浑圆,看着哈利好像看着什么猛兽,“哦,天哪,哈利,你是被什么东西附身了吗,我可不会驱魔师那一套东西。”


哈利耸肩,歪着头,“谁知道呢,也许吧。”


白鼬会附身吗,或许会吧,哈利不确定。


音乐在这个时候又响起,是一首很适合跳舞的歌曲。


“去跳舞吗,金妮?”哈利问女孩。


金妮接过他伸出来的手,“好啊,我喜欢这首曲子,听上去很欢乐。”


他们开始跳舞,跟着音乐摇晃。其实为了这个舞会,哈利练了几天舞步,生怕踩到他的舞伴。事实证明,练习是有用的。


他搂着金妮,抬眼与另一双灰蓝色的眼睛对上。


马尔福的眼睛。


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哈利形容不出来,或许有琥珀在他眼底凝聚。


他的眼睛里抛开了那些所有的负面情绪和恶意的嘲讽,马尔福的眼神很平静,古井无波。


斑斓的光打在马尔福身上,他就像戴着红鼻子的小丑。


马尔福正盯着他,淡淡的,这一回,他没抽烟。


可哈利又觉得自己闻到了那股特别的味道,烟味加古龙水味,似乎还带着薄荷的香味。


马尔福无声地讲话,他的嘴巴张合又闭上,可哈利读不懂唇语,他的耳朵也被这嘈杂的音乐震得有些耳鸣。


然后马尔福就不再开口,挪开眼神,站了起来,开始逆着人群,向外走去。


直觉告诉哈利,刚刚马尔福讲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而莫名的感情催促着他跟上马尔福。


他现在很混乱,但有个执着的声音要让他弄懂,马尔福到底讲了什么。


也许他讲的内容能让他终于搞懂为什么马尔福针对他,执着得针对了他三年。


哈利焦虑矛盾地像是热锅上的跳蚤,反常的马尔福令他也变得奇怪了起来。


“抱歉,金妮,突发事故,”哈利还是抱歉地说道,“我有事情要做。”


“告白吗?”金妮开玩笑,她拍拍哈利的肩膀,“去吧,勇敢地告白。”


哈利向金妮低声说了句谢谢,开始追赶那只没影的白鼬


 


说不定也许白鼬真的会附身。


哈利想。


他也好像变成了白鼬。


-TBC-


 


希望有个人夸我勤奋


虽然写的烂还是日常求评论


笔芯

评论

热度(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