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杯与苦咖啡

欧美迷,反派控,一生无悔入HP,沉迷德哈无法自拔,副EC/锤基/虫绿/福华/盾冬/亚梅/绿基巴叉闺蜜组,表白铁罐爸爸,随时入坑向,恋与/全职/魔道/镇魂/默读,非典型性杂食博爱党,周叶不离,男神遍地走,乙腐通吃

〈德哈〉我会比他们先抱住你 撒糖的小短文

蛇院扛把子:

依旧有ooc
又按时完成了今日的发糖任务


“喂波特。你的魁地奇技巧可真是越来越糟糕了。”一如既往的,即便是在球场上,德拉科也不会放过一点嘲笑哈利的机会——更何况是在哈利差点被一个游走球击下扫帚后。


当然,我们的马尔福少爷也是一如既往的口是心非。表面上嘲讽着哈利的失误,心里却狠狠的咒骂了一通格兰芬多的击球手。也就是那两个一天到晚只会搞爆炸的韦斯莱。


弗雷德和乔治在空中互相对视一眼。他们不能再明白德拉科和哈利之间的关系了。为了他们妈妈的干儿子的幸福,他们肯定得出一份力。


反正,他们相信哈利要是从火弩箭上摔下去的话。第一个接住他的绝对不是霍琦夫人,而是德拉科。


“马尔福,滚开!”哈利暗暗懊恼着。他可不想因为自己的魂魄出窍使格兰芬多痛失了学院杯冠军。


并且他也绝不承认他是盯着德拉科在出神——他只是怕德拉科率先一步发现了金色飞贼的踪迹。对,就是这样的。


“啧啧,我们的救世主不是个众口称赞的乖宝宝吗?什么时候学会使用这么粗鲁的言语了呢?”德拉科完全不在意哈利的因气恼涨红的脸,还有随时想给他来一嘴巴的手。


这早就是他们的日常了。不是哈利把德拉科堵的说不出话来,就是德拉科把哈利逼的破口大骂。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的学生一直为此津津乐道。


“不跟你这自大狂计较。”硬生生将目光从衣着绿色队服的人身上移开,哈利操控着火弩箭转弯,眼角余光却无意间捕捉到了金色飞贼刚滑过的轨迹。


一旁的德拉科显然也发现了。哈利烦躁地磨了磨牙。他又想起了二年级的那一次魁地奇赛事。抓到金色飞贼的那一瞬间他重重地被风携到地面。那时他觉得自己全身的骨头都要散架了。


都是因为德拉科!


回想起这件事,哈利不悦地将火弩箭加速。“呼呼”的风声被耳朵与大脑接收,尖锐得令人难受。哈利苦着脸——身边有一个德拉科,以及他那一大堆的哔哔叭叭只会让事情更复杂。


正在飞行的两人也不忘吵嘴——“秃子”“疤头”“马粪”“蛤蜊”!金色飞贼似乎都被他们的嘈杂声给影响了,直接往地面的方向疾驰而去。


看了离自己不到五厘米的德拉科,哈利恶狠狠地一握火弩箭的扫帚把,速度瞬间加快了不少。但他似乎施力过度了,火弩箭有些刹不下车来。


“哈利!”这是哈利摔下扫帚前听到的最后一个声音。接着,他便开始晕晕糊糊的,难以分辨清楚其他人或关心或焦急的话语。


手中金色飞贼熟悉的触感,地面上的绿草,以及一个结实温暖的怀抱——他却能体会到这些。


睁开眼,第一样映入哈利眼帘的就是德拉科的绿色队服。再抬头一看,不出所料是德拉科那张傲慢中带着一丝丝庆幸的脸孔。


“哼,哈利。要不是我及时抱住了你,指不定你还会摔成什么狼狈样子呢——就像那个愚蠢的家养小精灵多比一样?”德拉科依旧紧紧搂着哈利,两张同样好看的面孔距离不到五厘米。


哦,摔下扫帚前他们相隔的距离。


从来没发现有这么近。哈利的脸烧得滚烫。他忍不住拉了拉德拉科腰间的衣服,又环住了德拉科比他高大不少的身躯。


“我说什么来着。德拉科会先保护好哈利。”


“行了,闭嘴吧。十个银西可归你了。”韦斯莱们诡异的笑容被德拉科和哈利尽收眼底。他们的耳朵同样也没有错过两人口中的赌约。


周围的阿不思,盖勒特,罗恩和赫敏等人都微笑看着还躺在草地上享受这个“爱的抱抱”的两人,一脸淡定。


这与德拉科和哈利的日常拌嘴一样,也是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的饭后谈资。

评论

热度(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