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杯与苦咖啡

欧美迷,反派控,一生无悔入HP,沉迷德哈无法自拔,副EC/锤基/虫绿/福华/盾冬/亚梅/绿基巴叉闺蜜组,表白铁罐爸爸,随时入坑向,恋与/全职/魔道/镇魂/默读,非典型性杂食博爱党,周叶不离,男神遍地走,乙腐通吃

[德哈]都是男孩子有什么不好的

liza:

之前的间接接吻w
★双向暗恋小甜饼,有点逗逼,一发完
★小学生文笔,已放弃排版,不喜勿喷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一个不愿透露名字的同学视角]


德拉科·马尔福暗恋救世主哈利·波特。这是大家……呃,都不知道的。要我说,相信简直怂得要命的马尔福同学把自己暗恋自己死对头的事公之于众,还不如相信亚瑟带梅林私奔了。


当然,我不敢说出来。


这是一个大雪天,外面阳光明媚,天空中洒着蒙蒙细雨,德拉科一个人跑到了对角巷。


没有人知道他去干什么了,我也不可能知道。后来,潘西学姐告诉我们,德拉科是去买水杯了。至于这个水杯————本来也没啥稀奇的,可是——一言难尽。


德拉科还有一个别扭的小习惯————在他的所有物上贴上哈利·波特的名字。哦,当然是在不起眼的位置。


按照德拉科的说法,让他的东西都有哈利的痕迹。我对此表示非常无语。


“真是痴情的男人。”潘西对我说。


有那么一天吧,潘西想捉弄一下德拉科,于是趁德拉科不注意,把水杯拿到手了。然后,把水杯给了格兰杰小姐。据说,潘西和格兰杰串通了一气,格兰杰就把水杯当众礼物送给了救世主。


——贵圈真乱。我想。


“罗恩·韦斯莱!哈利·波特!你们俩如果再不复习,魔药这一门就等着考个P吧!”经过魔药大师整整一节课的喷洒毒液,赫敏一边快速地收拾着课桌上的书和羽毛笔,一边训斥着哈利和罗恩。


“还有一个月才考试呢,急什么?”罗恩满不在乎地小声嘟囔着。可赫敏还是听到了他的话。


“就是以为你的懒惰,才会造成你的成绩这么差劲!你一天到底都在想些什么?鸡腿?吃?你干脆和鸡腿过一辈子吧!梅林,我真的无法想象,居然会有人这样不把考试当回事!”这时小女巫已经收拾好东西,站起身来女王式地怒视着她不爱学习的男友,对方缩了缩脖子,捂住嘴,意思是不再说话了。


女王大人又把目光转向另一个男孩,眼神稍微柔和了那么一点点:“哈利,我想你一定不会向罗恩这样的,对吧?”


“啊?当……当然不。”哈利有些心虚的移开了目光,只能喝了口水掩饰他的表情。


在哈利有心的掩饰下,赫敏自然没有发现。我们的万事通小姐正在想另一件事————她已经在脑子里想好了给这俩可怜的学渣量身定做的复习计划了:“还有一节占卜课,上完课就跟我到图书馆复习去!”赫敏说着,把两人往占卜教室的方向拉去。


哦,可怜的救世主和他的红头发朋友。他们俩对视一眼,露出一副好像要去吃屎的表情。


“如果你们考不到A,我敢打赌,你们绝对不会好过。”赫敏拉着两个男孩快速地走在走廊上,说。


“比如?”罗恩咽了咽口水。


“首先,斯内普一定会布置很多很多作业,就我对你们俩的了解————自然不用多说。其次,同学们一定会悄悄地议论你们。大难不死的男孩,魔法界的救世主,魔药课居然只考了个P!还有最重要的,马尔福的嘲笑!”


听到马尔福的名字,哈利明显的顿了一下,飞快地看了身后一眼。


“马尔福一直和哈利不对盘,哈利最差劲的一门课又是他最擅长的,要是哈利真的考了P,马尔福定不会放过这个嘲笑哈利的好机会。”小女巫说的头头是道。


哈利像突然想起什么,挣脱了赫敏的手,使劲拍了一下脑袋,责备自己的粗心大意:“梅林,马尔福!我的水杯还在教室里!下节课是斯莱特林上魔药课!”


那个人肯定又要嘲笑我了。哈利暗暗地想,眉头不由自主地皱了起来,向魔药教室狂奔。


在一旁默默尾随三人组的我看到主角大人突然往回跑,二话不说跟上了他————看热闹嘛。


教室里。


“这是谁的水杯啊?”潘西扯了扯德拉科的衣角,指着桌上哈利,哦不,应该是德拉科的水杯。


德拉科拿起水杯观察了一会,看到那个不起眼的“哈利·波特”……这tm不是我的水杯吗?我tm找了好久结果在这的卧槽?好气啊不想微笑了。德拉科在心里直翻白眼。


他拿着被子晃了晃,然后,打开闻了闻,确定没什么异味后,尝了一口。


……尝了一口?刚跑到到教室的哈利袍子歪歪扭扭地挂在身上,微微喘着气,脸颊因为剧烈运动泛起红晕,一点点汗水顺着头发滴落下来————正好撞见了德拉科喝他的水杯。


哈利的大脑当场当机,两秒后清醒了过来,随后整张脸都红起来。


“马……马尔福!这是我的水杯!我,我忘在教室了。”哈利结结巴巴地开口。


显然之前还沉浸在哈利美色中的德拉科愣了一下,What the fuck?这不是我的水杯吗???


德拉科看看水杯,再看看哈利。过了好一会,他才后知后觉地想起,应该先讽刺对面这个没头没脑的绿眼睛狮子才对:“————救世主居然连水杯都能忘,你脑袋里装的都是芨芨草吗,波特?”


哈利脑袋还有些晕晕乎乎,难得没有反驳德拉科就抢过水杯落荒而逃,完全没有注意到金发下藏着的那对变成粉红色的耳尖。


“德拉科,你刚刚……算是跟救世主间接接吻了?”潘西也是一脸懵。


“都是男孩子有什么不好的。”德拉科不自然的扭开头。


突然害怕。

评论

热度(102)

  1. 红茶杯与苦咖啡是Liza不是Lisa 转载了此文字
  2. Achaea maiden是Liza不是Lisa 转载了此文字
    噢噢噢!德哈间接接吻收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