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杯与苦咖啡

欧美迷,反派控,一生无悔入HP,沉迷德哈无法自拔,副EC/锤基/虫绿/福华/盾冬/亚梅/绿基巴叉闺蜜组,表白铁罐爸爸,随时入坑向,恋与/全职/魔道/镇魂/默读,非典型性杂食博爱党,周叶不离,男神遍地走,乙腐通吃

[HP]【DH】如何拥有一只凤凰(04)

桑吉先生:

第四章
Harry在晚饭结束后不情不愿的留在了大厅门口,等着Malfoy从他那堆狐朋狗友包围中想起来他还自己申请了一次劳动惩罚。
年轻的小凤凰坐在大厅外的廊柱边上,和罗恩还有不知道为什么和他们玩到一起的格兰杰挥手分别。
那两个家伙意见很难一致,晚餐的时候差点吵起来,但刚刚一起离开的时候却又奇怪的沉默着。
Harry把目光从他的两个新朋友身上收回来,落到了大厅里那一抹金色的亮光上。
他现在真想去揪一把Malfoy的头发下来,报复他那高傲古怪的行为,然后把那漂亮的发丝收藏在自己的丝绒盒子里。
当然这不太现实,但能揪下来一根也是可以的。
Harry这样想着,嘴角不知不觉的上翘,双腿都忍不住在有点高的长椅下面晃动起来。
“嘿!你等着去约会吗?Potter。”Malfoy的阴影盖住了大厅的亮光,老成的抱着手臂站在他面前。
“是啊……我刚刚幻想了一下,无论是和谁去约会,都好过和你在一起呆着。”Harry狡黠的笑着。
Malfoy很明显的生气了,他皱起了鼻子,恶毒的话就要喷薄而出。
“我可是陪你去接受惩罚,”这句话倒是有点意外。
“谁知道你脑子里打的都是什么主意,”Harry从长椅上下来,自顾自的走在前面。
Malfoy在城堡门口领了一盏油灯,点燃后朝着城堡外面的草地追去。
“打的当然是利己的好主意,”Malfoy骄傲的抬起下巴,丝毫不觉得Harry的话是讽刺。
“从小我爸爸就教我,任何有利用价值的人或者事,只要不损害自己的利益,就应该去争取。”
Harry显然没明白这一大段话的意思。
“哈!瞧你这一脸的白痴样,”Malfoy提着灯走到他前面,“我今天给了你们格兰芬多的院长一个好印象。”
“可我并没觉得麦格教授对你今天的表现有多少好感,她可是向着我的!”Harry抬脚越过了一截倒在地上的树干,“海格是我父母的朋友!”
“哈,无知的凤凰,”Malfoy用他那独特的说话方式加重了每一个音节反驳着,“我爸爸给我的教育都是贵族式的,你当然无法领悟。”
Harry拨开几丛长到他腰那么高的杂草乐呵呵的笑出了声,“你们这些纯血的家族就像在演戏一样,要学会勾心斗角,高傲冷酷,唔……就像吸血鬼伯爵什么的。”
走在前面的Malfoy突然停下来转身盯着他,“我们!才!不是!那种!脏兮兮!的生物!”金发的男孩几乎用额头抵着Harry乱蓬蓬的额发,“他们吃东西的方式是我见过最恶心的!”
“我简直难以相信我说的那句话里你只在意这个?”Harry往后退了一步和Malfoy扯开距离。
他四周看了看发现他们已经走进了禁林里,并且没有一个方向能看见海格小屋的光亮。
“嘿,我们好像迷路了。”
“什么?!我们迷路了!”Malfoy惊讶的大喊着,那夸张的样子让Harry不合逻辑的想到罗恩。
“你不知道路还走在前面?”Harry把Malfoy从头到脚的打量了一边,露出震惊又嫌弃的表情。
“那你怎么不……”Malfoy的话还没说完,表情突然变得惊恐起来,刚刚还嚣张跋扈的一张脸瞬间扭曲起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Harry连忙转身去看,一抹黑影擦着他的眼角过去了,太快了他都没来得及感受恐惧。
“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啊!救命啊!!”
Harry四周搜寻了一会儿,哪里都没看到那个令Malfoy尖叫的东西。
“Malfoy!”
“Malfoy!”
Harry赶忙去追那个提着油灯乱跑乱叫的怂货。
“Draco Malfoy!”
Harry一把抓住他的校服兜帽,让他冷静下来。
“你刚刚看到了什么?”
Malfoy显然还想继续跑,但四周已经分辨不出哪里是回城堡的路了。
“黑……黑色的,手指枯瘦……在……在飘……”Malfoy吓得眼泪都要出来了。
要不是纯血家族的最后一丝尊严,他真的要开始叫爸爸了。
Harry抓着Malfoy的兜帽,将他扯得离自己更近了一点,“我们查找来时的脚印,赶快离开这里。”
Malfoy用左手把自己的校服从Harry的手里拽出来,嘴硬的反驳,“我……我凭什么听你的?”
刚刚的恐惧退下了一些,年轻的纯血小巫师因为自己的窘态唱起了反调。
Harry抢过对方的油灯,按照之前有脚印的方向走过去,“随你。”
“诶诶诶!灯!”Malfoy提着袍子就追了上去。
回去的路安静的可怕,鞋子踩在枯叶上的声音都仿佛带着回音,Harry自己也怕得不行,但身边有个更怂的家伙的时候,他就不得不打起精神来。
“诶,你冷静一点,”Harry忍不住抱怨,“你牙齿打颤的声音太响了。”
“放……放屁!”Malfoy少见的爆了粗口。
听到一个装腔作势的小少爷说脏话,这感觉挺新奇的。
“跟着我,”Harry隔了一会儿出声说到,“邪恶一般不愿意靠近我。”
小凤凰的眼睛眨了眨,露出了金色的瞳仁。
“是……是吗……”Malfoy看着对方异于常人的眼睛,再想想从小听到的那些故事,一下子安心了不少,身体也不自觉的往对方身边靠了靠。
他俩沉默的走了一会儿,Harry突然停住了。
“那是什么?”
Malfoy也看到了树丛边躺着的银色的一团,那东西好像在发光。
柔和的,像月亮一样的光。
Harry小心翼翼的靠近,Malfoy扯了他一把,想让他别去冒险。
但几百年的经验都告诉世人,别妄想打断格兰芬多的好奇心。
“Malfoy……”Harry走到足够近的地方后停了下来,“这是只独角兽。”
Malfoy惊讶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真的有独角兽?!”他连忙几步跨过去,“我还以为这是编出来的生物!”
“他好像受伤了,”Harry轻柔的用手指去触摸那只美丽的野兽。
“他是不是要死了?”Malfoy在它旁边跪下,把身体放的很低去看它呼吸的起伏。
Harry大胆的摸了摸独角兽的脖子,又往下试图寻找能传来心跳的地方。可他的手指却触到了一些温热,黏湿的液体。
银色的,是它的血?
“它还活着吗?Malfoy?”Harry的语气有些慌了。
“好像,好像还有呼吸,”Malfoy在脖子面找到了一个皮肉绽开的伤口,脱下袍子想要给它止血。
可Harry却推开了他。
他摘下了眼镜,递到Malfoy手里。然后俯下身,停留在独角兽上方。
“嘿!你在干嘛?我要给它止血!”
Harry没有说话,也没有理他。Malfoy刚要开始发脾气,就看见微弱的月光下,似乎有水珠滴下来了。
Potter,在哭?
这他娘的都什么时候了!他还娘们儿唧唧的在哭?!
“Potter你……”
“眼镜,”Harry直起身体,朝Malfoy伸手。
他把眼镜递了过去,却意外的看见独角兽的伤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凤凰眼泪真的可以……”
Harry朝他得意的一笑,“当然可以。”


“Harry?是你吗Harry?”远处传来了浑厚响亮的男人声音,Harry听出了是海格。
“是我!我们在这里。”
“哈,终于找到你们了,”海格的声音由远及近,“你们的脑瓜子坏掉了吗?那么平坦的草地你们是怎么迷路到这么深的林子里的?”
“海格你快过来,这里有只独角兽受伤了。”
这句话刚说完,他们就听到了钥匙叮当作响伴着巨人奔跑的声音,不一会儿那个大个子就出现在了他们俩面前。
“哦,我的天呐……”海格用他那不符合外表的温柔的方式抱起了地上奄奄一息的小东西。
“它身体都冰凉了,伤口在哪儿?”海格把它捂到了衣服里。
“脖子下面,不过我刚刚给了它点眼泪。”
海格立马安心的笑了,“Harry你真是个小天使。”
Harry因为这个称呼撇了撇嘴。
“好了,男孩们,跟上我的步伐,我要以最快的速度把它送到医生手里。”
Malfoy用魔杖发射了一个急救烟花,等他们跑到禁林外头的时候,已经看到了医疗翼的两位护士小姐和校长邓布利多。
“我的天呐!这真的是不可原谅的恶行。”两位护士小姐开始给独角兽进行紧急的救治。
“这个‘伤员’估计超出了我们医疗翼的救治范围,你去把斯内普教授喊起来好吗?”邓布利多对Malfoy说道。
“好……好的。”Malfoy连忙点头,并立马朝城堡跑去。
“还有Mr.Potter,”邓布利多从他半月型的眼镜上方看着他,“你也先回城堡,叫上Malfoy在我办公室等我。你已经给予你能给予的帮助,剩下的让我们解决。”
“好的,教授。”
Harry用眼神给海格打了个招呼后,也乖乖的往城堡方向走去。
-TBC.


不太会写小孩子,想想小时候的马天龙就会那种又拽烧包却怂得不行的傲娇小孩,至于没有失去父母的哈利应该就是那种脾气一点就着横冲直撞但心特别好的小孩吧。
唉……小孩子好难写啊(´゚ω゚`)

评论

热度(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