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杯与苦咖啡

欧美迷,反派控,一生无悔入HP,沉迷德哈无法自拔,副EC/锤基/虫绿/福华/盾冬/亚梅/绿基巴叉闺蜜组,表白铁罐爸爸,随时入坑向,恋与/全职/魔道/镇魂/默读,非典型性杂食博爱党,周叶不离,男神遍地走,乙腐通吃

【德哈】一日穿越

灰蓝中只有翠绿:

我真的非常非常非常抱歉!前几天一直都没用手机,所以就耽误了给大家更新!我错了!


所以献上诚意满满的一更——从字数上来说。


还有,我说一句——好像又到了点梗的季节?大家可以准备好梗向我扔过来了——前提是我要先写前一个点梗的一些梗!


最后一句唠叨:本篇完结了!


〔八·完结篇〕


  “纳西莎,你说得对。”在马尔福庄园里,莉莉·波特展开信纸,对坐在她对面的纳西莎·马尔福说道,“这两个孩子确实需要一些刺激。”


  纳西莎从沙发的靠背上直起身子,抬起一只手撑着下巴:“作为母亲我们都了解自己的孩子,他们之间的那些情感我们不可能不知道。要是不激一激,他俩非得要别扭到死。”


  “我倒觉得德拉科跟格林格拉斯家的小女儿挺般配的啊。”詹姆搭着妻子的肩膀,嘴里嚼着比比多味豆开玩笑说道。卢修斯把信纸从纳西莎手中接过,皱着眉头回应詹姆:“波特,是谁给了你勇气来嫌弃我家小龙?”


  “你们马尔福有什么好的?天天就知道板着一张臭脸,我还不想把哈利交给你们呢。”詹姆腾地站起来,挑着眉毛反驳。


  “你……”卢修斯瞥了詹姆一眼,张口还想继续反驳。


  “停!”莉莉和纳西莎同时喊道。莉莉抬手捋了捋火红的头发,对詹姆说:“别吵了,我们应该尊重孩子们的选择。把信纸和羽毛笔拿过来,我们该给他们回信了。”


  “别让他们担心太久。”纳西莎微微一笑。


  
  晚上十一点半,霍格沃茨斯莱特林的某间寝室里飞进两只猫头鹰,唤醒了昏昏欲睡的德拉科和哈利。


  先清醒过来的是伏在书桌上的德拉科,他收下两封信后摇醒了哈利。“干嘛啊……”哈利揉着眼睛,摇摇晃晃地从床上坐了起来。睡得蓬松凌乱的头发像炸开一样团在哈利头顶,那双翠绿的眼睛摆脱了镜片的束缚,显得更加清澈明亮。


  德拉科只看了这样的哈利一眼,就马上撇开了眼。他告诉自己要控制住,不能扑上去把哈利抱在怀里。平息下来后,德拉科用两根手指夹着信在哈利眼前挥了挥:“喏,看起来马尔福和波特家做事都很有效率。”


  “如果我能见到真的哈利波特,我绝对要骂他一顿。”哈利打着哈欠接过信封,慢条斯理地展开了信纸,“我可是为他的破事儿牺牲了宝贵的睡眠时间啊。”


  德拉科眯起眼睛笑了笑,伸出手指抚了抚哈利的头发,坐在哈利身边读起了信。两封信都不长,但是看完后两人都沉默了很久。


  “所以说马尔福家和波特家有一个相同的风俗就是耍人玩吗?”在交换了信内容后,德拉科和哈利发出了统一的喟叹。


  哈利直接四仰八叉倒在了床上,用信纸盖住了脸。不知道的人几乎会觉得他这副颓废模样更像是接到了霍格沃茨的退学通知书。“汤姆,我现在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哈利瞪着眼睛,透过信纸的昏黄望着寝室的天花板。


  德拉科扭过头,把盖在哈利脸上的信纸掀起来,盯着他的眼睛装作严肃的样子说:“难得啊,你居然感觉正确了。”


  “汤姆费尔顿!我没跟你开玩笑!”哈利猛地坐起身,示威性地朝德拉科挥了挥拳头,而德拉科只是笑了笑。“那现在我们要做什么?莉莉和纳西莎虽然没有直接说出来,但意思很明显,德拉科和阿斯托利亚的订婚就是个噱头,只是为了给德拉科和哈利刺激!”说着,哈利拿起一块莉莉随信捎来的点心放进嘴里吃的津津有味,“哇,莉莉做的点心味道真不错。”


  德拉科轻轻摇着头,转身给哈利递过一张纸巾:“你的吃相真让人不忍直视。喏,擦嘴。”“谢谢啊。”哈利吃得不亦乐乎,甚至还伸手拿了一块给德拉科,“尝尝啊,我看你晚饭也没有……好好吃。”


  空气中顿时弥漫起了尴尬的气氛,两人都想起了晚饭之前的不愉快。哈利拿着点心的手僵在半空,收回也不是,递上也不是。德拉科则愣愣地望着他,犹豫不决。


  “呃……好。”德拉科最终还是开口了,并且伸出手接过了哈利手上的点心,“现在我们应该吃饱了睡觉!既然马尔福家和波特家用的都是激将法,那也就说明他们不反对哈利和德拉科在一起。那我们还担心什么?休息咯。”


  “唔……我是指,如果等到德拉科和哈利要……要结婚的时候,我们还没穿越回去怎么办?难道我们要代替他们……”哈利结结巴巴地说着,头垂得几乎要低到膝盖上。


  这好像是个问题,而且很重要。德拉科沉思着,习惯性地用手摸了摸自己金色的头发——虽然他很想对哈利说他一点都不介意代替德拉科,但他还是忍住了。


  “这样吧。”德拉科又坐回到哈利身边,和他挨得更近了些,“反正现在我们还没从霍格沃茨毕业,应该还有一段时间的。现在我们先睡觉,到时候会有办法的。”说完,德拉科还安慰似的搂了搂哈利的肩膀,对他温柔地笑了笑。


  哦,要不是因为现在是深夜,哈利几乎觉得德拉科的眉眼像是染上了阳光般温暖灿烂。


  他乖乖地点了点头,用魔杖给自己施了个清洁咒,躺在了床上靠里的一侧。“汤姆,你上床来啊——我给你揉腰?”哈利说话时就知道自己的脸已经红透了,所以扯上了被子蒙住脸。


  德拉科当然注意到了,但他没有点破,只是对自己施了个清理一新——如果是真的德拉科,应该会用戏谑的语气调笑哈利的脸红吧。但他了解丹尼尔,所以他只是应答了一声,就挂着满足的笑容躺在了哈利身边,顺便把脸侧向另一边:“揉吧。”


  哈利看德拉科背对着他,就把脸露了出来,悄悄地点了点头,便伸出了手。


  “这儿吗?”“往上一点。”“这里?”“左边。”“那是这里吗?”“对对对,你用点儿劲,我的腰都被你压坏了。”“胡说。”……


  哈利的双手在德拉科腰间游走,隔着一层布料也能感受到德拉科身上的温度。找准位置后,哈利努力把控着自己的力度,既担心太重弄疼了德拉科,又怕太轻没有效果。再加上他对汤姆的一些远超于朋友之上的感情,使他没捏几下就手腕酸痛。德拉科能感觉到身后哈利任何一个微小的变化,自然也察觉到了哈利的疲惫。


  “好了好了,我腰也没那么酸。睡觉吧。”德拉科的语气里听不出一丝埋怨,但哈利还是有些自责:“汤姆,抱歉啊。”“没事,快休息吧,明天咱们还得继续扮演情侣呢!”德拉科轻松地说着,翻过身来,“现在应该先适应一下,你说对吧?”


  话音未落,德拉科就用手臂把哈利揽进怀中,一手搭着哈利的腰,一手抚着哈利的头:“我猜这样会更好睡一点?”


  哈利抬起头望着德拉科灰蓝色的眼睛——那里面满满的都是爱意。“为什么?你不怕这样睡闷死我啊?”哈利开玩笑道。


  “不怕。”德拉科低下头,吻了吻哈利额头上的伤疤,“就算没有伏地魔,哈利的伤疤也还是在呢。”这一吻又吻红了哈利的脸,他马上把脸埋进德拉科的胸口,闷闷地说道:“咳,可能是小时候摔的吧。我睡觉了。”


  德拉科望着怀中微闭眼睛的哈利,嘴角不自觉再次上扬。他端详了哈利许久,才把下巴轻轻地抵在了哈利的头顶:“丹,晚安。”


  过了一会儿,安静的寝室里响起一句声音微弱的话:“晚安,汤姆。”


  夜深了,在这个充满魔法的世界里总是惊喜不断。在另一个时空里,同一个人就有不同的命运。但很幸运,在这里,德拉科和哈利的命运有着完美的交集。不知明天又会发生什么呢?


  
  清晨的阳光总是那么干净温暖,没有午间的酷热,也没有傍晚的残凉。床上躺着两个相拥的少年,而此时,其中一个金色头发的男孩睁开了眼睛。


  周围不见了魔杖,不见了斯莱特林寝室的银绿地毯,甚至连床柜上那副眼镜都不翼而飞。


  “丹!快醒醒!咱们,咱们好像回来了!”金发少年激动地推醒了还在睡梦中的黑发少年,分享着自己的发现。


  不错,他们回到了自己的世界,那个没有魔法却向往魔法的平凡世界。丹尼尔和汤姆都迅速清醒了过来。这个房间很熟悉,是他们穿越之前住的酒店房间。只不过穿越前,哈利是待在自己的那间里。


  “所以说……咱们回来了?我还挺舍不得的!”丹尼尔望着周围的一切瞠目结舌。汤姆站在他身边点点头表示同意:“但至少我们不用担心代替德哈成婚了。”


        两人心里都有些复杂的感情,既舍不得魔法世界又庆幸能够回来——还有一点,就是遗憾不能继续扮演情侣了——那感觉真的很好,两人都这么认为。


  从日历时间来看,他们在穿越后的第二天。“看来我们真的是穿越了啊,连时间都真的过去了。”丹尼尔感叹道。而汤姆则看了看手表,随即大叫道:“昨天导演给我们放假了,但是今天……好像要早起去拍戏了!我们快迟到了!”


  “梅林啊!”两人都哀嚎一声,动作麻利地开始洗漱换装。在吃早饭时,丹尼尔塞着满嘴的食物问汤姆:“既然真的穿越了,那昨天一天这个世界的我们俩怎么办?”“我早就想到了,待会儿去问问鲁伯特和艾玛,看看昨天我们是否有异常。”汤姆咽下一口牛奶回答。


  然而答案让他们都出乎意料。鲁伯特告诉他们,昨天他们相处的和以往一样融洽,只不过在早上刚见面时互相瞪了几眼,被艾玛询问后又和好如初了,甚至还比之前更亲密要好。而艾玛补充说,他们昨天一整天都没动手机电脑,口中老是念叨着戏中的台词,甚至还谈到了魔药课有多么难熬。就好像你们亲身经历过一样——艾玛这么说,还以为你们入戏太深呢。


  听完这些,汤姆和丹尼尔面面相觑。看来这不仅是穿越的问题了,他们甚至是交换了!


  在今天的戏份拍完后,汤姆悄悄对丹尼尔说:“我很期待他们回去以后的心情哦。”“我说过的,他们真应该感谢我们。”丹尼尔晃了晃脑袋,心情大好。


  
  而另一边的霍格沃茨学校里,德拉科和哈利分别从潘西的唠叨和罗恩的怒吼中了解到了一些事情,再加上斯莱特林寝室书桌上的信,德拉科和哈利基本也就清楚了来龙去脉。虽然不知道这究竟是为什么,但德拉科和哈利在早餐时对视一眼后……


  据霍格沃茨某位冷静的格兰芬多万事通小姐说,德拉科和哈利没有什么异常,反而秀恩爱秀得比之前一天更厉害了。


  “这简直是对我们单身人士的虐待!”另一位斯莱特林院的短发女生不满地对所有人抱怨道。


        霍格沃茨的校长,阿不思·邓布利多先生则挽着他的爱人——盖勒特·格林德沃,笑眯眯地说:“年轻人啊,总会有走错路的经历,但是这不妨碍他们最终找到了正确归宿啊。”

        不愧是校长,说的话也是如此深奥。而格林德沃先生全程都只是爱意满满地望着邓布利多。据小道消息说,现在格林德沃几乎已经从邓布利多手中把赫奇帕奇的加分扣分权占为己有了。


  
  “汤姆,我记得你吃德哈?”


  “对呀,跟你说过了嘛。现在事实证明,我喜欢的cp果然是一对儿!对了,我告诉你件事!”


  “什么?”


  “丹,其实……比起德哈,我更想要另一对cp出现。”


  “哪一对啊?”


  “汤丹啊。”


  “嘿,你不早点说?我早就喜欢这对了。你愿意让他们变成HE吗?”


  “乐意为您效劳。”


                                                         End.

评论

热度(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