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杯与苦咖啡

欧美迷,反派控,一生无悔入HP,沉迷德哈无法自拔,副EC/锤基/虫绿/福华/盾冬/亚梅/绿基巴叉闺蜜组,表白铁罐爸爸,随时入坑向,恋与/全职/魔道/镇魂/默读,非典型性杂食博爱党,周叶不离,男神遍地走,乙腐通吃

【德哈】《灰色人生》 014

青有红:

传送门:[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014


 


德拉科信手点了一支烟,两指夹着香烟将桌上空空的酒杯一个个推开。燃起的烟头就这样在哈利面前一晃一晃,像一点将熄未熄的星子。


在哈利理解德拉科的这句话之前,他已经感觉到了晕眩。那昏沉欲睡的感觉从大脑深处窜出来,像一只择人而噬的猛兽般扼住了他的思维。


哈利摇了摇头,强撑起精神问:“什么叫我已经被人盯上了?”


“致幻剂。”德拉科轻柔地抚过杯口,以一种极度色/情的方式,“你刚刚喝下的那一杯酒里有致幻剂,不过我想你一定受到过药物训练,这点剂量对你来说不是问题,对吗?”


哈利茫然地睁大眼睛。在虚幻的灯光下,德拉科的脸模糊不清,仿佛一切都笼罩在朦胧的雨雾里。他单手按住太阳穴,意识到自己已经开始无法理解德拉科话中的含义。


“那你呢?”他头痛欲裂地问,并不知道自己是在问什么。


“就像他们一样。”德拉科似乎在笑。不知何时,他已离得这样近,口中轻吐的热气如蛇一般吻上哈利的耳廓。“比起女人,我更喜欢操男人。我为什么不能来这里呢?”


“可你对霍华德说过……”哈利怔怔地看着他,整个世界——包括德拉科——都像是一副被泼上了太多色彩的油画,过多的油彩像融化的蜡一样流下来,厚重地遮蔽了他的双眼。


德拉科轻轻地捂住了哈利的双眼,感觉到颤抖的睫毛像小刷子一样刷着他的手心。他侧头过去,在哈利耳边轻柔吐息。从远处看,他们的姿势亲密无间,就如同一对热恋的同性情侣。这让在场的大多数男人感到心碎。


“别这么天真,”他轻笑着说:“没有人规定,人是不能撒谎的,对不对?”


这是哈利听到的最后一句话。在这句话的尾音之后,他彻底地沉入了黑暗。


德拉科久久地凝视着倒在吧台上的哈利,在驳杂的灯光下,他的神色晦暗不明。他轻轻地伸出手,似乎是想要碰触他的脸颊,最后却转而去抚摸额前的那道伤疤,忽然就笑了。


 


顽固的生物钟迫使哈利在第一缕晨光破开之前清醒过来。


他睁开眼睛,眼皮酸涩沉重地难以掀起,头颅深处也在嗡嗡作响。在看清眼前状况的那一秒,他飞快地抽出魔杖,陌生的环境让他本能地进入到攻击的状态,但真正清醒之后,他放松了手指,显而易见的,这里并没有可供攻击的对象。


这是一间客房,目所能见的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衣着整齐,甚至连鞋都没脱。


这一晚并不是好眠,因此尽管哈利极尽所能的回忆,也只能回想到昨晚一些支离破碎的片段。他在酒吧喝酒,后来碰到了德拉科,至于之后发生了什么,他是如何来到这里的,稍微一想都会觉得头痛欲裂。


他揉了把脸,用最快的速度清理干净自己,准备回到魔法部。他觉得自己有必要找德拉科一趟,问清楚昨晚究竟都发生了什么。


 


当哈利刚刚睁开眼睛的时候,德拉科正在吃早餐。几片吐司,一小块黄油,再加一杯浓浓的黑咖啡,这是他的固定饮食。


他通常会给自己预留出足足二十分钟的时间来享受早餐时的阅读,当敲门声响起的时候,他正在看昨天份的预言家日报,加黑的标题在晨光下触目惊心。他将报纸折叠起来,压在桌面上,起身去开门。然后意外地看到了一位不速之客。


——罗恩·韦斯莱。


高大的红发傲罗带着一小队人马,严严实实地堵在门口。德拉科挑起眉,看着对方将逮捕令出示在他面前。


“有证据显示,你涉及到了一起跨国走私案中,请配合我们的调查。”


罗恩的脸上没有表情,举着逮捕令的样子仿佛面前的只是一个陌生的嫌犯,公事公办的态度一览无遗。


德拉科笑了笑,看了那张逮捕令一眼,然后交出了魔杖:“其实全不用这么麻烦,你们来晚几秒,我也不会跑。”


罗恩板着脸摇了摇头:“狡猾的毒蛇就和利欲熏心的商人一样不可信,这个道理你我都懂,马尔福。”


“我就这么不值得信任吗?”德拉科伸出了双手,让随行的傲罗将手铐铐上。他没有丝毫惊讶,仿佛不是一队傲罗来将他逮捕,而要和一群老朋友去赴一个午后茶会。


“我从来……就没有信任过你。”罗恩盯着他说,“我不是哈利,我不存在那种莫须有的愧疚。”


 


罗恩确实将自己的话落实到了每一个实处。


被加封了十几道咒语的审讯室,惨白的灯光从上打下来,几乎给人一种置身虚无的感觉。德拉科顺从地坐在了正中央的椅子上,双手的手铐都被解开,转而拷在扶手上。他试着动了动,桌椅都被固定在地上,他的双手又被拷在两旁的扶手上,如此这般,失去了魔杖的巫师就真正的成了粘板上的鱼。


德拉科眯了眯眼,感到灯光稍许刺目。


“不用这么大费周章吧,”德拉科向后靠进冰冷的座椅里,笑了笑说:“我又跑不了。”


“不要耍滑头。”罗恩遥遥地坐在他的对面,魔杖就放在他的手边,“别想着斯特林司长会来保释你。”


德拉科摇了摇头:“当然不会。既然我已经被带到了这里,就说明确实证据确凿。全部呈出来吧,或许我可以狡辩一番。”


罗恩看着他,心里莫名闪过一丝不妙。马尔福说的没错,他们确实掌握了不少的证据,才敢公然逮捕一个魔法部成员。否则的话,即便对方前科累累,要将一个公职人员投入审讯室也不是轻易的事。但德拉科的态度让他内心隐约感到他们似乎错漏了什么。


德拉科·马尔福就安静地坐在审讯室里,灯光下他的皮肤白如象牙,整个人几乎要融进灯光里。他那姿态不像是接受审讯,更像是在观看一场引人发笑的闹剧,唇边挂着轻柔的微笑,投注而来的目光甚至称得上温和有礼。


这幅游刃有余的样子让罗恩忍不住思考,他们真的是掌握了万无一失的证据了吗?


 


德拉科在久久的沉默后首先开口:“我没打算一直呆在这个地方,所以可以尽快开始吗?”


听到他的问话,罗恩回过神来。他抿了抿唇,集中精神问:“魁地奇总决赛上发生意外事故的时候,你在哪里?和谁在一起。”


“顶楼贵宾室,作为随从翻译,和哈利·波特在一起。”


“从下午3:00到事故发生时,一直在一起?”


“很显然我们也是需要上厕所的,”德拉科笑了,“而且不会像两个姑娘一样,手拉着手去。”


罗恩低咳一声,继续问道:“听说你有一副北非红眼翼蛇皮手套?”


德拉科双腿交叠,换了个坐姿:“你听谁说的?”


“你不用管。”罗恩回答他,“你最好清楚,你只需要回答我的问题,没有质疑的权利。”


德拉科歪了歪头,被拷在扶手上的手微微一动,发出一声清响。看起来无法交叠双手这个事实让他有些苦恼,他放弃似的轻叹了一口,保持原坐姿说:“我猜是汤普森?你们大概见过他了。没错,我是有那样一副手套,而且是从他手中得到的,但那又怎么样呢?是他心甘情愿给我的,并不是我威逼利诱来的。”


“在那种情况下——”罗恩激动的身体前倾,又敢忙止住了脱口而出的话语。他重重地坐回去,为自己的冲动懊恼地皱起了眉头。“不要转移话题,有,还是没有。”


“有。”德拉科点点头。


“山楂木,独角兽毛,十英寸,是你曾经的魔杖,对吗?”


“没错。”


罗恩点点头,将一叠数据分析资料扔在桌子上:“经我们调查发现,在事故发生之前的下午四点钟左右,在赛场外围设置的反幻影移形咒和驱逐咒被人为地做了小小的改动,这直接导致了那头蓝斑火龙传送失败,误出现在魁地奇赛场上。而根据现场的魔力使用迹象还原报告来看,咒语由一根十英寸的山楂木魔杖发出,魔力的控制精细,如果不是出现了意外,没人会发现咒语被改动了,而且——”他顿了顿,看向德拉科,蓝色的眼睛中有利剑般的神色闪过,“根据现场的魔力波动还原,那股魔力属于你。”


德拉科垂下眼帘,无奈地笑了一下,纤长的浅金色睫毛上仿佛有光在跃动。


“还有呢?”他问,缓缓地抬起眼,露出一双冰冷的浅灰色瞳孔。罗恩注意到,那双眼睛中没有任何有关紧张或心虚的情绪,只有满满的冷漠,那颜色冰冷至极,仿佛不属于活人。


罗恩定了定神,继续道:“另外,我们在现场发现了魔法阵被改动的迹象,将整个魁地奇赛场从双向封闭改成了单向,但来人并没有留下任何指纹,只有北非红眼翼蛇皮手套上的胶状物质。”


“所以一切证据都指向了我,是不是?”德拉科轻声问。


“这就是你现在坐在这里的原因。”罗恩回答。


“或许我可以进行解释?”


“可以。”


“很好。”德拉科点点头,然后缓缓地说:“首先,我现在的魔杖已经在你们手中了,桦木,龙心腱——”


“我知道现在的那根魔杖不适合你,”罗恩干脆地打断了他,“但哈利把你曾经的那根魔杖还给了你。”


德拉科看着他:“他告诉你了?”


罗恩理所当然地说:“还是我提议的。”


“哦?”德拉科挑挑眉,“但他一定没有告诉过你,我拒绝了这件礼物。所以这根魔杖现在还在波特手中,我所有的,只有那根桦木魔杖。”


罗恩的神色冷凝下来,那种不好的预感正在逐渐成为现实。他不自觉地挺直了身体。


“而且,他也一定没有告诉过你,我的那副北非红眼翼蛇皮手套也在他那里。”德拉科淡淡地说,“早在上次的1·24恐怖袭击案中,我就将它交到了波特手中,如果不信,你可以直接问他。”


罗恩没有说话,还稳稳地坐着。但旁边的陪审傲罗已经躁动起来,频频用目光询问着罗恩,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只看到他冷硬如铁的侧脸。


“最后一点,我不知道现在的傲罗都是怎么通过考试的,但起码你们应该清楚,魔力波动这种东西,并不是不可模仿。”德拉科轻轻地说,像面对一群不懂事的孩子,谦和又带着明显的指责。他闭了闭眼,颇有些无奈地说:“我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让你这么不信任我,我可以知道理由吗?”


罗恩沉默了很久,才开口说:“在此之前,我意外见到了克拉伦斯,从他口中得知了你的一些事情。”


笑容渐渐从德拉科脸上消失。


“没错,就是你在阿兹卡班服/刑时的监狱长,克拉伦斯·波普。”


“原来是这样,”德拉科点点头,重新露出一个自嘲的笑容,“那么你可以继续问下一个问题了。”


“我也这么认为。”罗恩说,“昨天晚上12点到凌晨1点,你在哪里?”


“Blue Island,一个麻瓜GAY吧。”


“和谁?”罗恩有些不自在地动了动。


 “虽然很不想提这个名字,毕竟已经出现过够多的次数了。但没有办法,事实如此。”德拉科叹息般地说。


说到这里,他缓缓地笑了,说实话那是一个非常优雅也非常好看的笑容,但比曾经他那高傲又不屑的笑容加起来,都更令罗恩遍体生寒。


“哈利·波特。”一个名字落入罗恩耳中,如同一道惊雷炸响,“我和他在一起。”










TBC

评论

热度(3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