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杯与苦咖啡

欧美迷,反派控,一生无悔入HP,沉迷德哈无法自拔,副EC/锤基/虫绿/福华/盾冬/亚梅/绿基巴叉闺蜜组,表白铁罐爸爸,随时入坑向,恋与/全职/魔道/镇魂/默读,非典型性杂食博爱党,周叶不离,男神遍地走,乙腐通吃

【德哈/DH】银雀 30 重生向

徒崖:

上一章


走剧情了,再让他们黏黏糊糊谈恋爱我就怕开未成年人车了


————————————————————————————————————


 德拉科将口里的浊液吐在了洗手池里,一脸餍足的哈利看他拿起了牙刷便回到了卧室等他,靠近沙发的圆桌上摆着一本厚重的像是字典的书,边角的书皮已经有些破损散发着时间的腐臭味。书的左上角夹着一枚书签,哈利认得上面马尔福家族的标记,将伸出去的手缩了回来。


 


“你想看就看嘛。”整理好的德拉科靠在盥洗室门口看着他,走了过来将那本大部头直接丢了他的怀里,尖尖的书角砸到了哈利的大腿,一阵阵闷疼从腿上传来。


 


哈利横了坐在床上的人一眼,“你是在报复我刚才不肯舔你那玩意儿吗?”翻开书看到正文的第一眼哈利就差点没把书砸到了地上。“这玩意是如尼文吗?你能看懂这本书吗?”


 


“如果你肯多花点功夫在魔咒课上,就会知道这是古拉丁文。”德拉科从他手中抽走这本书放到了床头柜里,“我记得你魔咒课成绩不错的啊。”“那也只能是课堂上学到的那些魔咒。”哈利干巴巴地回答。


 


“你不能永远学习那些出现在课本里的东西,那些是‘大家都可以学到的’,只是能让你真正地融入魔法世界,而你半只脚还踏在麻瓜世界里不能自拔。”德拉科笑了笑,“那些具有强威力的,好像只存在在小孩子的睡前故事书里的魔咒,其实就是这些以‘纯血统’为荣的家族们的最后的遮羞布了。”


 


“不过——”德拉科拖长语调,满意地看见哈利一副求知若渴的样子,“又有什么魔咒比得上不可饶恕咒呢?”


 


“也许有呢!呼神……”哈利想到卢平告诉他的那些事立马顿住了。


 


“呼神护卫?你以为谁都有值得怀念的,令人无比振奋的,一想到就热血沸腾恨不得骑着扫帚在天上飞好几个来回的事情吗?”德拉科说,“如果有什么人或者东西要用到摄魂怪去保护的话,相信我,不要去碰。”


 


壁炉中的火还在熊熊地烧着,哈利却感觉到温度慢慢降到了冰点,他拧开自己刚刚系好的领带好喘一口气,窗户外趴着一只软绵绵的巨乌贼,将房间里最后一点光遮得严严实实。


 


“我想……”哈利有些困惑,“我没有和你说过‘呼神护卫’的事情吧?”那是上个学期的事情了,在卢平还没有离开霍格沃茨之前,他们俩在那间办公室里谈论的事情,关于他的恐惧,他的希望,他的父母。他到现在还没有机会召唤出完整的守护神。


 


本来有的。德拉科没有开口,他知道这个人在禁林里,面对着数不清的摄魂怪用出了他见过的最好的“呼神护卫”,只是这辈子被他打断了。“我可不会放他去面对那么多的摄魂怪。”德拉科心想,却张口说:“这个魔咒在我们这种家族也不是什么秘密,多一个手段总比没有好。”


 


想到那本被锁在床头柜里的疑似魔法书的大部头,哈利对这种装神弄鬼的所谓“纯血家族”又多了更深一层的认识,谁都有些秘密,可这些秘密是为了求个心安那么别人知道不知道就另当别论了。


 


他们按照上次的路偷偷摸摸地将哈利送了出去,德拉科对此非常不满,“我的男朋友为什么不能大大方方地从正门走出去?”


 


“大概是因为就算斯莱特林的幽灵都不会允许一个格兰芬多这样大大方方地在你们这个小鱼缸(德拉科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哦不,地窖里面到处乱走。”


 


“可是斯莱特林的男朋友可以。”德拉科微笑着轻啄了一下哈利的眼睛,“明天见咯,我的勇士。”


 


直到哈利渐行渐远的背影消失在夜色中,德拉科才扭头回到了公共休息室。他喜欢的那个位置依旧被空了出来,旁边围着看热闹的潘西、躲在拿倒了的魔药书后吃东西(要知道他们俩魔药课总是拿到F)的高尔和克拉布和明显是在假笑的扎比尼。


 


“所以,别告诉我今天是什么院庆纪念日你们都在这儿了。”德拉科往座位上一坐,其余的人便纷纷凑了上来。


 


“你刚才是送你的小男朋友出去了吗?你们整个下午都待在宿舍房间里?”潘西首先发问了,作为德拉科多年的好友她的胆子比男生更加大。“收起你脑袋里面那些淫秽的东西,小心我告诉帕金森先生让他给你在假期补上礼仪课。”


 


“你每次碰到不想回答的问题就这样顾左右而言他,那么我可不可以认为在我们神圣的可以脱下伪装的宿舍里,你对那位救世主……”潘西冲德拉科眨了眨眼睛,“潘西,你知道不对自己不确认的事情作出回答才是正确的交往方式。”扎比尼截住了潘西的话头,将休息室门口的景象侧过身不着痕迹地让给德拉科看。


 


高尔和克拉布明显搞不清楚状况,只是被潘西拉来凑数的,现在也只会傻在一旁笑呵呵地附和,“有些话我们还是私下说吧,布雷斯。”德拉科盯着门口不愿多谈,扎比尼也对此表示赞同。


 


“我觉得——”一个不大的声音插入了这场对话,声音的主人从门口就开始窥望这群人,并试图加入这场对话。


 


“在学校里我们可以选择我们的交往的对象,不管是男性还是女性,也不管是斯莱特林或者是……格兰芬多。”来人从德拉科身后微微弯下腰,金色的卷发拂过德拉科的鼻翼,一股若有若无的马鞭草香气在她身边环绕。


 


“当然,我相信德拉科是不会忘记暑假的时候马尔福先生和我父亲谈论的事情的吧?”阿斯托利亚甜甜地笑了。


——————————————————————————————————


下一章

评论

热度(84)

  1. 红茶杯与苦咖啡徒崖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