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杯与苦咖啡

欧美迷,反派控,一生无悔入HP,沉迷德哈无法自拔,副EC/锤基/虫绿/福华/盾冬/亚梅/绿基巴叉闺蜜组,表白铁罐爸爸,随时入坑向,恋与/全职/魔道/镇魂/默读,非典型性杂食博爱党,周叶不离,男神遍地走,乙腐通吃

【德哈】梦游症

屿离森时:

战后预警!!!


这是一个要治愈全世界的故事(并不




1.


像是每一个普通的早晨一样。

“波特,你该起床了。”

德拉科面无表情地扣好衬衫的最后一粒扣子,哈利一脸迷茫地坐起来,揉揉乱糟糟的头发后,熟练地摸到床头的眼镜戴上。

“不好意思马尔福,”哈利打了个哈欠,“这是这个月第几次了?”

“第四次,”德拉科扯散哈利系得乱七八糟的领带给他重新系上,“比上个月好多了。”

哈利嘟囔了一句“谢谢”,德拉科越来越顺理成章地干预他的外在形象,当然他不能否认这样的确让他看上去更好。


“我想再这样下去我们可能需要一个早安吻了。”


德拉科挑眉看他,哈利顿了一下,干巴巴的戏谑道:“嗨,我开玩笑的。”

德拉科的眼睛随着他整理领子的动作垂了下去:“我想你最好快点离开,他们快起床了。”

哈利耸了耸肩,抓起床边的隐形衣,又被德拉科叫住。

“记得吃药。”

“得了吧,未来的治疗师,我脑子还没坏——我今天下午会再去找庞弗雷夫人的。”


德拉科微微颔首,看着哈利披上隐形衣钻出寝室。



他们第一次这样见面可没有这么友好,当然,这绝不能怪德拉科,毕竟一大早醒来发现一个曾经的宿敌就这么毫无防备躺在你的床上,换谁都会忘记给这个客人道一杯茶。


哈利明显也受到了惊吓,他的记忆还停留在昨晚罗恩的梦话中,可是今天一睁眼却跑到了斯莱特林——准确地说,是德拉科的单人寝室里。


德拉科很快恢复了冷静,他简单地声明了一下自己没有干什么恶劣的绑架勾当,然后打算把救世主扫地出门。


“我不能就这样出去,这是斯莱特林的寝室!”哈利气急败坏地揪着德拉科的衣领,“你疯了吗?让他们看见我从你的寝室出来?还穿着睡衣?”


“那我能怎么做呢?”


德拉科的眼睛里闪过一丝不耐烦,一句话把哈利给堵了回去,几秒钟之后哈利狼狈垂下手偏了偏头:“抱歉。”


他们要是打一架哈利都不会觉得奇怪,但是打进海绵里的拳头是没意义的。他听斯莱特林说德拉科再也没有从前的飞扬跋扈,对谁都是恭敬而冷淡,在高尔转学后就一直独来独往。


有种无力感淹没了哈利,他自欺欺人地以为大战过去这么久,所有的伤痛就都会慢慢抹平。每个人都在很努力地走出阴影,但是这需要时间。


他刻意忘记罗恩躲在被子里的抽泣,忘记同学们小心翼翼的眼神,忘记所有人温暖又悲伤的微笑,他甚至忘记自己也是受害者,而需要治愈的永远不只是一个人。



那次之后,几乎每天起床都有一种吃比比怪味豆的冒险感。


他越来越频繁地在德拉科的床上清醒过来。


前几次气氛尴尬,两个人只是道一声早上好哈利就会乖乖地穿上格兰芬多的长袍准备离开。


德拉科试着给自己的门加上咒语,结果安静了几天后咒语被阿霍拉洞开破坏,而救世主依然躺在他的身边。


“你没有告诉韦斯莱他们吗?关于你莫名其妙跑到我寝室的事?”


德拉科站在寝室的穿衣镜前,偏头看向正在盥洗室里刷牙的哈利。


“没有,”哈利的嘴里满是牙膏泡沫,“他们要操心的已经够多了。”


“你应该去找庞弗雷夫人看看。”德拉科把一把梳子递给他,哈利不置可否地点点头,对于他们已经能心平气和地相处感到一阵飘忽。




“我想这是梦游症,”庞弗雷夫人说,“你需要好好休息。”


“……梦游症?可是……呃,为什么我只会去马尔福的寝室?”


“鉴于你已经和我睡了差不多两个星期的份上,你可以叫我德拉科。”德拉科坐直身体,漫不经心地理了理袖口。


“我想你们的关系并没有以前那么糟糕,你应该庆幸,波特先生,”庞弗雷夫人欢快地说,“我是说,如果你是在女孩子身边醒来,麻烦可就大了。”


哈利不认为在德拉科的床上醒来就不麻烦。


“我会给你开一些安神的药——马尔福先生,你可能要辅助治疗,千万不要在波特先生梦游的时候吵醒他——另外,这种情况可能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如果你不介意,可以准备一套新的洗漱用品,还有几套波特先生的衣物——”


“就是说,把我的寝室变成临时病房?我想我明白您的意思。”


“是的,”庞弗雷夫人交叠着双手,眼神爱怜,“这对你也有好处,马尔福先生。”


德拉科点了点头。





TBC


我回来啦__(:з」∠)_

因为暑假计划有点点小变动,所以天使们的点梗可能不会以短篇的形式出现qwq

但是!我会把点梗融入番外或者正剧里!而且因为也不是很多所以可能会全写!(除了那位点向哨的朋友qwq果咩)那个点露背毛衣的我记住你了xxx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XD(你滚

以上

评论

热度(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