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杯与苦咖啡

欧美迷,反派控,一生无悔入HP,沉迷德哈无法自拔,副EC/锤基/虫绿/福华/盾冬/亚梅/绿基巴叉闺蜜组,表白铁罐爸爸,随时入坑向,恋与/全职/魔道/镇魂/默读,非典型性杂食博爱党,周叶不离,男神遍地走,乙腐通吃

【德哈】我的太太不好惹(3)

说实话虽然大概知道这部日剧的内容但看到德拉科出轨我我我好想对他不客气😓😓

藤井樹-今天蛇院招生了吗:

-更多注释在前两篇


-发文不易,且看且珍惜


-哈利内心:我丈夫太蠢了(捧腹大笑)
不废话了


————————————————


“警长,我们发现从门口到厨房有一行可疑的足迹。”


这是在哈利·波特·马尔福被绑后第二个早晨。德拉科马尔福睡眼惺忪的从卧室的沙发站起身,昨天晚上辗转反侧,无法安心入眠。没睡醒的德拉科揉了揉被自己折腾一晚上的乱发,跨过沙发正对着的茶几,因为腿没有抬到理想高度,茶几上堆满的空啤酒罐被踢到地上发出叮叮咣咣的尖锐响声。德拉科不耐烦的用食指掏掏耳朵,解开绸缎浴袍的腰带。准备好好泡个澡。



“而且...”


“而且什么?”一楼客厅的警察们早早进入工作模式,各自在岗位上忙的不可开交,其中最不讨人喜欢的就是站在马家大院门口,应付那些刨根问底的记者们,最关注的问题无非是马尔福先生和潘西。甚至有记者为了抢头条,大胆的提出是否两人跟绑架有联系。



“我说你小子!别磨磨唧唧的快说!”客厅的警长生气的看着身边那个初入茅庐的小警察,之前调查德拉科马尔福也是交代给他了。



“刚刚在打开门口的鞋柜时,发现里面少了一双马尔福先生的运动鞋。”小警察语气凝重的对警长说。


“你怎么能确定是马尔福的?”


“多亏了他有一个好太太,鞋柜里所有鞋都标有署名及用途。”


刚开始他还很同情德拉科马尔福,甚至在贵府见到本尊时,两只眼睛发光的直勾勾看着他。身上与生俱来的气质,结实的臂膀,头发在微黄的日光灯下显的金光闪闪,几缕碎发散在额前,双眉紧蹙,下颚光滑没有看到一星半点的碎胡渣。



别说万千少女的梦中情人,在不少男人眼里更是崇拜偶像。



可他对马尔福先生的完美印象只停留了一晚。


——————————


案发第一晚


“帮我盯紧马尔福。”警长语重心长的凑到一个小警察的耳边说。



“为?为什么盯着马尔福先生啊?”小警察一脸狐疑的看着警长那张饱受沧桑的脸,不知道为什么但一定有警长的道理。琢磨了一会儿小警察突然有了想法,像是身负重担的对警长说“我知道了,放心警长,我绝对会牢牢盯着马尔福先生不让他做傻事。”



“嗯对了.........你是傻吗!你当初是怎么合格进警局的?”警长缓过神后一个转身用手上的文件资料狠狠敲到小警察的头上。



(警局就算再照顾新人,怎么给我配了这么个傻蛋。)警长话藏在心里没有说出来。



对着面前这个摸自己深棕发色脑袋的人说“刚刚我询问他问题时你看到了吗?”



“看见了。”


“喝空的啤酒看见了吗?”


“看见了。”小警察猫着腰表示尊敬的认真听着警长发话。



“谁会在自己妻子刚被绑架如此态度,还有闲情喝一罐冰镇啤酒?”说完警长觉得自己的形容有些多余,不过是为了强调马尔福的不自然。



“您这么一说......”警察恍然大悟。


人总会被自己的一些偏见而屏蔽掉自己不想听不想看到的。


“所以....不用我再强调一次吧。”警长挑眉看着与自己一般高的年轻警探,不常打理的胡子头发却干练的让这个警长看上去严肃又不拘小节。



“是,我明白了。”说完向警长行礼后便走向自己的工作区域。



刚走到一半,小警察停下脚步转身对警长说了自己的猜测“顺便..如果真是这样,那瓶红酒的出现也很不自然。警长。”


“好,我知道了。”


————————————


从浴室出来感觉身体舒服不少的德拉科马尔福,在卧室换上正装,提着自己的办公包懒懒散散走下楼。显然他只是泡了个澡而已,脸上因为两天的不打理出现星星点点的黑渣,(原谅作者使用不属于他们这个世界的感叹词。)哦梅林的三角擦嘴巾啊!头发随便的用手往脑后缕了缕。也不必指望这个丢魂的人能把自己的西装整整齐齐穿在身上,领带像毛巾一样挂在脖子里,一手勾着西装领子搭在右肩。如果可以再叼支烟就完美的演绎了颓废一词,不过庆幸的是德拉科马尔福从不吸烟。


因为哈利不喜欢他沾那东西。


刚从楼梯下来的德拉科被两名警察拦住。“对不起马尔福先生,我们接到通知需要带您去警局审问。”


“什么?等..为什么?”两个警察没有说话,一人一边拽着他的胳膊向门口走,德拉科就是再大的力气也拽不过这两个训练有素的警察。但他没有放弃挣扎,即使已经出了家门。



“你们不能现在把我带着走!我妻子还没去回来,你们先把哈利找回来!”



德拉科的叫喊声惊醒了堵在家门外的无数双耳朵。顾不上门前维持秩序的警察和警戒带,一窝蜂的想冲进大门。



“我什么也没做!我要救他,我是他丈夫!!”德拉科嘶吼着,全身竭尽全力的扭动的丑像被记者们逮个正着。


“请问现在是什么情况?”


“马尔福先生也有嫌疑吗?”


记者们不厌其烦的一遍又一遍的提问,却只听见德拉科马尔福恼羞成怒的替自己申冤“不是这样的,我爱哈利!你们有这闲工夫就去收集些情报!他现在有人身危险!”



“那个....”


就当德拉科马尔福快要被压进警车时,一个中年快递员挤进被媒体围的水泄不通的大门前,手里伸出一个包裹,畏畏缩缩的不知道该递给谁。“请问德拉科马尔福先生在吗?”



“在!”德拉科用力甩开被牵制的两条胳膊,大步走到邮递员的面前,第一个动作就是把快件反个面。


Z3寄来的。



德拉科快步跑进自宅,焦急的把快件举到警长脸上。


“好了好了。”警长不耐烦的拍开蹭在脸上的快件,示意旁边的警察打开。


“是个光碟,警长!”


“播。”



画面上出现一位男子双手被绑在椅子上,昏暗的房子里只有他身旁的电视机一闪一闪。警察们都瞪大了眼睛,看屏幕里电视机上有什么名堂,只有德拉科盯着屏幕里缓缓抬头的哈利虚弱的几乎喘不上气,带着哭腔嘟囔着什么,穿着几天不换满身污渍的白体恤,乱糟糟的黑发,破碎的镜片和被谁折断的镜腿,整副眼镜歪歪扭扭的带在面如死灰的面上,胳膊的伤痕和额头鼻下嘴角风干的血迹让德拉科想起寄来的指甲。


“德拉科...德拉科...”



『“请问哈利先生被绑架是真的吗?”


“现在屋里都是警察吗?马尔福先生您现在有收获新情报吗?”


“目前只有哈利·马尔福先生被绑架,请各位民众如果最近有什么可疑发现请联系我们和警察。马尔福先生,马尔福先生!”』画面上是几个穷追不舍的记者围着德拉科车的景象。



“看来是昨天录的。”


这时屏幕一黑打出几行字『如果不想看着你太太被杀,就在明天这个时候之前准备好不连号的五亿。』



看完德拉科猛的起身因为大脑缺血产生的眩晕和耳鸣声导致他一时没有听到身旁的警察说些什么。过了一瞬他只是扶着墙推开碍事的警察。



“今天晚上八点之前给我准备好不连号的五亿,我去司里拿。”


.........


....


“公司上下那么多人都是吃白饭吗?跟他们换!实在不行联系其他合作方公司,自己动动脑子,这事你敢拖拉以后就不用干了!”



德拉科打电话的时候恨不得把对方生吃掉,在坐的警察们还是第一次看到他气急败坏的老板样子,才回想起来这位马尔福并不只是芸芸众生那么简单的人物,一时间都目光痴痴的紧随着他接下来的一举一动。



德拉科不停的来回渡步,就像是什么项目在最后时刻还没完成的焦虑。在凉爽的秋季,穿着单薄衬衫的德拉科额头却冒着豆大的汗珠。就连警长的话也听不进去,他现在唯一在乎的只有性命攸关的爱人。



潘西小姐呢?


现在就连她自己都觉得讽刺。



————————————————


潘西领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准备出门。


昨夜晚上出于无聊看了新闻台的新闻播报。不出意料德拉科妻子的绑架案被曝光,正当她嘲笑着哈利的幸运到头时。电视剧上出现自己跟德拉科的合照。


标题打着:德拉科马尔福与秘书交往照片被发现!?



“该死的!”回想起昨晚的电视,潘西一路小跑并自言自语的咒骂着推开公寓的玻璃门,迎来的却是如德拉科那时一样的“热情款待”。



不得不说网络的传播出乎了哈利意料中的快速。


一边是电脑直播新闻上潘西现在的狼狈处境,一边耳机里是德拉科暴跳如雷的打电话声。


两种不同的情绪交织在一起,哈利冷静摘下眼镜,擦了擦完好无损的镜片。


是时候出场了。



————————————————


躺在病床的哈利慢慢睁开眼,准备动动身子却发现左手被趴在床边的男人紧紧窝着。晨光透过窗户照在男人缕缕金发上,发丝因风微微浮动着金光,发梢反着粼粼银光。这不禁让哈利想起两人还在上学的少年时光,他总是站在一旁看着马尔福引人注目的头发,暗讽他特别的发色,而马尔福则是嘲笑他乱的像鸡窝一般的黑“稻草”。



说完两人总会谁也不服谁的抱臂头对头盯着对方,可没过一会儿就双双败下阵,相视一笑。


因为他们知道那只是玩笑而已。


德拉科马尔福和哈利波特总是相互开玩笑,做点恶作剧。


哈利轻抚着丈夫的细发,笑容就像初恋时一样,本来就睡眠轻的德拉科被抚摸触醒。


“嗯...哈利?亲爱的!你醒了!让我好好看看你!”


德拉科一跃而起,眼神里闪烁着灰蓝色的星。哈利看着德拉科一人在床边手舞足蹈的样子,感动的他热泪盈眶。


(我的德拉科回来了。)


“亲爱的你没事吧?”德拉科看着暗自擦泪的哈利甚是担心,害怕会因为这遭遇什么后遗症,不过德拉科后来才发现自己想太多。


突然闯进来的赫敏和罗恩打破了德拉科和哈利两人重归于好的甜蜜,这让德拉科有些不爽。原本这三人要不是因为哈利这个中枢纽带,可能这辈子都好死不相往来了。


“没事吧,经历了这种事。”赫敏看着哈利额头包扎的绷带和随处可见的淤伤。


“没事的,不用担心。”哈利微笑着回答。



看着自己的兄弟伤成这样,罗恩满眼愤怒的走向德拉科。“当初就不应该把哈利交给你这个负心汉!哈利替你承受了这么多,你却还在外面搞外遇!”说完便是一个左勾拳打的马尔福措手不及。



没等德拉科起身,罗恩得意的握着自己的拳头,又投给他一个拳,不过好在被赫敏拉住。


“我等这一刻可等了十多年了!哈!”罗恩在一旁像个拳击手一样与空气划拳,表情好像在说:这事可以吹一辈子。


赫敏回头看了一眼被袭击者,而他只是拜了拜手,不必追究。


哈利坐在病床上看着房间里看着本来就属于自己的生活又投向自己的怀抱,即使头再痛,身上留下伤疤,那又怎样呢?


捂着嘴嗤嗤笑起来。

评论

热度(100)

  1. 红茶杯与苦咖啡奈先生 转载了此文字
    说实话虽然大概知道这部日剧的内容但看到德拉科出轨我我我好想对他不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