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杯与苦咖啡

欧美迷,反派控,一生无悔入HP,沉迷德哈无法自拔,副EC/锤基/虫绿/福华/盾冬/亚梅/绿基巴叉闺蜜组,表白铁罐爸爸,随时入坑向,恋与/全职/魔道/镇魂/默读,非典型性杂食博爱党,周叶不离,男神遍地走,乙腐通吃

Fourteen(DH/灵魂伴侣梗)

反骨:

01.

在十四岁生日这一天,哈利·波特收到了一生中最不可思议的礼物。

如果你充分了解了现在的情况,你就会知道前一句为什么要用最这么夸张。哈利扯着卫衣的领口盯了镜子足足二十三秒,少年的锁骨由于在幼时缺少足够的营养而显得十分突兀,不过问题的关键不是少年突出的锁骨,而是锁骨上出现了几个字母,而且该死的是这几个字母合在一起就拼凑出了一个更该死的名字——Draco Malfoy.

哈利努力回想起在极少数的不打盹的生理课上学到的有关现在这种情况的知识,而这样做的结果就是让哈利想要不管不顾地尖叫,因为哈利想起老师不止一次地在课上说起过,在你十四岁的时候,你身体的某处会出现你灵魂伴侣的名字。

现在哈利有充分的理由怀疑老师记错了,说不定身体上会出现的是宿敌的名字,如果是这样眼前的一切就都符合逻辑了,毕竟假如列一张哈利·波特最讨厌的人的清单,德拉科·马尔福一定能在清单里位居前三,问题是就算哈利回想了几十遍,还是很清楚地记得书上写着的是灵魂伴侣而不是终生宿敌。

冷静,哈利,这没什么的,哈利试图安抚内心错乱得打结的思绪,只是你的锁骨处多了一个名字而已,没什么的,只是你的灵魂伴侣是德拉科·马尔福——靠!要怎么才能冷静?那可是德拉科·马尔福,一个哈利·波特最最最讨厌的人,那个词怎么说来着,魔幻现实主义,现在的情况和这个词可以说得上是完美契合了,哈利觉得锁骨上的那个名字就算是达力·德思礼都比德拉科·马尔福要可信得多。

“波特,你是死在卫生间里面了吗?”

达力的声音恰到好处地从外面传来,让哈利在三秒之内放弃了先前的想法。

如果说世界上有什么比这件事更让哈利觉得人生已经失去了希望,大概就只有在哈利给赫敏写信谢谢她送的生日礼物时,假装有意无意的问了一句,“灵魂伴侣的标记有可能出错吗”,而赫敏给出的答案是:“根据我查阅的资料,这种可能性为零。”

哈利读完这封信的第一个想法是,我要把这个不可能变为可能了。

02.

开学对哈利来说是个好消息,各种意义上的。

别误会,哈利可不是那种喜欢学习的好学生,和世界上的大多数青少年一样,哈利不喜欢写不完的作业和要熬夜复习才能勉强通过的考试,更不要说学校里还有一个总是故意为难哈利的老师,可这一切和做不完的家务还有少得可怜的面包比起来,就要好太多了。

要不是锁骨上多出了一个不能被泄露的名字,哈利现在的心情肯定会更好。救世主在心里叹了口气,把目光移向车窗外,玻璃窗上不知何时已蒙上了一层模糊的雾,列车还有一会才发动,这就给了哈利充分的时间去思考假期间思考了那个几百次都没得到答案的问题。

为什么偏偏是马尔福那个混蛋呢?

这样想着的时候,金发的少年就恰巧出现在了窗外,即便隔着雾蒙蒙的车窗,哈利还是一下就认出了在窗外站着的人就是德拉科。

两个人的目光相撞了,德拉科挑挑眉对哈利说了一句什么,可少年变声期特有的声音没能穿过厚厚的玻璃窗。德拉科很快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于是少年伸出食指,在带雾的窗户上写下了刚才说的那个词,哈利的视线随着那人的指尖慢慢移动,目睹对面的人完整地写下了“疤头”这个词,写完德拉科还朝哈利挑衅地笑了下,这才走开了。

真是,幼稚死了。

“哈利,”赫敏的声音把哈利的思绪拉回了车厢内部,“你能回答一下我的问题吗?”

“抱歉,”哈利偏过头,朝对面的两个友人说道,“刚刚我……算了,没什么,你问了我什么问题?”

“你的灵魂伴侣是谁?”

来了,这个问题终于还是来了。面对两个朋友探寻的目光,哈利第一次觉得胃里如同被灌上了铅,就和半夜在走廊上遇到费尔奇差不多。

“我……”


03.

很多人都说哈利是个英雄,可哈利却不这样认为,说真的,哪个传统意义上的英雄会说谎?好吧,或许有那么两三个会,可是那两三个英雄说的谎加起来都可能没有哈利说过的多。

哈利一般只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说谎,就比如,在假期的时候和达力说,如果你再偷吃我同学给我寄的东西,我就用魔法收拾你。又比如,在破坏校规的时候和费尔奇说,我知道了,我下次不会再这样做了。

再比如,在现在这种情况下。

“我还没有得到灵魂伴侣的标记。”

罗恩睁大了眼睛:“你身上还没出现灵魂伴侣的标记?”

“是的,”哈利说,“可能还要再过一段时间才会出现吧。”

“有可能,”赫敏说,“《灵魂伴侣》这本书上提到过,世界上有少部分人在满十四岁这一天不会得到标记,而要等几个星期,或者几个月才能得到标记。”

“庞弗雷女士不是说每个人都会在十四岁当天得到标记吗?”罗恩说,“我觉得你读的大概是本假书。”

“如果你认真读了生理课课本,”赫敏回答,“你就知道前面有个大前提是在一般情况下。”

“是吗?!我还以为每个人都是在满十四岁那天得到标记!”罗恩说,“毕竟我十四岁那天早上才醒过来,就发现我的无名指上出现了……你知道。”

“我知道,你的无名指上出现了赫敏的名字,”哈利说,“那天早上你和我说了不下十次。”

罗恩说:“我没有……好吧,真的有十次那么多?”

“如果加上你和我说的次数,可能还不止十次,”赫敏说,“其实当我得知灵魂伴侣的标记出现在你无名指上时,我就知道你的伴侣有很大概率是我了,因为在我满十四岁的那天,你的名字同样出现在了我的无名指上——灵魂伴侣的标记总是出现在身体的同一处。我得到标记的时候就在想,要是你的无名指上没有出现我的名字,我可能会杀了你。”

“你真是个女魔头,”罗恩说,“瞧,哈利,有灵魂伴侣其实不是什么好事,我的灵魂伴侣每天都在想怎么杀死我。”

而我的灵魂伴侣刚刚骂我是疤头。哈利心想。

04.

开学没两天就被庞弗雷女士叫到医务室这件事对于哈利来说不算意外,毕竟过了十四岁还没出现灵魂伴侣标记的人只是少数,庞弗雷女士大概想检查一下哈利的身体是否出了什么状况。

不过会在医务室里见到德拉科就让哈利觉得很意外了。哈利想不会是马尔福弄洒了庞弗雷女士的药剂,说是我弄的吧,下一秒哈利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庞弗雷女士说:“有人和我说,你们都没能在十四岁生日当天得到灵魂伴侣的标记。”

什么?哈利更意外了,马尔福没得到灵魂伴侣的标记?不过哈利没能就这件事继续深思下去,因为就在哈利正打算这样做的时候,庞弗雷女士已经继续说了下去:“我希望这没有让你们觉得困扰,要知道,尽管大多数人在十四岁就会得到灵魂伴侣的标记,但少部分人——一百万个人里可能有那么一个,在十四岁当天不会得到标记,而要等上一段时间,这是由于个体的差异,而不代表你们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

“我知道,”哈利说,“赫敏和我说了。”

哈利才说完,德拉科就冷哼了一声,说世界上哪有格兰杰不知道的事?不过就算知道得再多,都不能改变万事通小姐是个卑劣的混血种的事实。

哈利迅速还击:“和你这种只会讥讽别人的人比起来,赫敏可要好太多了。”

庞弗雷女士说,你们俩在一起就一定要吵架,是不是?还是你们觉得在医务室大声喧哗就不用被扣分了?哈利和德拉科这才没再出声了,尽管哈利内心其实还是很想和德拉科打一架,不过庞弗雷女士对于现状已经很满意了,于是这个女医生继续说道:“那么,先生们,现在对于灵魂伴侣的标记问题,你们还有什么疑问吗?”

德拉科说:“我想问问,灵魂伴侣的标记是不可能出错的,是不是?”

“是的,”庞弗雷女士说,“至少在魔法史上,灵魂伴侣的标记从未有过一次失误。”

哈利问:“就是说,每个人最终都会和自己的灵魂伴侣在一起?”

“不,”庞弗雷女士说,“波特先生,你没好好上生理课,是不是?我在课上提到过,灵魂伴侣不一定是和你共度一生的人,而是你真心喜欢的那个人,不幸的是,我们都知道一个残酷的事实,你喜欢的人不一定喜欢你。梅林保佑,但愿你不要遇上这种事。”

哈利下意识朝德拉科望过去,正对上一双望过来的灰眼睛。

05.

“你们觉得德拉科的灵魂伴侣会是谁?”

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哈利正和赫敏罗恩一起吃晚餐,罗恩拿起一个鸡腿,想都没想就回答,还能是谁?肯定是帕金森啊。

赫敏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只问了一句,你问这个干嘛?

哈利回答,没事,我只是随便问问。罗恩说,说起来,马尔福和你一样没得到灵魂伴侣的标记,不过我觉得百分百就是帕金森了吧。

“是啊,”哈利假装无意地望向大厅的另一边,罗恩口中的那个斯莱特林女生正和德拉科说闹,不知道为什么,哈利觉得口里的牛肉一下子没了味道,于是救世主只得一边机械地咬动牛肉一边回答了一句,“我也这么觉得。”

从庞弗雷女士那回来哈利的状态就不是很好,这不能怪哈利,那句你喜欢的人不一定喜欢你一直在哈利心里晃,先不讨论哈利喜不喜欢德拉科的问题,德拉科不喜欢哈利是肯定的,至少哈利是这样觉得的。全校都知道德拉科·马尔福不喜欢哈利·波特,这种不喜欢体现在了德拉科的一言一行中。哈利被批评了德拉科从来都是最开心的那个,哈利在魁地奇比赛上出了状况德拉科就在观众席上叫好,哈利半夜出宿舍德拉科就叫来麦格教授,结果两个人都被罚去禁林寻找动物的死因,哈利记得那时德拉科一边提着灯朝前走一边不停抱怨,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超过二十厘米。德拉科还总叫哈利疤头臭大粪,开学那天德拉科甚至把疤头这个词写在了列车的玻璃窗上,疤头不是什么好词,那个人写的却是很漂亮,写完还要隔着玻璃窗朝哈利笑一下,哈利就想,真是幼稚死了。

哈利觉得自己需要再去一次医务室,和庞弗雷女士说我喜欢上了一个我最讨厌的人,我是不是得了什么病。我觉得那个人什么都不好,我都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喜欢那个人,我想我是中了咒。

我中了咒。

其实从那个名字出现在锁骨上的时候,或者在更早的时候,哈利就知道了,哈利只是不愿意承认,不能承认,毕竟灵魂伴侣的标记从不出错,可哈利·波特喜欢上德拉科·马尔福,就是一件太过荒唐的事了。

哈利想其实不是什么大事,不能和灵魂伴侣在一起的人那么多,我不过是为这个数字再加上一而已。

06.

星期二真是最差劲的一天。至少对哈利来说是这样。

距离周末还有漫长的三天,由于哈利迟到格兰芬多被扣了两分,第二节课就是魔药课,哈利再次回答错了生骨剂的原材料,不出意料地遭到了斯内普的嘲讽。占卜课上,那个神神叨叨的女人预言哈利今天将会失去一件很特别的东西。草药课上德拉科朝哈利的衣服上扔了一块泥巴,哈利不甘示弱地还击,这种无意义的较量维持了长达五分钟,在哈利把一棵曼德拉草连根拔起扔到德拉科脚下的时候,斯普特劳教授终于忍不下去了:“你们两个,今天放学去打扫图书室,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各扣五分!”

这真是最差劲的一天了。

和德拉科一起打扫图书室大概是哈利最不想做的事了,说真的,斯普劳特教授怎么会认为一个马尔福会打扫图书馆?哈利说,你能不能帮下忙,把你旁边那堆书放到书架上去。德拉科说,你真觉得我会打扫?这是仆人才会做的事!

哈利把拿起的书放回地上说很好,那我也不打扫了,我们就这样坐着吧。

德拉科说,不行,你快扫!我可不想在这个破屋子里待一整晚!哈利说,那你就要帮忙,否则就和你说的一样,你得在这个屋子里待一整晚,还是跟我一起。

“你知道吗?有时候我真的很不能理解,”德拉科认输般地拿起一本书说,“分院帽怎么会把你分进格兰芬多而不是斯莱特林。”

哈利抱起了刚刚放回去的那摞书:“分院帽的确想过把我分进斯莱特林,可我选择了格兰芬多。”

德拉科觉得很意外:“真的吗?为什么?”

“呃,”哈利想了想,“有人和我说斯莱特林学院很邪恶,而且,我得说有一半是因为你进了那个学院。”

德拉科把书放到书架上:“那真是个不错的理由。”

“是啊,”哈利说,“那时候我很讨厌你。”

德拉科挑了挑眉:“你的意思是,现在你就不讨厌我了?”

“现在?”如同一个小偷偷东西被逮了个正着,哈利的心跳都快了半拍,“不,怎么可能,现在我还是很讨厌你。”

德拉科评价道:“那很好。”

哈利不出声了。隔了一会,哈利才又问道:“马尔福,呃,你灵魂伴侣的标记出现了吗?”

德拉科说,你问这个干什么?

哈利把视线移开,不敢直视那双灰眼睛,说我随便问问。

“是吗?”德拉科走了过来,哈利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子紧张起来:“你干嘛?”

“你是不是喜欢我?”德拉科一把扯住了哈利的衣领,哈利一时不知道是该震惊德拉科刚才问的问题还是该震惊德拉科现在的动作——达力以前要打哈利的时候就是这么开场的,哈利说,怎么可能,我不喜欢你!德拉科一下就把哈利的领口扯开了:“那这是什么?”

哈利的锁骨上清清楚楚地写着一个名字——Draco Malfoy.

“你怎么……”哈利一下子意识到了什么,扯下了德拉科的衣领,在少年瘦削的锁骨上,同样写着一个名字——Harry Potter.

大脑空白了差不多两秒,哈利才终于想起是不是该说些什么:“哇哦,真巧,我们的标记在同一处……我是说,如果你需要提醒,窗户那站着两个女生……我们这样是不是太容易被误会了?”

“误会什么?”德拉科说,“我喜欢你?”

有那么一秒钟哈利开始分不清这是个疑问句还是个陈述句,不过很快哈利就没时间再思考这个问题了,因为德拉科用行动给出了答案。

在十四岁这一年,哈利失去了生命中的第一个吻,得到了余下几十年岁月里唯一的恋人。


fin.


考前发一篇攒RP,未来如果出本本子名大概就叫《Fourteen》了

最近太忙了回复不及时不要介意,还是欢迎大家来评论区找我玩!


评论

热度(6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