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杯与苦咖啡

欧美迷,反派控,一生无悔入HP,沉迷德哈无法自拔,副EC/锤基/虫绿/福华/盾冬/亚梅/绿基巴叉闺蜜组,表白铁罐爸爸,随时入坑向,恋与/全职/魔道/镇魂/默读,非典型性杂食博爱党,周叶不离,男神遍地走,乙腐通吃

我的死对头不可能那么可爱!3(德哈)

正经蚊:

有双性转情节,雷误入

1、2都在。

“多听听你女朋友的韦斯莱,说不定能让你空空的脑袋能装点什么进去。”马尔福按照惯例露出一个冷冷的假笑。这一笑给少女的样子带来一丝邪气,一直在偷偷看的哈利忍不住一滞。该死,这女孩马尔福怎么那么好看!

罗恩大叫,“马尔福!不要以为你现在是女人我就不会打你!”

“来啊韦斯莱,我这样子收拾十个你也不成问题!”马尔福干脆地拔出了魔杖。

赫敏抢先一步挡在罗恩面前,毫不妥协地说“需要给你看看你口里所谓‘这样子’的女孩的战斗力么?我保准不会让你失望。现在,收起你的魔杖和你一刻不停像个炸尾螺的嘴巴,但凡还有一点理智想结束这场闹剧就给我认真地看笔记!”

马尔福的样子像是惊呆了,连赫敏的口水喷到她脸上都毫无知觉。半天才接受这个“被麻瓜种巫师怼到说不出话来”的沉重事实。

恹恹地收起了魔杖开始看魔药的笔记。

“男孩们!”赫敏小声地嘟囔了一句。哈利觉得不太恰当,毕竟现在德拉科可是个女孩。

马尔福少女站在房间中央看着那份笔记,越看越眉头紧锁。

“马尔福,怎么样?”哈利紧张地问,手不自觉地拉住她的袍子角。

德拉科罕见地没有对此发表什么恶意的攻击,心事重重地说,“这比我想象得要复杂。该死的,这两个肄业生是怎么做到的。”

“解药熬不出来吗?”赫敏问。

“弗雷德!乔治!看看你们干的好事。”罗恩大声地为自己的好朋友声讨着哥哥们。

“天啊,我不想这样子走出这扇门啊。就好像我给预言家报制造的新闻还不够多一样。”哈利用她细细的声音绝望地说。

“嘿,小罗尼,虽然我们做过很多恶作剧……”

“但今天这个一定是他们俩自己作的……”

“怪不得我们!”两人异口同声。

“对啊,哈利,”双胞胎之一,哈利分不清,她正努力听清他正在说什么,因为另一边,马尔福和赫敏吵了起来,就某种魔药的解药的解药还是什么的。马尔福的声音一声高过一声。

“给我们拍一张照片吧?我们挂在门口,生意就会更好了,这是一个爆点啊,大家都会想来看看救世主的女孩的样子!”

“弗雷德你不想着给哈利解咒首先还想着你们的店铺真是掉进金加隆去了!”罗恩的反驳。

整个仓库闹闹嚷嚷,男声和女声的声音此起彼伏分贝过高。
哈利简直被闹得头晕眼花,手上的伤口好像还在滴血。他怀疑自己都有些贫血了。

“够了!”一个女声愤怒地喊停。

“不拍照片,不约谢谢。解不出来我们去找庞弗雷夫人。”

哈利心平气和地安排。

“还好我带着隐形衣,”哈利嘀咕,“那边那个白鼬,赶紧滚过来,否则就让你自己大摇大摆地从这扇门出去!”哈利捏着隐形衣威胁。

“罗恩,赫敏,你们帮我回去和麦格教授说明情况……如果都解不了咒我跟马尔福应该要请假了。你们去格兰芬多塔楼等我!”

“至于你们俩,”哈利板着脸转过来对着弗雷德和乔治,“等我恢复了看我回来怎么收拾你俩。” 他恶狠狠地说。

“不!!!!”双子假意夸张地哀嚎。

“看来战时的领导习惯保持的不错啊波特。”马尔福凑过来,钻进隐形衣里,还是没忍住刺了一句。

“马尔福,闭嘴。”哈利阴沉个脸,“都是你的错。”

看在隐形衣的份上,马尔福勉强没说话。



还好变性镜子让他们俩身高和体重都有了不小的变化。否则隐形衣塞下两个成年男人的难度太大。德拉科虽然老嘲笑哈利矮,他也不过只比哈利高5cm的样子,虽然现在两人都变矮了,哈利却绝望地发现高度差还放在那里,不增不减。


哈利高高举着隐形衣,但还是没有足够空间。弓着身子走路的德拉科有些气恼和不耐烦,终于在走到一半的时候一把将隐形衣的控制权夺了过去。顺手把哈利往怀里拉了一下,反应过来以后红着耳朵凶神恶煞地俯视哈利,好像她会对她吐什么恶咒。

哈利没顾得上生气,窝在马尔福怀里的她不可避免地凑到了一些不可描述的地方。纯情的小直男脸红到脖子。

德拉科若有所思地盯着哈利的脸愣了五秒,生硬地转开了目光,不说话了。

两个人在白茫茫冰雪覆盖的世界里相依着走着,身子都暖烘烘的。

评论

热度(83)

  1. 红茶杯与苦咖啡正经蚊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