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杯与苦咖啡

欧美迷,反派控,一生无悔入HP,沉迷德哈无法自拔,副EC/锤基/虫绿/福华/盾冬/亚梅/绿基巴叉闺蜜组,表白铁罐爸爸,随时入坑向,恋与/全职/魔道/镇魂/默读,非典型性杂食博爱党,周叶不离,男神遍地走,乙腐通吃

【德哈】梦游症

屿离森时:

战后预警!!!

这是一个要治愈全世界的故事(并不

前篇:2.



3.

“亲爱的,你已经好很多了,”庞弗雷夫人愉快地说,“除了按时吃药,多和别人交流对你的病情也很有帮助——你也可以多去户外走走,放松一下心情。”


哈利点了点头。


“那么,这是这个星期的药,减小了剂量,先观察一段时间再确定要不要停药。”


哈利接过几瓶像福灵剂一样的东西,庞弗雷夫人又问:“对了,马尔福先生来了吗?”


“嗯,他在门口,要我把他叫进来吗?”


“是的,麻烦你了,噢等等——”庞弗雷夫人又把哈利叫住,看上去有些纠结,“嗯,有一件事我想先和你说一下——虽然马尔福先生不让我跟你说,但我觉得作为他的室友你应该知道……”


哈利愣了一下。


“马尔福先生有很严重的情感缺失症,虽然正在治疗,但是如你所见,效果并不明显——但是这种病不会对他的正常生活造成什么影响,所以他一直拒绝去圣芒戈治疗。”


“他不让我告诉你他得病的事情,怕影响你的治疗——作为专业治疗师我可以保证这是一派胡言,和他在一起你很安全,所以我希望你不要有什么顾虑,多进行一些交流,也能对他的病情有帮助。”


哈利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劈得有点头晕,点了点头就出去了。





“好些了吗?”


“还行……庞弗雷夫人找你。”哈利揉了揉太阳穴,看见德拉科挑眉,又补了一句。


“那个,我今晚可以直接去找你吗?——我是说,反正我也会梦游过去,这样反而没那么麻烦……”


“当然可以,”德拉科打断他,越过他的肩膀推开门进了医务室,随后又回头对哈利说:“你先回去吧,晚上见。”





哈利午睡的时候做了一个梦,尽管很短暂,梦里的绝望却几乎把他溺死。


他看见一片灰蓝色的海,连海岸都是惨白的,延伸到远方是铅色的天空,乌云在无声地翻滚着,空气里到处都是潮腥的气味。


没有海鸟和潮声,整个世界都像是陷入了凝固的死亡里。


哈利四下张望,本能地想喊罗恩和赫敏,却在看见海边的一个身影后哽住了喉咙。


德拉科。


他正在走向大海,以一种迎接死亡的姿态,像幽灵一般地移动着。


哈利可以看见他垂下的头,再没有以往的骄傲和尊严,而是充满了绝望与腐朽。


哈利想拉住他,却无法挪动分毫。


他看见远处一个浪花以缓慢而沉重的速度将德拉科一点点吞没。


他自始至终都没有反抗一下,那么安然地,接受这样的命运。


周围又恢复了毫无生气的沉寂,空气越来越沉重,他开始感到窒息,眼前也开始模糊——


哈利几乎是尖叫着醒来的。


之后的一整个下午哈利都是浑浑噩噩的,以至于吃晚饭的时候罗恩一直跟他絮絮叨叨金妮的事,他都毫无反应。


“嘿哥们,她是真的喜欢你,”罗恩忿忿地拿起一个鸡腿,“可是为什么大战结束了你反而要和她分手呢?”


“罗恩!”赫敏一个劲给他使眼色,让他闭嘴,罗恩委屈地看了一眼哈利,把气都撒在了食物上。


哈利尴尬地低头用叉子划拉着牛肉。



“我不知道,也许我一开始就没有那么喜欢她?……总之,我觉得我们在一起不是正确的选择,早点说清楚对谁都有好处。”


哈利最后耸了耸肩,看着罗恩挫败地咬了一大口糖浆馅饼结束了晚餐。





晚上,哈利几乎是在罗恩的鼾声响起的那一瞬间就抓起了隐形衣,他不懂自己为什么这么急切,但是他有些事情要搞清楚。


斯莱特林的级长寝室没锁门,哈利只是轻轻拧了一下门把手它就打开了——感谢梅林,今晚罗恩睡得很早,德拉科甚至还没有合上他的睡前读物。


“晚上好,波特。”


哈利走到床边才扯下隐形衣:“我觉得我们有必要讨论一些事情。”


德拉科先是安静了一会,随后垂下灰色的眼睛:“这么说,庞弗雷夫人都跟你讲了?”


“大概。”


沉默了很久,德拉科抿着嘴唇。


“我没有感觉不舒服或者别的什么,”哈利烦躁地摘下眼镜丢在床头,祖母绿色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德拉科,“我只是不明白你为什么觉得全世界都会介意你这该死的病!没有人责怪你,我——我是说我们,所有人,都试图把你从你那可笑的抑郁里解救出来,可是你为什么不能放过你自己呢?”


“……”


“我知道目睹死亡很残忍,但是克拉布的死不是你的错,况且你在最后选择了拯救所有人。”


“德拉科——别露出这种表情,你说过我可以这样叫你。”哈利在他身边坐下来,伸手抓过他的手腕,德拉科想收回手,但是宽大的睡衣衣袖却被哈利撩了上去。


哈利看着那个标记,上面有些伤痕,显然是标记的主人试图磨灭它,但是失败了。


“过去不是什么可怕的东西。”





“……波特,你听上去像个专业的心理教授。”


德拉科戏谑道,表情终于缓和了下来。


“但是还是要谢谢你,我会好好配合治疗的。”




哈利长呼了一口气,咧开嘴笑了一下,驾轻就熟的掀开被子的一角钻进去:“那么,我想解决了心理问题的教授可以休息了?”



“当然,”德拉科合起书,也难得地勾起嘴角,“还是说你想要一个晚安吻之类的?”



“不需要谢谢。”



“那么,晚安,波特教授。”



TBC

悄悄更新嘿嘿__(:з」∠)_现在有几个小天使没睡呢XD

这次是不是超级多!!!拖了蛮久,修改了两次,一直在纠结什么时候才能写他俩挑明了好捉急啊xxx

可是我又爱死了他俩互撩__(:з」∠)_啊我是不是没救了

噢你们要感谢我今天早上吃的云吞,太好吃了吃完之后灵感爆发!天哪怎么会有这么好吃的云吞!

前篇的链接一直不蓝我也很无奈,连字体都欺负我???明天再编辑了哼

好啦懒癌作者要睡了,大家晚安(笔芯

评论

热度(3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