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杯与苦咖啡

欧美迷,反派控,一生无悔入HP,沉迷德哈无法自拔,副EC/锤基/虫绿/福华/盾冬/亚梅/绿基巴叉闺蜜组,表白铁罐爸爸,随时入坑向,恋与/全职/魔道/镇魂/默读,非典型性杂食博爱党,周叶不离,男神遍地走,乙腐通吃

【Drarry/德哈】尘嚣(ABO)(一)

顾尧:

【Drarry/德哈】尘嚣(ABO)
A拽XO哈(这不废话)
有私设,ooc有

1.
几乎没有人会怀疑救世主不是Alpha。
毕竟他是个坚强的男孩儿,学习努力并且各科成绩也很好(当然除了魔药学),打败了伏地魔让魔法世界重新得到和平安定。
可偏偏他就是个Omega。
知道这件事的人不多,除了小天狼星,邓布利多等一些长辈外,他也就告诉了Heimione,这个聪慧的褐发女孩。
要不然他上哪儿去搞抑制剂。
每次发情期,他都会躲起来,自己熬过去,小心的不让自己的信息素散发出去。
加上他的信息素味道很特殊,是Margaria的味道,很浓郁,气味特殊,龙舌兰酒很好的为他做了掩盖,偶尔被人闻到了,也不会怀疑拥有这种信息素的救世主,是个Omega。

“加油Harry!抓住金色飞贼!”
魁地奇赛场上,Harry骑着扫帚,压低身形,去抓飞在他前方的金色飞贼,他的耳边全是风声,还有场外传来的呐喊声。
他突然闻到了淡淡的红茶味。
Harry侧头,果不其然的看见了Draco。
那人一头金发被风吹的乱扬,转头眯着眼看他,嘴角露出一个挑衅的笑容,Harry也缓缓勾唇笑了。
这些日子以来,他和Draco的关系改进了不少。当初那段时间Draco消沉了一段时间,但也缓了过来,脾气也是好了不少。
“打个赌吧。”他的耳边又响起了比赛前Draco带着淡淡笑意的声音,“如果你赢了,我就告诉你一件事情。”
“老套。”自己不屑的笑了一下,却又追问,“如果我输了呢?”
“如果你输了,”Draco白皙的手指磨蹭了一下他手上的戒指,“我就……”
他还没来的及作出承诺,比赛就开始了。

Harry的鼻尖一直萦绕着一股好闻的红茶味,他无意识的用舌头舔了舔嘴唇,朝着金色飞贼飞去,嘴角是势在必得的笑容。
“Gryffindor!”
毫无悬念,Harry又一次成功的抓住了狡猾的飞贼,并且稳稳地落到了地上。Draco和他同时落地,微笑着对他点了点头,Harry刚想说什么,但他已经被围上来的好友们的热情所淹没了,他所能看到的,也仅仅是Draco越来越远的金色发丝。

2.
Harry再次见到Draco已经是两天后了,比赛完的那天,Draco就回了庄园,不知道处理些什么事情,到今天才回来。
Harry一如既往的在魔药课上懊恼的揉自己的头发,让那头黑发更乱更翘了,信息素隐约散了出来,连隔壁桌的Draco都多看了他两眼。当事人自然是不知道,他用手扶着额头,不知道该拿手上的材料怎么办。
Heimione叹了口气,趁着Snape不注意悄悄侧头提示Harry,Harry虚心听着,制作速度快了许多。
有一只纸鹤突兀的落到了他手边,Harry一惊,瞥了一眼Draco,但Draco并未看他,神情淡漠,专注于手中的材料,好像那只纸鹤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Harry撇撇嘴,打开那只纸鹤。
晚饭后,有求必应屋。
Harry快速看完,把展开的纸张夹在课本里,又转头去看Draco。
这次Draco看着他,露出一个他熟悉的冰冷笑容。Harry一颤,低下头去不再看对方。
接下来的一天他都过得心不在焉,脑海里一直回想着Draco那个冰冷的笑,甚至连教授的提问他都没有回答上来,让格兰芬多扣了五分。
“Harry,你怎么了?”心细的Heimione发现了Harry的走神,凑上来问他,Harry冲她摇了摇头,“没事的。对了,今晚就不和你们一起回休息室了。”Heimione疑惑地看他,却并未追问。
快速吃完晚饭,Harry抱着一推书和几张牛皮纸去了有求必应屋,Draco还没有来,他索性找了张桌子坐下,开始写要命的魔药作业。但他的羽毛笔在牛皮纸上划拉了几下,半天还是没有写出几个字来。
“我总算知道你的魔药学成绩为什么那么低了。”熟悉的男声从他背后传来,Harry被吓了一跳,差点弹跳起来,被搭在肩膀上的手指压了回去,接着那双手的主人的主人毫不留情的在他的作业里找出了几个错误。
Harry面红耳赤,半晌才开口阻止他,“够了Malfoy,我不是来听你讲这个的。”Draco顿了一下,拉开椅子在他对面坐下,双手交叠放在桌子上,对着他笑了,“也对。”
他又起身,凑到Harry耳边,Alpha的气息逐渐接近,Harry不动神色的后退了一些,Draco在他耳边笑,气息温暖无比,说出来的话却是让Harry的脸色刷的惨白。
他说,“我知道你是Omega。”
Harry猛的站了起来,椅子被他一带,摔在地上。


TBC

评论

热度(3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