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杯与苦咖啡

欧美迷,反派控,一生无悔入HP,沉迷德哈无法自拔,副EC/锤基/虫绿/福华/盾冬/亚梅/绿基巴叉闺蜜组,表白铁罐爸爸,随时入坑向,恋与/全职/魔道/镇魂/默读,非典型性杂食博爱党,周叶不离,男神遍地走,乙腐通吃

【德哈】和自己的死对头兼室友睡了该怎么办?

缤纷果酒:

 @胤氏书院_胤绫  @木玄机 偷懒把你们点的德哈算在一起啦哈哈哈哈别打我x


战后注意,同居注意,知乎体注意


人物属于罗琳阿姨,其他的都归我


匿名用户


[8356人赞同了该回答]


  事情是这样的,两个月之前我和前妻进行了友好的会谈,然后和平分手,我搬了出来把房子留给了她和孩子。因为工作突然变多,我没什么时间去找新的住处,接连几天都是在办公室过的夜,我的两个好友对此非常担心【暂时叫他们H和R吧】R到处帮我找房子,我很感动,他也很给力地帮我找到了一个很好的住处。


  嗯,环境整洁,家具齐全,房东太太是一位很好相处的女士。


  除了租金太贵这一点,根本没什么能让我挑错的地方了。


  其实租金贵也是有原因的,房东太太告诉我这里本来是四人间,地方宽敞,但是目前只有我一个人要住,所以我一个人得付四个人的房租。


  我算了一下,发现如果能多三个室友的话我的工资就能保住。


  我是不介意和别人住一间的,嗯,我在霍格沃茨就读的时候属于格兰芬多,大家都知道的,塔里的房间基本上都是几个人一起。于是我开始四处张贴募招室友的传单。没什么值得挑剔的,这也是最好的选择。


  幸运的是我很快找到了愿意与我合租的室友,不幸的是——是他。


  他...怎么说呢,我十一岁那年认识他,之后的七年里我们就没有友好和善地在一起相处过,具体实情就不详述了【掉马就糟糕了】,总而言之就是那种很标准的死对头吧。


  年轻一点的时候我以为他是个恶人,后来我明白善恶其实没有那么界限分明,他给了我很多惊讶,也是很多我有些看不懂的地方,后来渐渐的我知道,他并不是那样的,至少没有我起初想的那么坏。


  但是,这并不代表我就愿意和他住在一起,你们根本就不知道这个男人有多鸡毛,一身的贵族毛病。对没错,他属于一个古老的纯血家族,现在应该是家主了;对没错,他是个斯莱特林。


  起初接到来信的时候我并不知道是他,只知道是一个愿意付三人份房租的大款,有点小洁癖的那种,和三个人住一起跟和一个人住一起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差别。他说自己暂时不能抽出空来看房,于是我很详细地给他写了一下屋内的摆设,他似乎不太满意,不过他把自己的生活习惯和日常作息都告诉了我,并且表示如果不介意的话过几天他就住进来。


  我想着这事早解决早放松就同意了。


  现在想想还是后悔,我当初怎么不先约他见个面呢???


  因此门开的时候我抬头看见的是他的脸的时候。


  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描述那种感觉,总是很糟糕很惊吓就对了。


  我把门拍到了他的脸上,他很生气,就在我们快打起来的时候房东太太出现了。


  她很抱歉地对我说,因为刚好在楼下遇见的的原因她已经顺便和他签了契约了。


  一年的契约。


  也就是说,


  我要和这个男人


  在一起


  住整整一年。


  整整一年!!


  他就挺着他那张欠揍的脸嘲讽我说:“哎呀看来我们的救世主得委屈委屈自己了。”


  我,我付不起违约金,我忍。


  过了这么久了,我还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他放着一个好好的庄园不住,偏偏要来和人合租。我问过他,他只给了我一个白眼和一个充满阴谋意味的微笑。


  好吧,我和他已经在一起住了半个月了,我看到了很多......不一样的他。


  比如说,一个喝醉的他。


  这天我下班回家已经是比较晚了,我是一个傲罗,大家都知道的最近一些伏地魔余党比较活跃。回归正题,我一回家就看见他瘫在沙发上醉成一滩烂泥,整个客厅里都是白兰地的味道,他蓄下的长发很凌乱地散在他的肩上,衣衫半解。我第一次看见他这么狼狈:不修边幅,满面通红。


  出于人道主义我把他扶到卫生间,他大概是喝懵了,一转身就是把我摁在墙上,盯着我看了半天。我推开他,他也很顺从地被推开了,嘟囔了一句什么我没听见,只隐隐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然后我回房间换衣服去了,等我出来的时候他又从卫生间里跑了出来,坐在沙发上喝酒。


  我有点生气,但他看起来很需要人陪,我就没有发火。


  毕竟还要在一起做十一个月的室友,我觉得这大概是一个缓和关系的好时机,就也坐了下来跟他一起喝。


  然而实际上,他什么也没说,我也什么也没说。我们俩就一直喝喝喝喝,我忘记是什么点燃了导火索,也忘了为什么我没有反抗。


  总之,就像三俗小说里写的那样,酒后乱性,我和他睡了。


  我拒绝回答谁上谁下这个问题。  :)


  我只记得我和他打了起来,他很愤怒,我也很愤怒,我把他推倒在沙发上坐在他身上打他,当我争论着什么的时候,他很用力地扯住我的衣领,吻住了我。


  然后事情就像脱缰的野马一样变得一发不可收拾起来。


  我到现在也感觉很晕眩,第二天我们之间非常沉默,我几乎是打仗一样地收拾好自己跑去上班。我问了H【之前说过的那位】,她只是说:“你们都是成年人了,打个炮其实也没关系。”然后告诉我不要跟R讲。


  于是我回家,很严肃地跟他说要谈谈。


  然后我们又睡了。


  我像着了魔一样,我觉得自己大概是被下了爱情魔药,是的,我没有拒绝他,我觉得这真的难以令人理解,我以为我们是死对头,绝对合不来的那种。


  但是他跟我表白了,他说他喜欢我,一直都是。


  他简直疯了!我也要疯了!


  现在我该怎么办????


----------------------------------------------------------------------------


  谢谢大家,我们已经在一起了。


----------------------------------------------------------------------------


  好的现在我知道这栋房子是他的了:)


8.3k|           465条评论      分享       收藏        感谢        ···


一发完哈哈哈


本来是想写论坛体的但是我不会想id所以就是知乎了。


爱情魔药不会使服用者真正爱上某人哦XD


想看评论的话我看看有多少人想看,如果多的话就会写的。


有BUG欢迎指出!

评论

热度(232)

  1. 红茶杯与苦咖啡缤纷果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