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杯与苦咖啡

欧美迷,反派控,一生无悔入HP,沉迷德哈无法自拔,副EC/锤基/虫绿/福华/盾冬/亚梅/绿基巴叉闺蜜组,表白铁罐爸爸,随时入坑向,恋与/全职/魔道/镇魂/默读,非典型性杂食博爱党,周叶不离,男神遍地走,乙腐通吃

我的死对头不可能那么可爱!2(德哈)

正经蚊:

好像上一个忘记写1了……

有暂时性双性转情节,雷请误入。




“马尔福!”哈利大叫。

“你为什么在这!”两个人同时发声。

“这其实是我们的金主。”乔治指了指哈利,弗雷德则见怪不怪地收拾起了东西。

“哦,真令人难以相信。”马尔福慢吞吞地说,“你竟然会投资这里,看来人不可貌相啊疤头。”

“你呢?你为什么会在这儿?混蛋是种病,我们治不好。”

“别那么有敌意疤头。”马尔福欠扁一笑,“我可是来代表马尔福家谈生意的。”

“拒绝!”哈利不假思索地说,然后马上被捂住嘴塞到弗雷德后面,乔治在最前面义正严辞地说,“我们是说,很高兴做成这笔生意。你随便看看,有喜欢的告诉我们,我们再商量价格。”


韦斯莱居然有一天因为马尔福捂住了我的嘴!哈利绝望地想,梅林的秋裤,我要让莫莉夫人给你们寄吼叫信。

“比如说这个,这个是最新研究。”乔治兴致勃勃地给马尔福介绍产品,弗雷德在旁边一唱一和。

“如果你想自己试试”
“如果一直有个隐秘的梦想”
“不敢实施”
“我们帮你实现”
唰,韦斯莱兄弟拉下一面遮盖的布,是一块镜子,看起来平平无奇。
“干什么的?”马尔福问,“什么梦想?”

“变个性别!!”

哈利发誓马尔福脸都绿了,“我为什么要有这种梦想?”

“咳”弗雷德假咳一声,
“开个玩笑”乔治接上
“那你也可以……”
“做个小恶作剧”
“穿过镜子,会暂时改变性别。”
“持续6到8个小时。”

“那倒是很不错……”马尔福若有所思。哈利盯着他通红的耳根同样这样想。然后他们同时转头互相打量了彼此一眼,然后又一起大怒,“看我做什么!变态疤头/白鼬!!”

“长成你这个样子的女孩……天哪真不敢想象,我都要吐了。”马尔福夸张地呕了一声。“为了把你嫁出去,可得搭上多少嫁妆?不过还好,你是救世主嘛,‘活下来的女孩’。大家都会努力去喜欢你的。”

哈利的脸涨红了,心里不可抑制地升起了一股怒气。他猛地把魔杖抽出来对准马尔福,因为怒气而压低的声音听起来嘶嘶嘶的有些可怕。

马尔福惊慌地不住退后,刚刚那股子傲慢的劲没了,他紧张地看着哈利,一张还算顺眼的脸蛋皱在了一起。

“如果你变成了女孩,那只会暴露出你徒有虚表,脑袋空空的现实。虽然现在也是事实,到那时你无疑可以用你那孔雀一样的外表去魅惑别人了。因为除此以外,你什么都不会!”

马尔福的脸因为怒气扭曲得更厉害了,他也抽出了魔杖对准哈利。

“嘿!伙计们!”收货归来的弗雷德和乔治拿着一堆稀奇古怪五颜六色的魔药,紧张地看着他们。

“有什么话好好说,哈利,马尔福,放下你们的魔杖。相信我,你并不想沾上我们店里的有些东西。”弗雷德安抚地说。

乔治说,“没错,尤其是……”

“门牙赛大棒!”
“塔朗泰拉舞!”

红色的咒语和绿色的咒语击中在了一起。哈利本只想用简单的恶作剧咒语给马尔福一个难忘的下午,结果没想到马尔福接住了并且抵消了。

看来战争还是改变了些的。
纨绔子弟的代表居然接住了哈利波特的恶咒。真是个令巫师人心不稳的消息。

他们同时被咒语的冲击击飞出去,打碎了身后的镜子。



要不是事后两人的表情都太过于生无可恋。他都要怀疑这俩是不是故意的了。

而当下,乔治只能护住脸不被玻璃割伤,然后轻轻说“尤其是这些试验品。”

——————
哈利在一片头晕目眩中试图起身,但是失败了。小小的玻璃碎片刺进了手心。在头脑里预测的疼痛不大,但事实却是,他像个刚入学的马尔福一样娇气地尖叫了一声。

进入耳膜的尖尖细细的,实在不像是他这种提前进入青春期和变声期的糙汉子发出的声音。

“哦梅林啊,你对我做了什么破特!!!”一个怒气满满的女声大声地说。

哈利这才反应过来,他们……刚刚……似乎……穿过了…那扇奇怪的镜子?


乱乱卷卷的头发延长至耳边,他摸摸自己的皮肤。细腻柔软,手也变小了一圈,脖子,锁骨,好吧,打住了他不敢再摸了。

抬头,他愣了一下。

一个满面怒色的少女坐在那边那片废墟里。套着黑色的袍子也能看出身材超棒,(哈利忍不住摸了一把自己,嗯,好像也不错哎。),长长的金发顺滑光泽,披散在身后。女孩整个五官都很精致,一看就有种承袭贵族世家的气质。虽然快被此时惊恐的表情给毁了。


韦斯莱兄弟感兴趣地踱过来,兴致勃勃地看着新出炉的女孩们,不住地上下打量。

“马尔福,你刚刚那话真是有失偏颇,看看哈利的女孩……嗯?多好看,该叫你哈莉?哈莉斯?”

哈利对于这种飞来横祸表现的处变不惊有气无力,“还是哈利,谢谢,请告诉我你们有解药对吗?”

“哦不不不,”弗雷德拆开了一颗手上拿着的糖,“刚刚就告诉你们了这些都是实验品,还没打算拿出去买呢。性能非常不稳定。”乔治一把抢过糖吃掉,耳朵开始冒烟。

“那我们这个状态要持续多久?”一个又尖又冷的声音如是问,哈利撇撇嘴,想刚刚还觉得马尔福好看呢一说话就破坏气质。

“这可不好说,”弗雷德愉悦地看着兄弟冒烟,“应该不会长吧,毕竟魔药总量也不是很多。”

“你们用了魔药?”马尔福少女站了起来,走过来眯着眼睛问,“告诉我用了些什么材料,我可以试试解药。”

“好吧。”弗雷德对乔治说,“你去找找,那本书在哪呢。”

弗雷德比划了一下,说“哦,我还不知道改变性别居然连身高都缩水了?得记下来。”哈利和德拉科同时不爽,感情我们是你们的小白鼠?

“还缩水?”马尔福探头探脑地看着还坐着的哈利。眼睛里闪过一丝不明的意味,“怪不得破特现在看起来就像一个刚刚入学的格兰芬多小巨怪。”

“我可以让你再穿一次镜子,要不要试试,马尔福?说不定你就变回来了呢?”哈利忍痛从地上爬起来,一边用鲜血淋漓的手再次握住魔杖对准马尔福少女。

“哦,再穿一次镜子,这是个主意哈利,要试试吗?”拿着一大本厚厚的笔记的乔治道。

“算了,你们这种实验品,我可不信任,要穿你自己穿,破特。”马尔福翻看着那本笔记,漫不经心地说。

哈利还想说点什么,但是面对高挑迷人的马尔福少女他实在有些说不出口,大概骨子里他还是有麻瓜们说绅士风度的烙印的。他已经完全忽视了他现在也是个可爱少女的事实。愤愤不平涨红了脸的样子,马尔福看都不敢看。


就在屋子里陷入一片莫名的寂静之时,敲门声响了,然后是罗恩的大嗓门,“嘿,哈利你在这吗?赫敏和我买好了所有东西,想去酒吧喝一杯。你来吗?”

“就来!”哈利喊出了声,然后绝望地捂住了嘴,瞥到旁边马尔福一个轻蔑的笑。

等等!梅林,他不该答话的!

“啊?你是谁啊?哈利呢?我们进来了啊!”

“不要!”两个女声同时出声。

太晚了。
————————
罗恩看着屋里诡异的情况,小心翼翼地拉着赫敏走近了几步,在看见哈利魔杖的时候赫敏变了脸色。

“哈利?你是哈利!老天,这是发生了什么?你在实验他们的新产品吗?”

“你是哈利?”罗恩饶有兴致地凑过来,“梅林,哈利,你这样可真好看。赫敏都没有……”

“这是个很复杂的情况……我待会给你们解释,罗恩。”哈利打断了他,再不打断罗恩的新女友就会岌岌可危了。

“那这又是谁?梅林,是斯莱特林院的?也变成女孩了?”

“观察还算敏锐啊韦斯莱。”马尔福少女开口了。“如果你们可以看好你们鲁莽愚蠢的朋友,这一切就都不会发生了。”趾高气扬的语气。

罗恩扭头,“我觉得她很像一个人,不会是我想的那个人吧,哈利?”

“就是德拉科马尔福”哈利点头,看到马尔福因为罗恩用“她”而气恼的样子愉悦地说。

“好了,先生们……和小姐们……我们不应该先解决问题吗?”赫敏介入了一场即将开始的大战。





一剂魔药可以解决的事情我为什么要写个镜子?ˊ_>ˋ
算了巫师界有什么符合常理的?

评论

热度(70)

  1. 红茶杯与苦咖啡正经蚊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