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杯与苦咖啡

欧美迷,反派控,一生无悔入HP,沉迷德哈无法自拔,副EC/锤基/虫绿/福华/盾冬/亚梅/绿基巴叉闺蜜组,表白铁罐爸爸,随时入坑向,恋与/全职/魔道/镇魂/默读,非典型性杂食博爱党,周叶不离,男神遍地走,乙腐通吃

【DH】莴苣少年(小甜饼一发完)

月明千里:

六一儿童节活动文【。童话系列,原版为莴苣姑娘233333


阅读提示:
AU架空·魔幻背景·神他么短·OOC·这个世界没有坏人·放飞自我·放飞自我·放飞自我
尤其是老伏,已经不是原来的老伏了【远目】


1.
马尔福家的魔法塔炸了!得到这个消息的魔法师们奔走相告,大家纷纷表示喜闻乐见喜大普奔,于是唉声叹气的德拉科·马尔福愈发与整个世界格格不入。
高塔既是魔法师们名望、财富和智慧的象征,也是对过去时代的缅怀见证。
从许多年前开始,即使积累了足够的魔晶和稀有材料,建造魔法塔也得通过评议会的审查。一般情况下,只有对世界做出了巨大贡献的大魔法师才有资格——
天知道为什么,马尔福家的先祖以“我开启了魔法世界美容美发时代”为理由,申请到了资格。
魔法工作者们纷纷表示这里面一定存在不为人知的特殊交易。
战争和时光都可以将塔楼摧毁,然而马尔福塔的损坏理由实在令人难以启齿。一个晴朗的早晨,年轻的马尔福先生受父亲所托,在塔楼顶端实验室进行生发魔药的研究。他不小心将蟾蜍爪子和蜥蜴爪子弄混了,于是魔药和实验室一起炸成了烟花。
接着,仿佛被推了一下的多米诺骨牌,魔法塔自上而下迅速崩毁。
“我发誓再也不替我爸爸研究生发魔药了!”
助手潘西用怜悯的眼神看着振振有词的初级魔法师:“想想怎么和你爸爸交代。”她用漂浮术从废墟里拖出了几件袍子,带上飞天扫帚就走了。小姑娘希望能在另一座魔法塔找到工作,如果不能,干点儿扫地的活儿也可以。
闯了大祸的马尔福家继承人头痛不已,眼前发黑。
2.
哈利·波特如果成长在父母的身边,他应该是个勇敢热情天真活泼的小魔法师。可世事难料,因为莉莉•波特怀孕的时候特别想吃莴苣,她中年多动症的丈夫就去偷了隔壁某位秃顶没鼻子暴脾气老头儿的菜……
莴苣十分漂亮,茎秆上有道闪电的痕迹。
哈利的脑门儿自出生起就有一道闪电印记,很快地,他被伏地魔作为菜钱带走了……过了一天又被扔包袱似的扔了回来,因为伟大的黑魔王不会带孩子。
面对婴儿嘹亮的哭声和浸湿的尿布,伏地魔心如死灰,表示与其照看孩子不如去屠龙。
等到哈利三岁断了奶,爱种菜的·大魔导师·自称黑魔王·伏地魔才把他命定的学徒带回他自己偷着建的魔法塔。
后来小哈利被他的导师宠成了活泼勇敢善良的小公举,头发超长还死宅的那种。
魔法师们向来讲究天赋,哈利的黑魔法造诣颇高,平时逮鸟遛猫不成问题,还驯服了一只猫头鹰帮他送信。正因如此,在房间里就可以玩得很愉快的小魔法师,完全没有出门的欲望。伏地魔也曾要求他偶尔出去照看自家菜地,哈利以头发太长容易沾泥为理由,拒绝了。
伏地魔塔建成约有一百三十年,哈利在这里住了十三年。前阵子暴雨连绵,梯子太过潮湿长了木耳,酥得一碰就碎。而大魔导师真的很老了,骑着扫帚上楼送饭又太累,所以他决定把篮子系在哈利的头发上,让他自己提上去。
“哈利!来拿水果馅饼!”
“好的大王,没问题大王!大王你要不要上来看我新做的水晶球?”
于是伏地魔拽着哈利的辫子,被提上了楼。
很多人都认为老魔法师处于长久的中二期,坚持要求别人称自己大王的实在不多。可是伏地魔也真的老了,身体轻得吓人,和一篮馅饼差不多。
3.
长头发真是惹人厌烦。
口嫌体正直的年轻魔法师德拉科·马尔福挑起一缕自己的金发,陶醉地嗅了嗅。当他发觉自己愚蠢的行为,立即像个受惊的松鼠似的环视周围,确认无人才松了口气。
其实他是个重度发控!热爱头发是马尔福家的命运!从血脉里继承的爱好实在是难以戒除!但他不愿意承认这点——
太羞耻了。
他今年十六岁,年轻英俊,财富颇丰,魔法能力强大,善于配置魔药……因为炸了自家魔法塔害怕被爸爸追责,所以在往黑暗森林的逃亡途中。他听说这片阴暗的森林里住着上个世纪最后一位建塔的大魔导师,所以来碰碰运气,说不定对方知道如何修复损坏的魔法塔。
天色渐渐晚了,夕阳逐渐敛去橙红的光芒。德拉科走了整整一天,身心俱疲,当一大丛看起来很柔软的黑色植物撞入视线,他毫不犹豫地躺了上去,任由卷曲黑亮的“魔法植物”缠住他的身体,直接陷入了深眠。
    ……
今天哈利把头发和一周的食物一起拉上楼的时候,发现发梢长了蘑菇。一定是雨天放出去又没晾干的原因。他把小蘑菇揪下来,放进雕花的玻璃小瓶栽培。
想了一会儿,哈利把编成一股的发辫散开,从窗口抖下去。很快,一条黑色的瀑布蜿蜒而下。由于长时间编在一起,他的头发弯出有规律的波纹,但徐徐微风吹来,它们开始互相纠缠,难分难舍。
到了晚上收头发的时候,哈利觉得特别沉,特别沉,比两个伏地魔加起来还要沉。但他没有在意这些细节,把一大蓬头发堆到地板上,也睡了。
4.
哈利很久没有见到除了伏地魔以外的人了,而且泛着霉味的羊皮书籍里插图总是奇形怪状,对比之下,使得他见到德拉科·马尔福的第一眼就觉得十分惊艳。
况且对方正坐在墙角,一心一意地梳理他打结的长发。窗口的阳光在德拉科白皙的脸蛋上跳跃,一瞬间,哈利屏住了呼吸,感到心脏被一柄重锤击中了。
清晨加美人,等于睡裤被顶了个帐篷。
    为了掩饰自己莫名其妙的反应,哈利紧张地开始了语速极快的自我介绍:
“咳,嗯……我叫哈利,哈利·波特。老师生气的时候会叫我莴苣,因为他说我是他用一颗珍贵的闪电莴苣换回来的。”
“德拉科·马尔福,很高兴认识你。”
金发少年抱着一丛头发露出灿烂微笑,像精灵抱着花朵,矮人抱着酒瓶,巨龙收拢怀中财宝,只想prprpr。
坠入爱河并且打算淹死在里面是多么顺理成章的事。
哈利感到自己错过了无数有趣的事情,他在德拉科的描述中见到了一个丰富多彩的世界,比书中描写的还要好。这下他甚至想离开塔楼,去外面闯荡一番。而德拉科在哈利身上发现了他向来缺少的勇敢和正直,当然,还有一百多米美到令人无法呼吸的黑发。
家长来得不是很及时。等到该发生的和不该发生的都发生了,天真纯洁的小哈利都学会了驾驶马车,大魔导师才匆匆而至。
“哈利!菜地里的玉米熟了!放篮子下来!”
“好的大王!”
伏地魔抬头看见哈利放下来的头发被编成了鱼骨辫,感到十分震惊,进而心痛如绞。他宠着长大的小公举向来只会编麻花辫,是因为伏地魔只会麻花辫,如果哈利突然学会了别的发式,一定是因为别人来过了。
天哪小公举是不是要离开他辣。
而且,他刚刚知道他把比别人家孩子抢过来养居然是犯法的。


5.
悲愤的大魔导师坐着午饭篮上塔了,气势汹汹,剪刀挥舞。此时德拉科已经离开,打算带些森林里的特产给哈利。
等到看见哈利愉快的笑容,和献宝似的捧过来的小蘑菇,老魔导师就跟放了气儿的气球一样,立即温柔了许多。
“有人来过?”伏地魔逼问。
“有。”哈利低头承认,脖颈上露出点点红痕。
“……你们睡了?”伏地魔难以置信,握着剪刀的手颤巍巍的。
“嗯。”。哈利露出满足的微笑。
“……名字?”
“德拉科·马尔福。”
“马尔福?我知道这家人!一群热爱头发的变态!不仅如此,他们还注定会秃头!”
“老师您冷静一下……”
“如果我把你的头发剪掉,你会发现他根本不爱你,就不会被骗了。”大魔导师逼近他可爱的学徒,身上仿佛笼罩着黑色的雾气,一片风雨欲来的低压感。
哈利同意了,其实前几天他就想问德拉科了:“你爱我还是爱我的头发?我和头发掉水里了你先捞谁?”
在等待德拉科回来的过程中,师徒二人分食了一篮水果玉米,感到十分满足。
    ……
没了长发,一头乱毛的哈利,在德拉科看来和意外毁容了差不多。但真正的爱从不建立于外表之上。德拉科抱紧哈利痛哭流涕,并且对着戴了假发套的伏地魔怒吼:
“没用的!就算你有哈利的头发我也不会爱你的!”
一时房间里寂静无比。
伏地魔面色十分复杂。


6.
“我的头发还能长回来吗,老师?”
“能让头发生长的,只有爱。”
老魔导师摸了摸自己光溜溜的脑袋,感叹自己缺爱很多年。
不可否认伏地魔给了哈利很多的爱,虽然这种爱和他给予青菜们的爱是一样的。
当生气的魔导师将他的头发剪断时,哈利心中空落落的,仿佛失去了珍贵的东西,但是更多的是……
啊,头皮好轻松,感觉要飘起来了。
“我曾经有一头乌黑亮丽的卷发。被那个女人毁了。她带走了我的爱,我的头发,我的女儿……”
我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后来我才知道,贝拉早就和别人结婚了。”
因为男方不孕不育所以她跑出来随便找人生个孩子。
为了爱人建造的魔法塔,后来只住了一个拿莴苣换的小孩儿。老魔导师由衷希望小学徒能过得幸福。尽管曾经因为哈利的宅感到十分捉急,当哈利真正找到了伴侣,伏地魔有种自家菜地的莴苣被猪拱了的感觉。
最终人生赢家德拉科马尔福得到了哈利、哈利长发制作的假发套、一座住着哈利的魔法塔。
为了纪念失恋又没头发的大魔导师伏地魔,这座塔被命名为VS。
7.
马尔福家魔法塔的废墟上繁花开遍。
倾泻的魔法药剂催生了一大片生机勃勃的植物。参加学术研讨归来的魔导师卢修斯·马尔福暴跳如雷,发誓要把失踪的儿子逮回来暴打一顿。
不过那就是后来的事了。


END


考试那阵子忙成智障,考完又要去医院进行毕业实习了,今天才把LOFTER下回来_(:3」∠❀)_感谢还没取关的宝贝儿们。
原ID月浅灯深用了太久有点烦,现在这个名字是阴阳师里用的ID,我在B站-两心无间⊙v⊙

评论

热度(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