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杯与苦咖啡

欧美迷,反派控,一生无悔入HP,沉迷德哈无法自拔,副EC/锤基/虫绿/福华/盾冬/亚梅/绿基巴叉闺蜜组,表白铁罐爸爸,随时入坑向,恋与/全职/魔道/镇魂/默读,非典型性杂食博爱党,周叶不离,男神遍地走,乙腐通吃

【德哈】《灰色人生》 09

青有红:

 传送门:[1] [2] [3] [4] [5] [6] [7] [8]








009


 


为了就近监视,也为了及时调整接下来的行动,他们在距离艾丽莎所在的罗金魔药店不远的一条小巷里停留下来。这条路人烟罕至,充满了堆积的杂物,在施加了驱逐咒后不失为一个隐蔽的藏身地点。


哈利紧盯着不远处艾丽莎忙碌的身影,同时给部下传递着更改计划的通知。也许事情要比他想象得好的多,如果今晚的行动顺利,那么就可以提前收网了。越到这种时刻,他反而越发紧张起来。他的直觉告诉他,这起恐怖袭击案的背后一定另有隐情。一个沉寂了三年的人,在一切刚刚平静下来的敏感时期,突然开始作乱,哈利不认为这是巧合。三年来的傲罗经验告诉他,这世界上没有偶然,只有人为的必然。


他在办案的时候一向是心无旁骛,但此刻他的心上却反常的挂碍着另一件事。这让他的心情有些难以平静。


如果说以前哈利还不太相信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句话,那么德拉科的所作所为就给他上了生动的一课。之前的德拉科虽然性格跋扈恶劣,但由于自视甚高到对许多事不屑一顾的程度,从未沾染过什么恶习。没想到进了一次阿兹卡班,反而“多才多艺”起来。


北非红眼翼蛇的第二层皮是制作手套的绝佳材料。因为材质特殊,极度轻薄又不影响触感,一般用于处理一些棘手的魔药材料,几乎是魔药大师们必备的物品。但它同时有另一个臭名昭著的作用——隐匿之手。薄如皮肤,又不会留下痕迹,这样的特质使之成为一些惯偷和窃贼的必备工具。


这幅手套出现在德拉科身上不应该被用作后者,即使已经见过无数次他经济窘迫的情形,哈利对他的印象仍旧残留在三年前。一个挑剔而傲慢的阔绰少爷,只在意拥有最好的东西,而从不在乎价值的高低。他应该戴着这幅手套优雅的切割材料,而不是从一位少女身上摸出钥匙。


也许是内心的波动让他的表情也不自然起来,即便他自始至终都面朝前方,只用侧脸对着德拉科,也仍旧被对方敏感的发现了他的不对劲。


“别露出这幅表情,波特。”在哈利身侧,德拉科懒洋洋地垂下眼帘,目光似有若无地落在哈利身上。他似乎非常了解哈利现在的想法,但丝毫不感窘迫,反而带着种饶有兴趣的打量,这让他看起来非常从容不迫。


“我在阿兹卡班的时候,曾经遇到过一位狱友,他是一名技术高超的惯偷。那个地方你应该明白,非常的贫乏无味,因此无聊的时候我经常会和他聊聊天,这些东西就是那个时候学会的。”德拉科自顾自的解释道,“如果放在以前,我可能连看他都不会看一眼吧,没想到……人生的际遇有时真是奇妙。”


哈利没有回答,他抿紧嘴唇,有一种极度干涩的感觉从喉咙一直蔓延到他的脚底。这就像是所有人都在朝前走去了——不管是好的方向还是坏的方向,只有他还固执的停留在原地,固守着一切如常的假象。


“你在难过吗?”片刻的沉默后,德拉科忽然问。


“没有。”哈利立刻回答。


“就因为我偷了一把钥匙?”德拉科轻笑一声,就像并没有听到他的回答,“我想你大概对我存在误解。如果可以快速的达到目的,我并不介意去使用一些无伤大雅的小手段。这没什么。”


哈利仍旧紧盯着前方,仿佛他的脑袋已经被焊死在脖子上,失去了转动的能力。直到一双修长苍白的手轻轻托起了他的下颚,强制性的、又不失温柔的将他的脸扭向自己。


“可是你觉得这不该发生在我身上,而且将原因归咎于自己。你感到懊恼、愧疚……或者是自责,对吗?”德拉科用几乎是耳语般的声音问。


当哈利看清他的刹那,才发现他在微笑。一个嘲讽的、冷漠的、又似乎暗含温柔的微笑。他们离的很近,近到哈利几乎能感觉到他温热潮湿的吐息,透过那一圈密匝匝的睫毛,他在那双冷灰色的眼睛中,看到了自己被放大的倒影。


“我只是……”哈利听见自己艰难的声音,在喉咙里挣扎的滚动,“只是觉得……不该是这样……”


“嘘——”德拉科打断了他,停在哈利下颚上手指的游移而上,按住了他的双唇,“别自大的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你该多出来走走。”他收回手,重新面朝着前方,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轻松地说:“你以为自己真的是救世主吗?不,你不是,你救不了所有人。”


哈利仿佛是难以理解他的话一般眨了眨眼,随着他睫毛的煽动,那双碧绿的眼睛如同一潭被微风拂过的深水,悄无声息的泛起涟漪。


“你……”他迟疑的开口,“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些?”


“因为太蠢了。”德拉科轻声说,他的嗓音一向较为低沉,此时却轻柔的近乎神经质,“波特,这太蠢了。你只需要成为你自己就好了。”


“……那个时常被斯内普教授骂的狗血淋头,离开了赫敏论文的语法就一团糟的那个我吗?”哈利自嘲了一句,一瞬间感到眼圈发红,他摘下眼镜,伸手揉了揉眼睛。


“你知道吗?我现在无比怀念斯内普教授。”德拉科微侧过身,没骨头似的倚靠在墙上,答非所问道。落日前的最后一抹余辉被高墙阻隔,将大片深色的阴影覆在他的身上。一线之外就是哈利,他恰好站在阴影难以触及的地方,被落日最后的辉煌彻头彻尾的笼罩住了。


德拉科微不可查的停顿了一下,他想,没了眼镜的遮掩,他眼睛的颜色在暮色之下,一定美丽非常。他曾经非常的喜欢挑衅他,除了新仇旧恨日积月累,让他找茬成习惯之外,德拉科不得不承认的是,他享受那双充满生气的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样子,无论那出于什么样的情感。


这停顿不过短短几秒,火光电石般的短暂瞬间不足以让他露出破绽,那张非常俊美但也非常欠揍的脸上,一如既往的挂着懒散而嘲讽的表情。在哈利开口之前,他补充上了后半句:“这样他就可以代替我,骂哭你。”


这急转而下的后半句话让哈利所有近乎于感动的情绪都堵在了嗓子眼里,将眼镜重新戴回到脸上,哈利愤懑不平地说:“比起我,他看到你这样,更会骂哭你!”


德拉科嗤笑一声,没有理会哈利的不满,只将手套突然塞进他怀中。哈利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搞懵了,怔怔地看向德拉科。


“这副手套不属于我,而是我的那位狱友的。本来就是赃物,现在交给你,也算是‘物归原主’。”面对着哈利疑问的神情,德拉科解释道。


最后一丝余晖也隐匿无踪,黑夜正式降临了,德拉科的表情在混沌初始的夜色中显得晦涩难明。


 “况且交给你,我很放心。”他轻轻地说。


 


就是这句话让哈利直到这件案子完结以后,都对德拉科存有一份愧疚。他信任他,鼓励他,帮助他,但是他却始终对他抱有怀疑,无时不刻的去试探他的态度。他几乎已经快要分不清,自己对德拉科这种过分的关注和探究,究竟是源于金斯莱交给他的任务,还是出自他本身的意愿。


这份愧疚随着时间日益发酵,但此时此刻,哈利只将它连同那些突然的悲春伤秋一起封存在心底。这是他自学生时代养成的习惯,在傲罗训练后变本加厉。对于那些难以打理的感情,他都一股脑的塞在心底。但那并不代表它们不存在了,只是被搁置在一边,总有一天还是会违背他本人的意愿再次来到他的面前。有时候它们变得不再那么重要了,有时候它们反而被时间赋予了横暴的力量,变得更加难以忽视。


哈利的心被即将到来的真相缚住了。他已经安排好了一切,自信没有人能从中逃开,今晚、或者是明天,最迟后天,他就能将这名自以为是的“审判者”从人群中揪出来。


随着时间的流逝,远近已经没了行人的踪迹。夜色成了最好的掩护。再次使用了驱逐咒和混淆咒之后,哈利和德拉科再次来到了罗金魔药店的门口。


德拉科松松地拎着魔杖,一边审视着大门上的锁门咒,一边缓慢地说:“偏向南美那一系的锁门咒,不难,但如果不想被人发现被暴力破解过的痕迹,必须将魔力输出控制在3.5至3.7泵之间,而且念咒速度最好不要超过3秒,来试一下——波特?”


德拉科转过头,才发现在这短短的一分钟内,那个本应听从自己的指挥,完美的破解掉这个锁门咒的波特,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事实上从一开始,哈利就完全没有去费心听他的讲解。对于这种情况,他有自己的方法。他非常喜欢对角巷8号街区的一点,就是这里大多是住宅,偶有几家店铺夹杂其中,而且街道复杂,纵横交错。这就是导致8号街区的住户在保护隐私的心理作用下,大多喜欢弄一道外墙来隔绝外人的无意识窥探。


探查了一下附近的地形,哈利撩起袍子,将袍角别进裤腰里,又蹲下身系紧了鞋带,最后将魔杖横着咬在口中,他站起身,望着高高的围墙搓了搓双手。


当德拉科找到哈利的时候,正巧看到他深深地曲起膝盖,然后便如同一只矫健的猎豹一般,奋力跃上了墙头。惊人的弹跳力让他无需魔法,只凭借优越的身体素质,就扒住了那堵一般来说,没人会想要去翻它的高墙。


如果不是口中紧咬着魔杖,哈利几乎要吹一声口哨来为自己庆贺。当他蹬着光滑的无处借力的墙面,腰部发力,想要翻上去的刹那,他听见有人咬牙切齿地喊了他的名字,就像是被人从牙缝中一字一字的挤出来。


“滚下来!波特!”


哈利低下头,恰好看见德拉科隐隐发青的脸。他想要张口说话,却后知后觉的被口中的魔杖阻挠,只能发出一些徒劳的呜呜声。


德拉科眼捷手快的退了一步:“算我求你!如果你非要咬着魔杖不可,那你就不要说话——”他几乎是崩溃的低吼:“你的口水要滴下来了!”


和德拉科心有灵犀的是,哈利也觉得他非常不可理喻。以往和他搭档的大多不拘小节,三明治掉地上都能捡起来吹吹继续吃,没人像德拉科这样毛病多。他想了想,单手扒住墙头,将自己吊在上面,另一手空出来握住了魔杖。


“这样可以了吧?”哈利十分无辜地说,然后解释道:“你难道不觉得这种方法更快、更简洁吗?我可以直接跳过去,真的,你可以相信我,我跳过比这更远的距离。你刚才还说,如果可以快速达到目的,不介意一些无伤大雅的小手段——”


“随便你怎么说吧。”德拉科面无表情的打断他,只要他一想到波特那只满是灰尘的手摸过魔杖,并且接下来,他还要把这支魔杖重新叼回嘴里,他的胃就一阵一阵的抽搐,“随便你吧,只要你立刻消失在我眼前。”












TBC

评论

热度(3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