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杯与苦咖啡

欧美迷,反派控,一生无悔入HP,沉迷德哈无法自拔,副EC/锤基/虫绿/福华/盾冬/亚梅/绿基巴叉闺蜜组,表白铁罐爸爸,随时入坑向,恋与/全职/魔道/镇魂/默读,非典型性杂食博爱党,周叶不离,男神遍地走,乙腐通吃

【哈德哈】猫咪的聊天

冷酷无情的我:

*无蛇脸、和平向霍格沃茨
*想太多德,傻开心哈
*无聊的日常,想到哪写到哪


不得不说,这日子过得着实有些无聊。


晚宴上,弗里维教授挥舞着刀叉想要抒情,差点捅进高他一个头的麦格教授的鼻孔的同时成功获得邻座黑脸同事的眼神一杀。


彼时,霍格沃茨史上最伟大最精力充沛最——用黑脸同事的话说——像老巨怪的校长正热情洋溢的宣布,霍格沃茨第一届校合唱团的选拔即将开始。


面对众脸茫然,老爷子不慌不忙解释道——有学生委婉表示学校大小活动的庆祝方式都是舞会显得过于单调,体恤民情的校长不顾百岁高龄连夜奋战得出改善方案,那就是合唱团。


说完,低调地扶了扶头上的彩虹帽子,感觉胸前胡子上配对的蝴蝶结都更加鲜亮了呢。


然而据某知情人士透露,事实是校长大人与男友吵架后离家出走到麻瓜界,混进一家剧院并对其中一个合唱团惊为天人,念念不忘。随即回校利用职务之便想要满足一己之欲,打造专属自己的小合唱团,甚至妄图让合唱团在他进餐时在旁伴唱。


啧啧啧啧……


鉴于校长疯疯癫癫的性格,还真没人怀疑最后一句的真实性,包括狮院在内的所有学生眼神里只有两个字:嫌弃。


可老头再怎么讨厌也是校长,官最大的人说什么大家就得做什么。休息室里,大家开始纠结这场不论学院不分年级强制性参加的选拔。还有就是,要选出两个领唱。


“我其实并不精通歌唱,潘西。”小少爷不着痕迹地瘫在离壁炉距离最恰当的沙发一角,对着膝盖上厚厚一叠材质迥异的纸挑挑拣拣,“只是学过两天而已。”


正在摆弄从马尔福庄园搬来的唱片机的姑娘闻言翻了个白眼:“得了吧德拉科,谁不知道马尔福先生请了各领域的大师做你的家庭教师,势必要——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说着一拐子撞在身旁与学姐调情的男孩肚子上,“把波特家的小崽子比到地里去。是吧,布雷斯。”


“嘶。优雅!女孩,优雅!”布雷斯一脸痛苦,捂着肚子夸张的后退两步,“马尔福先生怎么会说这么粗鲁的话。”


潘西眼睛一瞪,毫不心虚道:“不用在意这些细节,反正大意就是这样呗。”


这次轮到德拉科沉下脸:“破特他这辈子都比不上我,就他那高音技巧,曼德拉草都甩他十个荆棘鸟的距离。”


微笑送走学姐离开,布雷斯顺势俯身搭在沙发靠背上,勾着脖子看德拉科,“那斯莱特斯不就已经稳稳定下一个领唱之位了。另一个呢?波特?可大家都知道他不擅长唱歌啊。哎,你在做什么?”


德拉科垂眸,珀金色的睫毛颤了颤,声音充满斩钉截铁的怀疑——


“邓布利多那个老疯子肯定有阴谋,为了他的小救世主。”


“邓布利多校长一定是为了你啊哈利!等你成为领唱狠狠地打那个混蛋的脸!”


罗恩挥舞着变形课课本,宛如一把宝剑刺向假想中那个总是一脸不高兴的轻蔑的斯莱特林。


哈利看着因为过于激动脸涨的和头发一个色的好友,有些为难的咧嘴笑了,“可是德拉科的确很会唱歌,他成为领唱实至名归,而我真的不擅长这个……”


“别谦虚哈利!你在我们心中永远是最好的!”罗恩豪迈地一挥手,打断好友的话。“你可是格兰芬多‘救世主’啊!”


当初一年级的哈利从斯莱特林手中赢过了被他们霸占了十年的魁地奇奖杯,一战成名,格兰芬多“救世主”的名声就传遍了全校。


“能不能从无脑吹里醒过来。”刚从图书馆回来的格兰芬多“行走的书库”一脸冷漠,拨开罗恩,将几乎要撑破的书包递给哈利。


打开书包,里面满是《如何回应观众掌声》、《合唱团领唱应该做到的100件事》、《不想做领唱的格兰芬多不是好找球手》等等。


哈利抬起头看着好友,雾蒙蒙的绿眼睛满是感动。赫敏笑而不语撸了一把他乱糟糟的头发,顺带甩了气得说不出话的罗恩一记优越的眼神。


于是众人嘻嘻哈哈开始吃蛋糕玩游戏,说是提前庆祝哈利成为领唱……


第二天,一早赶到礼堂的哈利在自己的玻璃杯里抓住一只扑腾着想要飞走的纸鹤。


打开一看,隐隐透着花纹的纸面上,墨绿色的三头身小人双手掐着自己伸的老长的脖子,在原地奋力蹦哒,试图飙出一个高音,结果只有那个半个脑袋那么大的疤差点戳破脑门而去。


简直一针见血,栩栩如生。


哈利完全没有注意到罗恩咆哮着就要朝斯莱特林长桌扑去,结果被双胞胎哥哥联手镇压。他正忙着对着这副匿名也相当突出画者特色的简笔画傻笑,满脸甜蜜的摸着自己的疤。


讲起这个疤,那真是说来话长了。


要知道,马尔福家与波特家恩怨已久,大约是从德拉科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那辈开始的。时光久远不可回溯,如今大家最津津乐道就是现任波特和马尔福家主两人之间明里暗里硝烟弥漫的人生了。


比较从谁的街拍更帅到谁的娃先出生,后来战火甚至蔓延到了他们的好友身上。波特的好友——来自世代斯莱特林的家族——进了格兰芬多,却又暗恋上了一个贫民斯莱特林——这个人背后站着马尔福,后来又被发现是某贵族的私生子。这故事简直峰回路转,高潮迭起,被一个麻瓜出身的编辑誉为假灰王子版的罗密欧与朱丽叶,一度屠版了预言家日报首页大半年。这倒是题外话了。


总之,这两家数十年如一日的明掐暗怼养活了魔法界的大大小小各种报刊。毕竟,纯朴的巫师们也需要贵族的八卦来娱乐平淡的生活。


然而转折来的突如其然。一次宴会,才五岁的哈利为了保护德拉科躲过一个疯狂反魔界人士的袭击在额头上留下一道疤,卢修斯这才不再针对波特家找事情——改成了培养儿子,让儿子的优秀打击他们。


为了面子,卢修斯还咬牙送儿子去波特庄园住了半年,美其名曰照顾恩人,实际是不是想借此打探大波特不为人知的黑料就没人知道了。


作孽似的,两个小家伙在从小的耳提面命下依旧十分投缘,养伤的那大半年堪称哈利最幸福的日子。可是直到一年级败在哈利手下,德拉科开始闹别扭,走向了和他爸一样,不怼波特不舒服的人设。


哈利难得没了笑脸,忧愁的望向斯莱特林长桌。可是小王子搞了这么一个烂摊子以后,只留给了他一个傲娇的后脑勺。


德拉科这是在提醒我呀!让我努力改掉缺点,他这是暗示他等我和他一起做领唱!哈利转念一想,又开开心心的吃起了早餐。


原本打算安慰哥们的罗恩有些迷茫,而完全了解哈利脑洞的赫敏恨其不争的翻了个白眼。


一个星期后的晚餐时,邓布利多宣布采取无记名投票,一人两票,票多当选。


结果显而易见,斯莱特林的小少爷凭借过人的实力全票登上领唱的宝座;而格兰芬多的救世主则凭借三个半学院的投票抢占了另一个名额。


对此,霍格沃茨校刊特派记者对此专门采访了教师们——


麦格教授努力挤出一个欣慰的微笑:“大家都很看好哈利,他是个有天赋又好学的孩子。”


海格教授挺着胸膛表示支持哈利,以下省略他的一万字赞美之言。


而斯内普教授——斯内普教授根本没有打开办公室的门。


“灾难。”德拉科合上校刊,冷酷的评价,“你们就等着在破特如同人鱼离水的歌声中悔不当初吧。”


“怎么会呢,这不是有你镇场嘛。”布雷斯坐在一旁坏笑。波特那多出的半个学院的票,就是他唯恐天下不乱蹿腾着一帮斯莱特林投的。


手上那本《阴谋与反阴谋》停在第一页已经半个多小时了,而书的主人完全没有意识到这点,仍在心不在焉的走神着。


邓布利多的阴谋是什么?只是让哈利当选领唱吗?这又能怎样?不,肯定没有这么简单。


德拉科以马尔福的荣誉起誓,绝对不会让那只老狐狸得逞!


在四个学院都挑了一些学生,邓布利多领着大家来到黑湖边随意的宣布合唱团成立了,又念叨了一些诸如每个人的表现会与学院分挂钩之类的规定。


接着,第一个任务就是为圣诞节晚会练习一首曲子,届时会邀请校董和家长作为嘉宾。


懒得听校长唠叨的德拉科自顾自的坐在草坪上,一边嫌弃黏黏糊糊贴上来的哈利,一边理直气壮靠在那人身上翻看曲谱。然而下一秒,他一个猛子直起身来,这才是邓布利多的阴谋吗!


魔法界2017年12月24日晚8点57分,詹姆斯波特携夫人向同样夫妇出行的卢修斯马尔福点头致意,彼此噙着“大家都知道就是踏马装装样子回头还得搞你”的微笑,在相邻的座位上落座。


九点整,一双无形的手撕裂了空间,合唱团突然出现在舞台上。轻快中带着一点慵懒的前奏响起,脸颊微红满眼羞耻的德拉科,和满眼兴奋的哈利一起唱出了第一声——


“喵……喵~喵\”


“喵!喵!!喵!!!”


“我真是特别喜欢这首‘猫咪的聊天’。”邓布利多坐在第一排笑呵呵的摸着胡子,“无论是傲娇的小猫还是活泼的小猫,都超级可爱呀~”

评论

热度(127)

  1. 红茶杯与苦咖啡冷酷无情的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