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杯与苦咖啡

欧美迷,反派控,一生无悔入HP,沉迷德哈无法自拔,副EC/锤基/虫绿/福华/盾冬/亚梅/绿基巴叉闺蜜组,表白铁罐爸爸,随时入坑向,恋与/全职/魔道/镇魂/默读,非典型性杂食博爱党,周叶不离,男神遍地走,乙腐通吃

变态扶居。:

当金发拽爷看上救世主之后。
又名:全世界都在助攻你们谈恋爱。

傲娇霸道美型怂货少爷攻X迟钝单纯别扭救世主强受
狂撒糖,甜到齁为止。
推荐BGM:I Really Like You 我觉得这首歌真是符合少爷羞怯且怂的小心情。
少爷苦苦暗恋波特多年,忍不住告白反被误会后展开的段虐恋情深(划掉)虐狗史。
故事梗概源于普洱大大的动态里的微信体👏,(原谅我不知怎样@)大家快去看看,授权图放上面啦。

———“蛇生性冷血高傲,马尔福擅于虚与委蛇。”
马尔福家的金发小少爷在过去的11年笑的恣意又嚣张,直到11岁时,遇到了某个绿眸的救世主。

“婴儿时期的救世主哈利波特,在戈德里克夹谷的深夜里,打败了邪恶的巫师伏地魔。”
Draco想起了年幼时无数个夜晚,他总是缠着自己温柔端庄的茜茜妈,不厌其烦的听着关于救世主哈利·波特的故事。
可现在,他正低垂着双眼,看着下方秀气的救世主涨红的小脸。
此时此刻Draco只想很不贵族风范的飙个脏字,但他毕竟还是斯莱特林的贵族小王子,所以他只能在心里默默念到:艹,这疤头真可爱。
蛇院的某个嚣张小王子坐在一树斑驳的枝桠上,身后是浓墨的色彩,身上深绿的院袍和身后的葱郁倒映的相得益彰。
金发小王子眉眼姣好,面容秀致清澈,灰蓝色的眸子里像是揉碎了江南淮岸的风景。修长的双腿上下交叠,手臂不经意间轻柔的搭在粗壮的枝莞上,整个人美的令人怦然心动。
美丽的小王子启开唇瓣,是少年干净张扬的声色:“嘿,疤头,你长得可真丑!”
哈利登时就想把手上的东西统统砸过去。
哈利其实长得跟丑字完全搭不上边,亦或者还可以说有些秀气,毕竟哈利的母亲莉莉可是个远近闻名的美人。
但德拉科是谁,是斯莱特林狡猾奸诈的小蛇。是那种心底惊艳于我的疤头怎么如此可爱后,嘴上却滋滋向四周喷洒着毒液,满脸嚣张跋扈散发着快来打我啊的气息的美人蛇。
这种蛇,它们有种学名,人们熟称为——死傲娇。
斯莱特林的死傲娇从树梢上一跃而下,望着前方哈利因愤怒而显得水色流转的绿眼睛,好似湖光山色中镶嵌的一湾翠色的水流。
朦胧之间德拉科感觉心脏在瞬间跃动,是海枯石烂到翩然一隅的心动,头脑晕晕沉沉的飘忽不定。漂亮的金发死傲娇茫茫然开口,用尽自己毕生积累的赞美词说道:“嘿,疤头,你的眼睛美的好像癞蛤蟆皮。”

当德拉科的头脑终是清醒了后,他感受到的只有眼前满目血色,和额头上剧烈的刺痛感。
他缓了缓神志,总算是镇定下来,也只能看见救世主愤然离去的身影。
看来愤怒到极点的救世主是真的把自己心想的付诸于行动了。
斯莱特林的傲娇小王子倏然感觉又是阵晕厥。
微微然间,也夹杂点难过和委屈,自己都表现了这么明显了,为什么哈利还是无动于衷呢。



Draco第一次见到波特,几乎是灼了眼的。
虽说以前就曾听到过救世主波特的大名,可他在成衣店中,确乎是不知道那个一头杂草的穷小子就是大名鼎鼎的哈利波特。
穷小子虽然脏乱的让人嫌弃,但好歹有双好看的眼睛,像是十二月里被积雪打压过后的松枝,碧绿的无瑕。
于是乎倨傲的金发小王子便动了心弦,情不自禁的主动过去搭话,这举动确实不符合他高贵的身份。
接下来便有些命运弄人了,他和伟大的救世主被划分成了两个阵营。
斯莱特林和格来芬多。
金发高傲的小王子往往紧捏着勺柄,一边用愤恨的眼光看着张扬的格来芬多三人组。
左侧的高尔总是鼓着腮帮子,手中的鸡腿顺势滑落。颇些惊愕的看着自家老大一点也不斯莱特林的举止。
至此之后,高尔愈发惊恐的发觉,某个傲娇的金发小少爷的口头禅由:“我爸爸怎样怎样”加至成了“破特这个那个”。

终于在某个风和日丽秋高飒爽的日子里,金发的斯莱特林拦住从图书馆中走出的救世主。
Draco半挑着眼帘,十足的得瑟和张扬,但脸颊两侧的酡红还是出卖了自己。
一袭绿袍的少年站在窈窕的光线下,脸部白皙又柔软,金色的发丝在风中飘摇。
少年尽量温和着眉眼,冲着他心爱的救世主道:“我喜欢自己在格来芬多的死对头了。”
Draco上扬着嘴角,看看圣人波特呆滞的表情,简直是可爱死了。
某个呆滞·惊讶·哈利·波特看着面前张扬的少年,傻呆呆的开口道:“你喜欢上赫敏了?”
Draco:“…… !!!”
鬼晓得他心里有多少挫败,那个脑子被巨怪踩过的救世主竟然又是很惊讶的开口道:“赫敏不会喜欢你的。”
“但如果你坚持的话……”说实话哈利是不支持自己的好友和斯莱特林的马尔福在一块的。
毕竟马尔福虚伪又倨傲,尖酸刻薄,唯利是图,还总是带着自恃高贵的偏见。
更重要的是马尔福还斥辱过赫敏泥巴种。赫敏肯定是不会对马尔福有半分好感。
但哈利作为救世主,作为格兰芬多英勇的雄狮,宽阔善良的心胸是要有的。
黑发男孩纠结着清秀的眉毛,垂着头看向地面,有些妥协的开口:“如果你坚持的话,我也可以帮你跟赫敏提提,但还是不要抱太大希望啦。”
Draco还未等哈利说完,就甩着自己摇曳的绿袍摆,怒气冲冲的走了。
迟钝的救世主站在原地,有些摸不着头脑。
他回到图书馆,将刚刚的事一一跟赫敏重复了遍。
但赫敏一出反常,皱褶着眉,仔仔细细的盘问了遍,最后还用满是深意挪揶的眼神打量着呆毛翘上天的救世主。
哈利被这样诡谲的目光看的毛骨悚然,忙抱着书又跑了。
“哦,老天爷。”赫敏麻麻坐在偌大的图书馆中,无奈的摇了摇头,笑道:“真是喜闻乐见。”
旁边韦斯莱家的罗恩有些二丈和尚摸不到头脑,呆滞道:“赫敏,什么喜闻乐见?”
“Just shut up!Ron.”赫敏嫌弃的瞟了眼红发且一脸痴呆样的韦斯莱,咂了咂嘴道:“赶紧看你的书!”
罗恩缩了缩头,表示很委屈。


“唉别伤心,Draco.我们总是不能理解格来芬多傻狮子的大脑回路的。”扎比尼安慰着自己瘫痪在沙发上的好友,如果能忽视掉扎比尼脸上幸灾乐祸就更好了。
这厢Draco反趴在斯莱特林休息室宽敞的沙发上,将自己的脸完全埋进柔软的靠垫中。
心下简直有了给那个白痴救世主阿瓦达的念想。
金发的少爷缓了缓呼吸,长吁了口气,决定换个法子再试试。

结果又是惘然的,他幸幸苦苦一笔一画勾勒的画像,和学习了许久才会折的纸鹤,被救世主略带恼怒的撕碎扔进了垃圾桶。
连带着撕碎的还有金发贵族懵懂怀春的心。
几乎是全体霍格沃兹都知晓了某个斯莱特林喜欢某个格来芬多。
哈利这个当事人还浑然不知,十分之八卦的去询问了万事通赫敏,赫敏只是无奈的摇头,一把将哈利充满求知欲的小脸推的老远。
哈利走在学院里,总是被奇奇怪怪的眼神打量着,他一反头看过去,众人便纷纷做鸟兽状散开,视线刻意躲避着。
偶尔还能听见几句夹杂着“百年好合”“早生贵子”之类的话,哈利摸不到头脑,显得有些恼怒。


又是个万家灯火的深晚,阴森的斯莱特林休息室中,Draco将双腿靠在茶几上,略些失意的低声说着:“你难道不知道,纸鹤可是斯莱特林式的爱情。”
“哦,梅林的小蕾丝!我可从来没听说过我们学院是这种爱情。”潘西几乎是绝望的捂住头,仰天长叹道。
“是吗?”斯莱特林式爱情忠诚的信徒,某个金发蓝眸的小少爷,用满怀疑的目光打量着自己并不太靠谱的朋友。内心却开始有了些许动摇。
“追男生就是要炙艳热烈,用火辣辣的爱去融化我们迟钝的救世主的心。”老司机潘西在一旁推心置腹,微笑着娓娓道来。
“咦,听起来就好恶心。”高傲的斯莱特林王子撇起嘴,表示对这个提议的厌恶。
“你懂什么!”潘西小姐有些恨铁不成钢:“救世主哈利,是个迟钝的死木头!而你,自命不凡的马尔福少爷,是个高贵冷艳的死傲娇!”
我们斯莱特林的小王子听了潘西的话,有些忿忿不平,他对高贵冷艳四字的评价勉强可以赞同。但坚决反对自己是个死傲娇的事实。
德拉科动了动嘴唇,刚要开口讲话,看到潘西气势汹汹的眼,便败下阵来。
“你!今晚!必须当着所有霍格沃兹的面,重新向哈利表白!”
当着全体霍格沃兹?这个有点……德拉科为难的皱起了眉。
“Draco啊,面子重要,还是老婆重要?”潘西循循善诱的问道。
“一样重要。”金发小少爷毫不置疑的开口。
“不行!必须只选一个!”母老虎潘西又在咆哮。
德拉科瑟缩了下脖颈,纠结着好看的眉毛,权衡着利弊。最后,还是确定着开口道:“老婆重要。”
“很好。”资历丰富的潘西小姐满意的微笑:“今晚,看我手势动作。”
“可你就坐在我旁边啊,为什么不直接讲话告诉我。”张扬的小少爷弱弱的发表自己的言论。
潘西恍然大悟,德拉科的话好像有几分道理。但这样,不就不能满足自己与格来芬多某个卷发万事通猎奇的兴趣了嘛。
于是潘西小姐咧开嘴冲无辜的马尔福少爷咆哮:“是我帮你追老婆!你得都听我的!不许有疑问!知道没!!!”
金发少爷撇了撇嘴,觉得自己无辜的很委屈,但转念一想,反正老婆追来后也还是自己的,便也释怀了。
没心没肺的马尔福少爷哼着小曲,溜溜达达着回了自己独居的房间,转眼便做起了和哈利小手牵小手的春秋大梦。


Draco很多年后想起来当时那一幕。他不止一次发誓当时他绝对是以一种优雅中带点高傲、恣睢中带点风骚的走姿走向哈利的。但在全霍格沃兹默默观看全程的八卦吃瓜群众的眼中,那个素日刻薄虚伪、骄傲自大的斯莱特林毒蛇,是以一种僵硬到同手同脚的动作走向某个绿眸的救世主。
Draco的后背被狮子狗潘西用叉子捅的生疼,前方还要抵挡着卷发泥巴种威胁的眼刀子。
斯莱特林的死傲娇趋步挪向了哈利身边,用他这辈子最虔诚的目光看着哈利,真诚无比,激动无比,火热无比,赤裸无比。
德拉科深吸了口长气,终于憋足了信心,在全体霍格沃兹期待且威胁的目光中,瓮声瓮气的开口:“嘿,疤头,搞基吗?”
搞!你!妹!啊!
众人登时晕倒在地,纷纷仰天长啸,简直想冲上去踩死某个闷骚又胆怂的死傲娇!
“啊?”年轻的救世主睁大了嫩翠色的双眸,有些惊恐的看着把眼睛撇到天上去的马尔福少爷。
德拉科感觉到他的耳畔已经开始延伸起了炙热,可能过不久就要满脸通红,他忿懑的想,这样耻辱的事情绝不允许发生。
但紧接着他又在心底默念了句:梅林的红胖次,傻宝宝波特真可爱。
感受到脸颊的温度在迅速升高,自命不凡的金发少爷只能高挑着眉,斜着眼睛睥睨着比他矮一个头的救世主,用不耐烦的嚣张口气掩盖自己的羞涩:“我说,搞…”
机智的扎比尼伸长手拉过德拉科,用手紧紧捂住斯莱特林小蛇的嘴唇,避免了惨案的再次发生。他干巴巴的朝着在一旁虚幻的哈利笑道:“呵呵,不好意思啊,德拉科今天,呵呵,忘抹发胶了,呵呵,我先带他走了。”
一把摁下金发死傲娇挣扎着挥舞的手臂,几乎是连拖带拽的将德拉科拉出了哈利的视线。
众人齐刷刷的目光看着某个死傲娇终于不见踪影以后,纷纷长吁了口气。
赫敏走上前,拉扯了下正沉溺于玄幻人生的救世主。有些气急败坏的开口道:“不怕啊哈利,malfoy这个蠢货,麻麻会帮你教训他的。”
哈利回过神来,看着怒气冲天的万事通小姐,笑着点了点头,表示对这个无论何时都拔刀相助的格兰杰朋友的感谢。
“啊,可不是你们怂恿他来跟……”红发的韦斯莱看见赫敏危险眯着的瞳眸,打了个寒颤,将后面的“哈利告白的呀”生生咽下了肚。但可惜最后个音节卡在喉咙里,堵塞着大团口水,不上不下,甚是尴尬,咽喉里都不自制的发出咕噜噜奇怪的声响。
可怜的罗恩只得涨红着脸,在一旁拼命的咳嗽。

制定周密无比的计划就被Draco这个怂货自己搞砸了。
潘西颓败的冲他们斯莱特林的团宠小王子吼道:“你就不能直白些,大胆的告诉他你喜欢他呢?”
小王子难过的撇着嘴角,委屈无比的说道:“这怎么符合我高贵的身份。其实刚刚我是可以成功的,都怪扎比尼把我给拖回来了,该死的。”
扎比尼在一旁冷笑。
狮子狗潘西狂甩着自己凌乱的发,目眦欲裂的冲玻璃心小王子狂吠道:“我不管你了!德拉科,你活该追不到波特!活该单身一辈子!”
说罢就拉起一旁冷笑当吉祥物的扎比尼狂冲出了门,砰的一下把门甩上,发出震天动地的一声巨响。
门口壁画上的驼背老头显然被吓到了,骂骂咧咧了几句,冲瘫在沙发上的斯莱特林王子说道:“她在发什么神经。”
后者高贵冷艳的点了点头,表示认同。


哈利站在海格的小屋前,周围是一派寂籁。绿眸的救世主抚摸了下海德薇雪白的绒毛,疑惑不解的自言自语道:“Draco最近是怎么了,感觉奇奇怪怪的。周围的人也总是用很奇葩的眼神看着我。”
海德薇啁啾了几声。
“破特。”熟悉的语调在后方响起。
哈利几乎又要以为Draco来找茬了,不耐烦的转过去准备开骂。
入眼的是少年柔软的金色发丝,再往下,便是双明媚艳烈如峰峦幽火的灰蓝色眸,眸中跌宕着江山万里,包揽着四周光景。
哈利觉得从眼前这双眸中望进,便能看见眼眸的主人妥帖清澈的灵魂。
“破特!”明眸皓齿的小少爷冲他笑的美艳,眼角柔韧的曲线完全褪去了平日的张扬恣意,少年开口,一字一顿、清晰无比的说道:“破特,我爱你,我们在一起吧。”
哈利觉得自己像喝了黄油啤酒样晕晕乎乎的,登时间就失去了思考的能力,胸腔间万物尽逝,好似只留下了眼前少年灰蓝色的眸子。
他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从此便坠入万丈深渊。
周围突然传来了排山倒海的掌声,金戈铁马气吞万里的势。哈利失措的向旁边看去。
那是霍格沃兹的人们,不分学院的围着他和Draco。几乎是全体师生在卖力的鼓掌,面目笑的真挚无比。
斯莱特林第一次和格来芬多站在了一起。
哈利的脸登时烧上了火燎的云,窘迫的想直接给罪魁祸首一个阿瓦达后,再逃之夭夭。
他颇些恼怒的瞪着眼前笑的倨傲恣睢的人,而后者一捞便把瘦小的救世主揽进了怀抱。
周围的掌声愈发响烈,还冗杂了几声取闹调笑的话,到后来,全体都在大喊:“亲一个,亲一个!”
哈利愤然的瞟向队前叫的最起劲的红发韦斯莱,罗恩看到了哈利要杀人的目光,不怕死的做了个挑衅的鬼脸回敬过去。
哈利把脸完全缩在某个品德败坏的金发马尔福怀中,羞愧的无地自容。
斯莱特林的毒蛇衔着他的利齿,笑的恶劣。
Draco轻轻抬起了救世主烧红的脸,俯身吻上了朝思暮想的唇。


邓布利多隐在人群中,朝一旁气得发抖的斯内普感叹道:“年轻真好啊。”
斯内普推开冗杂的人群,面容冷冽,他嘶嘶着语气,满是怒气的开口:“你们都不用做功课了吗?该死的Harry Potter,格来芬多扣五百分。Draco Malfoy,我会写信把这一切告诉你的父亲。”
说罢便甩着飘荡的黑裙摆,怒气冲天的走了。
哈利抬头有显担忧的看着自己新晋的爱人,招摇的金发少爷朝他温柔一笑:
“Who care!”



后记:

哈利枕在某个刻薄尖酸的斯莱特林的腹部,他看着蔚蓝的天,心里突然有些唏嘘。
他歪了歪头,看着自己年轻的爱人。金发的马尔福在艳阳下眯着眼,精致的五官被阳光逶迤到好看的不像样,神色却是一派慵懒的模样。
哈利的内心突然升腾起阵无法言喻的满足感,他笑着开口喊道:“Draco!”
“嗯?”他好看的金发爱人懒散的开口回答。
“你知道吗,我年幼时生活在德思礼家的橱柜里,那儿阴暗又狭窄,所以每个晚上我只能靠幻想来打发时日。我总幻想着未来我结婚时的模样。我的新娘穿着一袭素白的婚纱,挽着我的手,我们会踩着隆重庄严的曲调走进殿堂中,两旁是朋友排山倒海的掌声。红酒的酿香在空气中肆意,橘色的彩灯缭乱人眼。我的新娘可能不太漂亮,但她会对我笑的温柔又婉约。”哈利看着自家恋人如画的眉眼,鬼使神差的将这些话说了出来。
“真是太可惜了,破特。”他嚣张的爱人阴阳怪气的开口:“你的想象不仅贫瘠,而且也绝不可能发生。”
哈利十分宽容的忍耐了金发恋人的刻薄尖酸的语气,他自顾自继续道,语调中满是温暖:“等我们结婚之后,激情褪去后只有相伴到老的平淡。我们也许会要几个孩子,等我结束一天繁忙的工作时,妻子会贤惠的在家里烧好晚餐等我,而我的孩子们则会聒噪雀跃的在门口迎接我的回归。等吃完饭后,我们也许会窝在一寸并不宽敞的小沙发上看看肥皂剧,肥头大耳的猫则会眯着眼,吐着哈欠,慵懒的匍匐在我们脚边。”
哈利又是抬眸望向他的恋人,金发的斯莱特林正垂着眼睛看着他,灰蓝的眸中点缀了些许向往希冀的神色。
哈利继续道:“年月可能流逝的即漫长又迅速。等我的发鬓在不经意间擦上霜白,我温柔的妻子眼角可能有细微的皱纹时,我们的孩子就长大了。他们会离家,会各奔东西。而我和我的妻子则需在冗杂的岁月里携手相伴,偶尔有几句口舌,但大多数时候都是翘首盼着这些死小子或臭姑娘能回来看看。我也许会死在我爱人前面,多在天堂等个几年,终是等来了我的爱人,然后我们相视一笑,携手向轮回走去,就好像我们活着时候在夕阳下坐着时一样。”
Draco上挑眼角中的嘲讽依旧在,不过是掺和了些浅浅的柔软,流转的水色在他灰蓝的眼眸中激荡,荡开盘旋连绵的涟漪,是惊艳的温柔。
Draco把苍白修长的手指插进哈利漆黑的发丝间,语调声色的开口:“傻宝宝potter,我真是没想到你会在那么小的年纪里就想好了我们之后的生活。虽然你的想法听起来有点枯燥乏味,但还在我的接受范围内。现在我要告诉你几点不可能存在的事:
1.你绝对不会有新娘。在我们的婚礼上,你会穿着全世界最华美昂贵的婚纱,踩着十里红毯,走在雄伟的教堂里。而我,作为你亲爱的丈夫,则会在红毯的另一头等你。我不会向你笑的温柔,或许我也可以尝试着看看。
哦,老天。这多像麻瓜们编排的那本愚笨的灰姑娘里的情节。
2.我作为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少爷,绝对不可能会在家为你做饭菜的,你尽管死了这条心。
除非……除非你能在每早起来时都主动给我个早安吻。
3.如果你这么坚持要孩子的话,我也不是不能接受,纵然我厌恶死小鬼的喧闹。
4.我们绝对不会窝在一寸的小沙发上看肥皂剧,也不会养一只肥头大耳的猫。这一听就完全不符合我高雅的生活品味。
5.你绝对不能死在我前面!God,梅林的吊带裙。我简直不敢想象老了之后的马尔福没了傻宝宝波特后会是怎样一副要死要活的光景。”
金发的斯莱特林直起了脊骨,撑起了上半身。眼光清澈的看向趴在自己腹部的爱人。Draco低头将唇印在黑色的发丝上,满是清爽的味道。
马尔福家的死傲娇弯着眉梢,低声轻笑道:“Harry……”倨傲张扬的小王子不自然的顿了顿,脸颊染上了可疑的红晕,他佯装愤怒的看向哈利:“你在脑中意淫过,算不算出轨。”
哈利也跟着撑起身子来,学着马尔福家装腔作势的嘲讽语气道:“你难道没有过吗?”
“我当然没有!”金发的马尔福有些愤怒:“我整个童年都在听圣人波特的荒唐故事中长大!”
Draco倾身靠近了一头杂乱的哈利,纡尊降贵的用的手指替哈利休整发型,有些岁月静好的说道:
“童年是你,青年是你,成年后也是你。”


“我的全部都是你。”






                                        END

评论

热度(116)

  1. 红茶杯与苦咖啡扶居。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