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杯与苦咖啡

欧美迷,反派控,一生无悔入HP,沉迷德哈无法自拔,副EC/锤基/虫绿/福华/盾冬/亚梅/绿基巴叉闺蜜组,表白铁罐爸爸,随时入坑向,恋与/全职/魔道/镇魂/默读,非典型性杂食博爱党,周叶不离,男神遍地走,乙腐通吃

【德哈】Force Majeure(ABO) 05

白马照青衣:

#01   #02   #03  #04




5




Harry Potter正在前往Gryffindor的塔楼,在0点20,连走廊里的画像们都陷入沉睡的时间。没有隐身衣,因为他并不是在夜游。事情要从20分钟之前说起,那时他正陷入柔软的沙发里做着香甜美梦。突然世界天旋地转,以及轻微的疼痛唤醒了他。Harry迷糊地掀开眼帘,视线上方有个金色的东西。




那东西说话了。“Potter!你还打算睡在我寝室吗?快滚回你的塔楼。”




Harry困的眼皮打架,但也认出来这是Draco Malfoy的声音。他迷迷糊糊桌子上摸到了自己的眼镜。带上它之后发现原来自己刚才从沙发上滚落到地上了。




他从地上爬起来,还没搞清现状,就只见Malfoy挥舞着他的魔杖把他丢出了寝室。




Harry悄悄地窜进Gryffindor的公共休息室,发现Ron和Hermion还在蜷缩在休息室的沙发上。Hermion在翻阅着一本厚重的大部头,而红色头发的男孩已经困得不行,哈欠连天。




“你们没去休息吗?”他诧异道。




两位好友立马把目光投向他。Hermion放下大部头开口道:“我们担心你。呃、你是在Malfoy哪儿吧?”




Harry走到他们身边坐下,点了点头。




“我们以为你会跟Malfoy打一架,你没事我就去休息了。”Ron一脸困顿打着哈欠走进了寝室。




“有事吗?Harry。”Hermion问道。女孩子的直觉一向敏感,她发觉Harry脸上带着地一丝犹豫。




“Um……”Harry张了张嘴,不知从何说起。“就是、就是在Malfoy的寝室我好像被他的信息素吸引了。做了一些、一些我不会做的事。”




“什么事?”




“我记不太清了,后来Malfoy去找Snape教授我才知道我,呃、我会被他的信




息素吸引,Snape教授还给了他一些魔药,说那玩意儿能暂时消除信息素。”扑倒Malfoy什么的,让这种事永远烂在他心里吧!




“Oh!”万事通小姐发出惊呼,她拿起放在桌上的大部头焦急的翻着。“我一直在查你为什么会转换性别,然后我找到了这本书。”终于她在其中一页停下。“你看。”她指着那些密密麻麻的字。“上面说,在遭遇某些魔法因素干扰时,可另承受者体内的性别激素混乱,可能造成二次性别分化。”




这让Harry想起了与Voldemort那次的战斗。Voldemort除了阿瓦达索命之外确实也对他使用了其他魔法。他看向Hermion,对方眼中一片了然,显然跟他想的一样。




“Harry你知道吗,Alpha、Beta、Omega这三种性别只在魔法师中存在。Beta不受信息素影响,Omega和Alpha会互相吸引,特别是在发情期期间。”




Harry张大了嘴巴,“你是说我重新分化成Omega了?该死的Malfoy是Alpha!”




“可能是的。”万事通小姐给了Harry迎头一击。




Harry惊慌的抚上后劲。“可我没有腺体,而且也没在发情期!”他知道发情期什么样,在霍格沃兹的第一堂课,McGonagall教授就强调了Alpha和Omega以及发情期的问题。那时候他们还没有分化。




“但你被Malfoy吸引,他是Alpha。最先开始我在你身上闻到某种味道,呃、很甜,但跟Omega的味道差了很多。我以为你用了香水什么的,现在我想那应该是信息素,通常来说信息素是由腺体散发出来,但你可能有点不同。Harry……”




“你和Ron也是Alpha,面对你们我就不会……”




Hermion陷入沉思。自Harry从医疗翼醒来之后,面对任何Alpha都没有问题,如果不是Harry今天提起与Malfoy发生的事,他之前的表现就像个正常的Beta。她实在想不通这一点,可能在那本书里面能查到。




“呃…我会去查一查的,现在很晚了”她说。




与Hermion在公共休息时分别之后,Harry简单梳洗了一下就将自己摔在床上。




但他辗转反侧无法睡去,无非是在烦恼他变成Omega的事。




他能接受Dursley一家从小对他的打骂、颐指气使,也能接受在他不谙世事的年纪就被按上救世主的名头,扛上打败Voldemort的重担。但他不能接受变成Omega的事实。




余生的几十年都要不断的被发情期折磨,被Alpha的气息吸引,甚至雌伏于


Alpha身下,特别是最后一点。他恨透了面对Malfoy时不能自抑的悸动。


Harry无声地叹口气,面对着漆黑的夜晚继续陷入他那无休无止的烦恼中。






诚然,在霍格沃兹的学生和教授在享受早餐时,看见Harry Potter和他的好友Ron  Weasley一溜烟地曲折的走廊冲进大礼堂早就是见怪不怪的事。




聪明的万事通小姐早就放弃早晨时唤醒她的好友们。因为那是不可能完成的艰巨任务。




但在霍格沃兹总有那么两个人对Harry迟到的事不予余力的嘲讽或羞辱,比如说Slytherin的Draco Malfoy。




“Potter!你看如鸟巢一般的头发,和你坐一起简直是在折磨我的眼睛。”尖酸刻薄一向是Draco的标志。“你就不能早起五分钟让它看起来不那么糟糕吗?”




不,其实Potter的头发看起来很软,让人想,呃、摸摸它。当然Draco不会这么做。




Harry往边上挪了挪,对旁边这位致力于找他麻烦的家伙敬而远之,虽然他想更远一点。




但Draco显然不想让他如愿,拖着左手又把Harry扯了回来。




“Malfoy!你就不能安静的把那本书变成猫吗?”




呃……McGonagall教授的变形课,由于该死的、不可饶恕的、无法原谅的黑丝带。他们不得不坐在一起。虽然在以前魔药课上,有微乎其微的几率Snape教授会让Gryffindor和Slytherin搭档。但,你要相信,Harry从来没和自己死对头做过同桌。




接下来,他们争执手应该放桌面上还是桌底下更为舒适。Harry想把手放桌面上 ,因为他习惯这动作,而Draco表示这太丢脸了,半强迫的把他的手拖下课桌。




所以现在这样更尴尬好吗!Harry在心里咆哮。




他们现在就像两个处于青春期的早恋儿童,偷偷摸摸的在课桌下牵手。哦,不,其实他们并没有牵手,只是手背碰在一起而已。




Harry心生怨气。他非常非常不喜欢与Malfoy的肢体解除。任何意义上的。他觉得手背上那块与Malfoy挨在一起的皮肤都快烧起来了。而该死的Malfoy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他稍微挪动一下,那只手也跟着来了。




“Um…我说Malfoy你能稍微控制一下你的爪子别粘着我吗!”他恼怒道。




Draco正挥舞着魔杖,念着拗口的咒语。 他瞥了一眼Harry,说:“不知道昨天是谁使劲往我身上凑!”




“那肯定不是我!”




Draco放下魔杖,用那只手撑着脸颊,好整以暇地斜睨Harry,他没有开口。灰蓝色的眼眸从救世主的黑发向下扫视,那目光舔过他锋利的眉、挺拔的鼻梁、淡色的薄唇、最后视线固定在他们连在一起的手腕。




这样的视线让Harry及其不自在,他不知道Malfoy又在打着什么鬼主意。他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让它不那么干涸。




“这不是你想要的吗?和我紧紧地、毫无间隙的粘在一起。”Malfoy的声音很轻,仅仅只在他们两之间流转。




“不。我从不渴望。”他说。




Draco的视线从那手腕上移开,回到救世主的脸上,凝视着那双挡在镜片下的绿眼睛。绿得像刚演腌过的癞蛤蟆,他一向这么形容这双眼睛。




“可昨天在我的级长室你可喜欢粘着我了,Potter。”苍白修长的指尖拂过下唇,“甚至企图亲吻我,差一点就成功了。”Draco摩挲着自己的唇瓣,意有所指。




Harry腾地一下站起来,他脸上一片绯红。




“Mr.Potter?”McGonagall带着七分愤怒三分疑惑的声音在教室前方响起。




“呃、抱歉…我的猫它跑了,麦格教授。”Harry讪讪地说,从新坐回椅子上。




McGonagall教授剜了Harry一眼,可能是责怪他大惊小怪。而Draco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看着他,就差出口讥讽几句了。




“我不记得我有亲吻你!”Harry低吼道,艳丽的颜色没有从他脸上退去,甚至有点向着鼻尖和眼角蔓延。




Draco有些诧异,“不记得了?”他问。




“没有发生过的事不会出现在我记忆里。我知道我昨天突然出现在你的…呃、级长室,后来我睡着了,半夜被你赶回Gryffindor的塔楼。”Harry皱着眉头想了一下,又说:“就这些。”




“那次在医疗翼呢?”




Harry不满地撇下嘴角,“跟你有什么关系吗?Malfoy!”




Draco发出一声刺耳的窃笑,抬起他尖尖的下巴,说:“当然没有。”他拿


起魔杖继续练习。




他无意于把这场吵闹继续下去。Potter不记得了?不知道救世主是羞于启齿装作忘记的还是真的忘记。但这都让Draco心沉到谷底,他努力忽视心里的不快,专注于变形课的练习。按理说他不应该高兴才是,这样他和Potter那些该死的亲密接触只有他知道。




他讨厌那些和Potter的接触吗?




不、他并不讨厌,甚至非常享受。他努力做出拒绝的姿态,生怕太过享受当时旖旎的气氛而迷失自我。






#####


我最近掉进了锤基大坑。下了文包天天在吃粮。


啊啊啊啊 我想开锤基的坑……


这是个过度,我觉得写的不太好呃。。。我尽力了!!!


应该很快进入正题,


Harry半夜突然出现在Draco床上什么的,发情期什么的。



评论

热度(208)

  1. 红茶杯与苦咖啡白马照青衣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