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杯与苦咖啡

欧美迷,反派控,一生无悔入HP,沉迷德哈无法自拔,副EC/锤基/虫绿/福华/盾冬/亚梅/绿基巴叉闺蜜组,表白铁罐爸爸,随时入坑向,恋与/全职/魔道/镇魂/默读,非典型性杂食博爱党,周叶不离,男神遍地走,乙腐通吃

好感度欺诈(07)

九流渣派:

Summary:某一天起,哈利能看见对方对他的好感度,而德拉科马尔福的是99。
*人物OOC HE 一个一点都不清新脱俗的梗 撞梗我的锅 随手撒土 到处开坑
*感情戏还是很苦手的咸鱼派 哈利视角的完结篇
*以及我终于用上了这个厕所分手的梗
*感谢观看

>

11

哈利的左手枕在脑后,他盯着天花板,用魔杖变出一个白色的纸鹤,就像马尔福曾经在课上飞来的那个一样。他瞧着那个纸鹤从这边滑向那边,最后停落在他的胸上。

哈利扯出一个真挚的笑容,仔仔细细地打量着胸前的纸鹤,想着,爱情可真是太奇妙了,他同马尔福在不久之前还是魔杖相向的死对头,现在,他却神奇般地喜欢上他了,毫无征兆又像早有预谋,那颗爱情的种子是种在了他的心里,再发了芽,小苗愉悦地摇摆着身体,枝干正茁壮成长,叶片饱满。

那鲜红的数字,代表好感度的马尔福头顶的99似乎变成了一条细细的红线牵在了哈利的小拇指上,他稍稍弯曲着小拇指,隐约能感觉到有什么正在拴着他,紧紧地捆着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带来了些微的刺痛感。

可马尔福是个狡猾的混蛋,在哈利清晰地意识到爱情的火苗已经燎原之后,他却突得消失了般,不见踪影,就像是鱼儿吐不出气泡。哈利计算着日子,努力精确到分与秒,大约有三十六日又八个小时二十五分三十六秒,思念如同藤蔓般疯长。在此之前,他从未体验过此类感觉,抓心挠肺,爱他又恨他,哈利未曾料想到,竟是在马尔福这个斯莱特林的无耻混蛋上栽跟头。

格兰芬多们的爱灼热而奔放,如同含苞待放的玫瑰,哈利揣着满怀的期待与热情。他愿意将自己宝贵的信任交付于马尔福,这感觉如同爱情一般奇妙无比,令人陶醉。

他会相信德拉科,正如他选择了他。

然后,在第四十七日又九小时三十六分五十八秒的时候,他结束了等待。

“马尔福。”哈利喊到,压住每一个音调。

熟悉的字节从嘴巴里吐出了不一样的味道,带着魔力。

马尔福并没有做出回应---毕竟他正忙着在吻着那个金发低年级斯莱特林的额头,他怎么会有多余的精力来应付他呢。哈利呆滞地站在那里,血管里炙热的爱的血液瞬得变成了冰渣子,冻得令人发寒。哈利无意识地蜷缩着小拇指,从那上面传来的刺痛感变得愈发明显,他有些手足无措,好像一个愚蠢笨拙的巨怪。

马尔福转身,他抬起了下巴,用着一贯刻薄的语调道:“所以,我们的救世主在这里偷看了多久,我从不知道格兰芬多还有如此的坏习惯。”

哈利张嘴,他想说些什么,但他却哑口无言。他要以什么的立场说呢,告诉马尔福他知道了所有的一切,知道他喜欢他,而他也喜欢他---不,不,总有一天他会将一切慷慨解囊,但不是现在。

至少不是在这一秒,在这一刻他们之间还有很多需要解决的未知。

哈利望向马尔福,突然被气得有些想笑。

他在心里骂了句,这个该死的矛盾的金发混蛋。

马尔福侧身同格林格拉斯讲了些什么,女孩往他这边看了一眼,冲哈利露出了一个甜美的笑容,便走了。哈利暂时弄不清女孩那个笑容的含义,但那确实是个真诚的好笑容。

“波特,你还有什么事儿吗?”马尔福道,“如果没有,那就劳驾,我要走了。”

他擦身从哈利旁边走过,脚步匆匆,背影却看上去有些狼狈。

哈利犹豫了半天,但最后他还是跟了上去,坚定地跟在对方的后面,没有什么能阻拦他的决定。

12

马尔福走的很急,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后面还跟了一个尾巴。他在一楼的一个废弃的女生盥洗室停下,走了进去。哈利从未料想过他将和马尔福两个人单独呆在这样一个环境:涨水的地板还有不停哭泣的桃金娘,这一切都看上去太糟糕了。

更糟糕的是,马尔福注意到他了,他回过头,右手手腕小幅度地晃动了一下虚掩到身后---这是他准备掏出魔杖的动作,哈利清楚地知道马尔福的这些小动作---马尔福准备攻击他!

可哈利却并不想掏出自己那根冬青木魔杖,或许事情要有个终结,就在这里,在这个阴冷地像是蛇窟的糟糕地方。

他最后看了眼马尔福头顶上那个依旧显眼的99,又低下头,垂着眸子,妄图在这涨水的地板上能否寻到自己碎成渣的心。结果,他没看到自己跌落的心,却看见了一双沾着水的棕色牛津小皮鞋。

“波特,抬起你那愚蠢的脑袋。”马尔福说道,又强硬地扳起了哈利的下巴。

“接下来的话,你得给我听好,而我不管你到底在不在意,你都得给我听。首先,我要同利娅解除婚约,而条件就是给她一个亲吻,我照做了,所以我现在是个自由人---收起你那副无脑的格兰芬多式开心---还有就是,该死的,去他的黑魔王,去他的邓布利多,该死的,我不管你是不是已经知道这件事情了,但我喜欢你---不,我爱你,哈利波特,我爱你。”

马尔福此刻的表情严肃而又认真,他此刻正做着人生中最重要的讲话,他灰色的眸子里有着紧张不安和一丝丝的期待。

哈利想,他不能辜负了那份期待。现在,那一个小小的误会解除了,他同样也想向对方倾诉他的爱,但他首先,得给这个不安的混蛋一个安慰的拥抱,德拉科马尔福这个一贯贵族做派的家伙现在看上去可怜极了。

“哦,天哪,你知道吗,这可真是太巧了,”哈利稍稍踮起脚,附在马尔福的耳边说到,“该死的马尔福,我也爱你。”

然后他得到了一个更紧的拥抱,一个令人有些喘不过气的拥抱。

“我可以叫你哈利吗---私底下,我是说。”

“当然可以。”

德拉科慢慢地一字一顿地念着,似乎是要品尽这两个字里面的所有情意。

他叫道:“哈利。”

哈利笑弯了他的绿色眼睛,回:“德拉科。”

“有没有人说过你的眼睛像是绿宝石---”

哦,停止这些没有逻辑的肉麻鬼话吧,哈利翻了一个白眼,他拽住德拉科的领带,亲吻上了他的嘴唇。

然后一些更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哈利想,他大概永远都不会忘记眼前的这一幕。

德拉科头顶上的数字飞快地转着,就像是魁地奇赛场上决定胜负的金色飞贼,哈利是个好找球手,他总是能抓到金色飞贼。

那个数字停下来了。

红色的99终于变成了铂金色的100。

哈利抓住了飞贼。



-END-

下次更新就是会开个新标题写德拉科视角了嘻嘻

评论

热度(6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