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杯与苦咖啡

欧美迷,反派控,一生无悔入HP,沉迷德哈无法自拔,副EC/锤基/虫绿/福华/盾冬/亚梅/绿基巴叉闺蜜组,表白铁罐爸爸,随时入坑向,恋与/全职/魔道/镇魂/默读,非典型性杂食博爱党,周叶不离,男神遍地走,乙腐通吃

【德哈】《侍卫与领主》第二章

盖勒特制老魔杖:

第一章


再次踏上行程的Harry似乎已经整理好情绪,恢复了那张面无表情的扑克脸。他们买了一辆小小的马车,Harry赶车,Draco……当然是负责坐车。


娇生惯养的年轻领主这回倒是非常见好就收,没有嫌弃这辆车里只有一个棉絮都露出来的靠垫。但他很快就坐不住了,对Harry说:“你瞧,买个车是明智之举,我们不需要频繁停下休息,其实节约了时间。”


Harry很想说,如果不是你娇贵到骑个马都骑不了,我们为什么要坐慢吞吞的马车?但转念一想,对方到底是个贵族,以他现在的身份不宜出言嘲讽,便闭口不言了。


Draco见他不回话,索性凑到他身边去:“你怎么不说话?”


Harry干巴巴地说:“说不出你想听的话。”


“宝贝你真贴心。”Draco用一种非常黏腻恶心的声音说。


Harry厌恶地皱鼻子,脸颊微微鼓起,Draco看了在心里笑得乐不可支,反而更想逗他了。


“我们今晚什么时候休息?”


“我带了帐篷。找个地方吃过东西再找地方住。”


Draco长舒了口气:“我还以为你要说我们彻夜赶路就睡在马车上。”


Harry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等到出了Malfoy领地就可以幻影移形了,我们没有那么着急。”


Draco点了点头:“是啊,没那么着急。”说完,他就退回了车里。


Harry一时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后来就错过了回应的时间。Draco也不再出声。


 


Draco倒不是真的因为想到自己很快就要接受审判而消沉得不愿意出声,而是在和Lucius联系。Harry只是收缴了他的魔杖,但出身古老巫师家族的Draco身上怎么会只有魔杖这一件魔法物品?


Draco身上有一面镜子,大小与成年人的手掌相仿,平日看起来就是一面普通的手持镜,最多不过是装饰华丽了一些。镜子有两柄,持有镜子的巫师将魔力注入其中,就可以看到另一个人,甚至与其对话。


Draco和Lucius自然都不会出声,但Lucius已经把他所要告诉Draco的事写在了纸上。


那张纸上没有多余的东西,只有一个名字而已。


 


晚上他们在一座森林的边缘停下。


Harry从背包里拿出帐篷,使其恢复正常大小,内部宛如一个小型别墅,设施虽然简单了些,但作为休息之所绰绰有余。


“在周围布置一些保护咒语吧。”Draco建议说。


Harry有些惊讶地看着他。


Draco耸肩:“小心为上吧。也许森林里有什么野兽呢,我可不想睡到半夜却发现帐篷被野猪掀翻了。”


“你说得对。”Harry在帐篷周围一圈都施了保护咒语,然后对Draco说,“早点休息吧,明天我们就能幻影移形了。”


“嗯。”Draco点点头。


Harry躺在床上,迟迟不能入睡。


他并不知道Draco有没有谋逆,在此之前,他对Draco Malfoy的了解和他一开始看到的一模一样——养尊处优、傲慢刻薄,就是一个典型的贵族纨绔。


但仅仅经过一天的相处,他就意识到,他所听说的恐怕并不是Draco Malfoy真正的样子。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不会像Draco这样,只用很短的时间就接受了现实,甚至还会提醒看守他的人去布置保护咒语。


在骄纵任性之下隐藏的也许真是一份不小的野心。


Harry感到心烦意乱,这是他第一次离开都城外出执行任务。Dumbledore与他秘密会面,将信交给他,并且说这个任务非常简单,而现在,他感觉到自己可能被Dumbledore摆了一道,不管是Draco Malfoy这个人还是这个任务,都并不简单。


Harry父母双亡,被Dumbledore收养,从小生活在宫廷中,孤身一人,教父Sirius Black直到Harry十四岁那年才被恢复爵位,而此时Harry最需要关怀和陪伴的童年时光早已过去。在此之前负责教导他的正是那位以严厉出名的毒药公爵,Severus Snape。宫廷中少有能和他交流的同龄孩子,他偶尔去到Severus的府邸上课时,才能接触到同龄的巫师孩子。而那些孩子也并不是每一个都对他抱有善意,最终和他成为的朋友不过是寥寥数人。


Harry并不擅长和人相处,更别说Draco这样堪称复杂的人。苦恼地用被子捂住脸,Harry不禁真情实感地担忧起了自己的未来……


 


“Malfoy! Malfoy! Draco! ”


Draco并没有睡着,他只是故意在等Harry叫他的名字。“发生什么了?……”Draco揉揉眼睛,神情迷茫得不得了。


“有人破坏了我设下的保护咒语。”Harry低声说,他手中握着那根冬青木魔杖,声音严肃。


Draco的目光瞥见了帐篷外的黑影,他的唇角几不可察地勾了勾,然后贴在Harry耳边说:“你不是说你会用生命保护我吗?那么我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Harry的耳朵被热气熏红了一大片,这让他不由得庆幸现在是晚上,Draco看不清。他退后一些,和Draco拉开距离,做好了迎战的准备。


Draco从来不知道Harry的缴械咒用得这么好。昨天在Malfoy庄园Harry缴了Pansy的魔杖,Draco认为一半是Harry打了个措手不及,一半是Pansy的实战经验几乎为零。


而今天,Harry看起来也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就缴了偷袭者的魔杖。


偷袭者却比他们想象的更狡猾,骑上扫帚就飞走了。


Harry点亮了灯端详那根魔杖,“我会写信给Mr.Ollivander,请他留意近期去购置魔杖的成年巫师。”


“你认为会是谁想要偷袭我们。”Draco问。


“反正不是你派的就好。”Harry说。


“你高估我了。杀害或者囚禁一个宫廷侍卫再加上违抗命令,Malfoy家族保不住我。”Draco摇摇头。


“你们真的这么尊敬Dumble……不,我说国王陛下吗?”


“你这个问题问得很有意思,我的回答不会成为呈堂证供吧?”


“我可以保证不会。”


“我们尊敬他是因为他是当世最强大的巫师,倘若有一天他不再是最强大的,整个现存的巫师统治体系都会分崩离析。”Draco说。


“你认为谁将取而代之?”


“Shhhhh”Draco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这就不是我们该讨论的问题了。”


 


经过了夜间一事,第二天他们的相处变得融洽不少。他们在途中聊起了自己的少年时代,在这方面,Draco谈资颇丰,他甚至得意洋洋地炫耀自己在12岁那年就有了第一个女朋友。


Harry的那段岁月就乏善可陈得多,但从他嘴里说出来的那些名字,Sirius, Remus,Lord Snape, Lord McGonagall [注]却让Draco意识到这个宫廷侍卫绝不会是一个真正的“侍卫”。Potter家族唯一的继承人去当侍卫这件事非常奇怪,但如果联想到他父母双亡、教父Sirius Black在他年幼时又是逃犯身份这两点,那么他被Dumbledore收养在宫廷里就不是那么难以理解了。


由Dumbledore的两个挚友Snape和McGonagall亲手教导长大成人,本身亦是贵族出身,这样的人与其说是侍卫,不如说是王子。Dumbledore无妻无子,也许Harry Potter就是他属意的继承人也未可知。


想到这里,Draco更猜不透Dumbledore的用意了。既然Harry对他如此重要,为什么要让Harry来趟Malfoy这潭浑水?


Harry还不知道言谈之间自己已经透了这么多底出去,他也并不觉得自己的经历多么令人咂舌,对他来说,Snape是一个严厉又阴测测的老师,McGonagall则是和蔼可亲的长辈,Remus和Sirius不必说了,这两位是他的家人,虽然按理他都该称呼一声Lord,但他实在是改不了口,他能在直呼Snape之前生生刹车就已经很不错了。


 


第二次袭击在他们即将离开Malfoy领地前发生。


这次的袭击不能称作偷袭了,而是明目张胆的攻击。Draco跳上马,用匕首割断了套在马上的绳子,Harry以一敌二,虽然暂时未落下风,但状况不容乐观。


“把我的魔杖给我,再这样下去我们撑不住。”Draco说。


Harry咬牙不说话。


“Harry Potter,如果你还不想死,就把魔杖给我。他们是来杀人的。”


Harry终于点头。


“魔杖飞来。”重新拿回魔杖的Draco没有时间来为这场“久别重逢”喜悦,他可不像Harry那样心慈手软,化解了这一波攻势后他用出的第一个攻击性咒语就是神锋无影。


Harry为眼前的一幕吃了一惊——正在攻击他们的巫师忽然倒在地上,身体各处都在流血,像被无数刀片切割过。


另一个巫师见状,带着受伤的同伴火速离开。


“我见过这个咒语。”确认袭击者离开之后,Harry说。


“哦?”Draco挑眉。


“我在一本魔药学笔记中看到过这个咒语。它非常强大,但也非常邪恶。”


“这个咒语是别人教我的。”Draco说,“那些伤口治不好,很快就会要了他的命。”他灰色的眼珠闪着金属般的冷光,像两颗毫无机质的珠子。


Harry忽然感到不寒而栗。


Draco很快恢复了往日的神色,他微笑着说:“魔杖我就收下了。这样的袭击恐怕不会停止。你也不想丧命途中吧?”


“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我只知道,这些人不仅要我死,也要你死。”Draco说,“现在我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如果还想活着见到Dumbledore,就只能合作了。”


这回Draco没再嚷着疼,和Harry骑马出了Malfoy家族的领地,他们幻影移形到达一座麻瓜城镇,找了一间旅馆打算住下。


天黑了。第二个夜晚降临了。


 


 


[注]Lord是称呼世袭贵族之前通用的前缀。至于为什么对Sirius和Remus是直呼其名,下文已经作出解释。开篇称呼Malfoy为Master是表达尊敬,其实也可以叫Lord Malfoy。就,希望你们不要奇怪为什么突然全员伏地魔了一样(不是)。



评论

热度(64)

  1. 红茶杯与苦咖啡Lost temple 转载了此文字
  2. 小玛丽苏不脑残Lost templ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