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杯与苦咖啡

欧美迷,反派控,一生无悔入HP,沉迷德哈无法自拔,副EC/锤基/虫绿/福华/盾冬/亚梅/绿基巴叉闺蜜组,表白铁罐爸爸,随时入坑向,恋与/全职/魔道/镇魂/默读,非典型性杂食博爱党,周叶不离,男神遍地走,乙腐通吃

《sunny》(段子短篇集/小甜饼)

華夜雨:

《Sunny》
Cp:DH德哈
.
乐乎id:華夜雨
微博id:華夜雨HYY
贴吧id:華夜雨
.

sunny
.
痛彻心扉的尖叫声和铺天盖地的黑暗将要吞噬人心,曾经那所美丽的学校已经成了一片断壁残垣。每一个人坐在残垣里低声哭泣,也有安慰的声音在说人死不能复生。这安慰还真是残忍。

.
面前的惨剧开始旋转,在一阵晕眩后那无休止的黑暗开始变得光明,然后又陷入黑暗。
那个人的声音在每一个人的脑子里回荡,他说只要交出那个‘救世主’,所有人就都能存活下去。

.
一切回归于平静,黑暗幻化为光明,那双绿色的眼睛不停打量着光明,周遭的气味和温度都如往常一般无二。
‘咕嘟嘟—’
低头看去,脚边全是水,而水快速的向上升起,盖过了小腿、胸口、头顶。水的温度冰冷至极,它让人看不见让人不能呼吸还让人放弃抵抗,它淹没了光亮带走了希望,最终在那无比深渊里,响起了一道嘶哑的叫喊声,他在叫一个人的名字,用悲烈的声音叫着那个人的名字。

.
“Harry Potter.”

.
因为恶魔的恐惧而极度睁大的绿色眼睛,愣愣地盯着天花板。平缓了半天心情后舒了口气,Harry Potter拿起床头的眼镜戴在自己脸上,揉了揉头发从床上起来,走到窗前猛地拉开窗帘,阳光不出意料的照射进屋子,Harry伸手挡在眼睛前,随后看着玻璃外的世界,咧开嘴笑了起来,亦如曾经的笑容。

.
门外家养小精灵敲了敲门,叫了叫Harry,他这才回过神来,赶忙套了一件红色T-shirt和一条黑色的中裤就开门出去了。

.
“你们狮子的眼光一向这么差吗?看看你的衣服,Potter!”

.
Harry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觉得没什么不对劲的。又抬头看了看坐在圆桌旁边端着杯子喝茶的人,那人一头利落的铂金色短发被梳的一丝不苟,一件丝质白色衬衫让他的皮肤显得更加白,袖口被他卷起至胳膊肘,领口微微敞开。而下身是一条黑色中裤,不似Harry的那条宽大,反而有些收紧。

.
“收起你的表情吧,Draco Malfoy!”Harry拉开Draco对面的拿把椅子,坐在上面吃起了早饭。是一份简易的早饭,烤的恰到好处的面包和咸淡适中的煎蛋火腿肠,配上一杯牛奶。吃起来口感不错,而他也很久没吃过这样的早饭了,他猜测是Draco做的,因为味道和Draco的味道如出一辙。

.
家养小精灵在Harry身边放了一张报纸,然后又给了Draco一份同样的报纸,就转身去收拾屋子了。

.
Draco抿了一口茶,眼睛在报纸上看了又看,最后将嘴向下一撇,皱起眉毛。
“嘿,麻瓜的报纸真是有够愚蠢的。真不知道你是怎么看的下去的...你可千万别笑,我会以为你的智商有问题!”
“你好像一直认为我的智商有问题。”Harry眼睛都不带抬得回答着Draco,手里的叉子插起了香肠塞进自己嘴里。
“噢...”结果香肠因为太重而摔落盘子里,“家养小精灵都懂要把香肠切一下,你怎么不懂?”
Draco表情十分精彩,他撇下报纸身体向前倾,“我为什么要和一个家养小精灵比?”

.
Harry晃晃脖子学着Draco的语气和模样重复了一遍他的话,然后低下头咬了口面包继续看报纸。这行为让Draco怒火冲天,他用力且快速的举起杯子,却不想用力过大,茶水有一小半扑在了他的脸上。
Harry噗的一声笑了出来,这样他想起在霍格沃兹的时候,曾经因为一个女孩喝东西喝到喷出。那日子实在是天真烂漫美好的不像话啊!
“该死的Potter,再笑我一定给你来一个漂亮的咒语!”
“你真该好好回忆回忆,曾经被我打到地上的样子。或许我在你施咒前,就会把你变成一只白鼬!”他说着还做出了掏魔杖的动作。
对方显然没有被他威胁到。Draco好像想起了在学院的生活,那时候每一天的乐趣就是,给救世主找麻烦。纵使最后落荒而逃的是自己,也总是乐此不疲。好在现在能依旧如此。

.
Draco好像想起什么,举起魔杖一挥,一只纸鹤就飞向Harry身边,Harry放下刀叉接下了纸鹤,抬头用那双极度好看的绿眼睛,询问那个小金头发什么疯。
而Draco只是努起嘴挑了一下眉毛,亦如当初那般,眼神里充满里挑衅。
Harry歪歪头耸了耸肩,想着陪他玩玩当时哄孩子了,打开了纸鹤。

.
“sunny one so true I love you.”

.
Harry嘴角向上挑起,他抬起头和那双灰色的眼睛对视。
Draco又挑起眉毛,撇了撇嘴,“Potter!”嘴巴自带漏风的叫一声Potter,然后勾起嘴角冲着对面的那个男人笑。对面的男人跟着他一起笑,他们四目相对,像曾经却又比曾经成熟,少了挑衅和敌对,多了浓情和爱意。

.
时光荏苒,青春一去不复返。那个骑在扫把上喊‘疤头’的金发男孩和那个在雪地里穿着隐形衣戏耍别人的黑发少年,相对而坐四目相对同床共枕。

.
纸鹤挥动着纸翅膀在天空转圈,只为寻找一个肯伸手去接他的人。
END

评论

热度(32)

  1. 红茶杯与苦咖啡生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