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杯与苦咖啡

欧美迷,反派控,一生无悔入HP,沉迷德哈无法自拔,副EC/锤基/虫绿/福华/盾冬/亚梅/绿基巴叉闺蜜组,表白铁罐爸爸,随时入坑向,恋与/全职/魔道/镇魂/默读,非典型性杂食博爱党,周叶不离,男神遍地走,乙腐通吃

【德哈/DH】银雀 28 重生向

徒崖:

上一章


我又来悄咪咪地更新了




——————————————————————————————————————


“呀呀,呀呀呀!”哈利,你认出我了!雪貂比绿豆大点儿的眼睛闪烁着难以置信的光芒。


 


德拉科挥舞着自己短小的爪子试图凑上去给自己敏锐的恋人一个吻,黑发少年却把头一偏躲开了。


 


“真是的,你这个小东西怎么可能是德拉科呢?”哈利提溜着雪貂的后颈让它平躺在自己的胸口,德拉科蜷成一团随着哈利的呼吸一起一伏,少年略带单薄的胸口咯得他有点疼,坏脾气的雪貂气哼哼地将自己往上面移了移,不着痕迹地挪到了少年的颈窝。


 


“咯咯!”我就勉为其难地原谅你。德拉科还是偏过头用自己毛绒绒的粉红色的三角嘴偷偷摸摸地戳了哈利的脸一下,哈利嫌弃地用手抹了一下残留下来的口水印,用手指点了一下德拉科的粉鼻尖,然后呼噜两把德拉科乱糟糟的毛,让它变得尽量柔顺。


 


在德拉科绿豆大的眼的注视下,哈利呼吸逐渐变得平稳,安静地沉浸在下午三四点的阳光中,随着暖黄色的浪涛起起伏伏。


 


德拉科觉得也许自己也应该像只雪貂一样,白天睡上一觉晚上再活动,然后他就从善如流地趴在恋人的颈窝和他一起沉入了金黄色的梦。


 


当晚上哈利带着一只雪貂出现在大厅时,正好碰见了四处寻找德拉科的扎比尼。很明显这个典型的斯莱特林不懂得如何心平气和地和自己好友的绯闻对象谈话,扎比尼十分拘谨地走向格兰芬多长桌,在罗恩警告的眼神中扯着哈利的袍子就往外走,中途还把一杯牛奶打翻在赫敏摊开的书上。


 


“嘿!你最好把你手从哈利的衣服上挪开!”罗恩从椅子上一跃而起直接冲到门边,扎比尼正忙着将挣扎的哈利从门缝里塞出去。


 


“不是每个斯莱特林都对波特有兴趣好吗?我只是来问问他德拉科的事情。”扎比尼鄙夷地看着罗恩,另一只手努力地将哈利塞出了门外。


 


“不信不问问他,他愿不愿意和我走?”扎比尼说。


 


罗恩透过门缝看着正安抚着受惊的雪貂的哈利,哈利向他投去一个放心的眼神,在口袋里抓紧魔杖的手轻微地拱起。


 


“最好是这样。”罗恩扔下这样一句话,头也不回地走回自己的位置。


 


“好了,波特。首先我很抱歉这样对你,因为最近斯莱特林对你的态度越来越不好,我不能让自己显得那么不合群,特别是德拉科现在完全找不着人的情况下,我不能让自己像个竖起来的靶子一样。”厚重的大门将他们俩与喧嚣的大厅完全隔绝开了,扎比尼也换上了另外一副模样,他恳切地向哈利道歉。


 


“你说德拉科失踪了?”哈利抚摸着雪貂的手顿住,紧接着就不自然地揪下一撮雪白的毛。


 


“咝咝咝咝!咝咝!”你瞎了吗?你不就抱着我吗?德拉科吃痛地咬了一下哈利的大拇指。


 


“现在只能这样说,因为没有证据显示他离开了霍格沃茨,最好和他待在一起的穆迪教授我们也完全没有理由去怀疑他,我以为他是和你在一起,但是现在看起来不像。”扎比尼有点着急了,“你知道斯内普教授和马尔福家族关系不错,斯内普教授已经找过我了,如果德拉科还不露面的话,马尔福先生将会亲自到霍格沃茨来,那个时候就算德拉科露面了也是一场风波。”


 


“所以,波特,哦不,哈利!我希望你见到德拉科的话,一定要让他赶紧去斯内普教授那里。”扎比尼觉得自己脸上的热度可以和中国火球龙喷出的火相媲美了。


 


“当然了,为什么不呢?”哈利觉得扎比尼泛着潮红的脸实在是好笑,一口就答应下来。“我会帮你去问问穆迪教授的,我知道你们不方便去。”


 


“如果是这样,当然是好的。”扎比尼连连道谢,在得到想要的回答之后立马转身离开。哈利叹了一口气:“你说他又去哪里了?”


 


“穆迪教授!你怎么能用这种方法惩罚学生!”哈利走到黑魔法防御课教室门口,听见里面传来激烈的争吵。


 


“我不觉得这样算是惩罚,只是给他一个小小的教训!这个小崽子需要一点教训让他记住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你确定将马尔福先生变成雪貂能让他记住教训?穆迪教授你这样做法在学校是不被允许的。”麦格教授一贯冷静严肃的声音往上升了两个度。


 


“到时间他自己会变回来的!”


 


“到时间,他自己……”哈利猛地将雪貂提到自己的面前,脸对着脸,眼对着眼。


 


“是你吗?”哈利颤抖着问出这句话,他回忆起他今天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浴巾掉在了地上,而他觉得寝室只有一只雪貂,就那样光着……梅林,他不敢回忆接下来的事情的。


 


雪貂并没有给他一个明确的答复,而是凑了上去用自己粉红色的三角嘴贴上了哈利的下嘴唇。


 


嘴唇上薄薄的贴吻,慢慢地变成了有温度的舔吻,哈利手心原本毛茸茸的温热触感变成了少年冰凉的肌肤,紧接着一双手捧着他的脸逼他更加地靠近。


 


少年们蹲在地上,在和两位德高望重的教授只一墙之隔的地方,交换了一个单方面甜腻的吻。


 


“年轻的公主吻了一下丑陋的青蛙让它变回了王子,然后他们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德拉科说:“你吻了我,哈利。然后呢?”




下一章

评论

热度(119)

  1. 红茶杯与苦咖啡徒崖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