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杯与苦咖啡

欧美迷,反派控,一生无悔入HP,沉迷德哈无法自拔,副EC/锤基/虫绿/福华/盾冬/亚梅/绿基巴叉闺蜜组,表白铁罐爸爸,随时入坑向,恋与/全职/魔道/镇魂/默读,非典型性杂食博爱党,周叶不离,男神遍地走,乙腐通吃

【DH】破土00-01

隋乐安:

《破土》00-01




#弃权声明:人物全部属于罗琳,德哈属于彼此,只有OOC属于我


#私设:多瑞娅是哈利的祖母(事实上并不是),多瑞娅未死亡


#长篇,私设如山,注意避雷






Chapter 0  意外的访者


 


1981年11月1日,英格兰德文郡。


 


自前一日神秘人死亡的讯息传开之后,似乎全英国的巫师界,甚至是说全欧洲的巫师界都在奔走相告,无论是否相识,只要是碰面便会互相道贺,随时随地只要有人群便会有狂欢,好像这是一个普天同庆的好日子,所有人都沉浸在了欢乐的海洋中,只因为这一次的胜利。


 


邓布利多那顶尖尖的巫师帽有些下塌,随着他的走动而左右摇摆,他一身紫色的巫师袍,发须雪白且长。此时他出现在夜晚的德文郡也没有半分的违和,好像是童话故事中和蔼的巫师。他并没有沿着小路走很远,这四周本来便没有什么,一眼望去只有红岩石崖,以及一片一望无际的大海。当然,邓布利多并不是来这里狂欢的,也不是来这里度假的,他是来这里找人的,确切地说是找一座城堡,坐落在德文郡的一座属于巫师家族的城堡。


 


很明显,这个属于巫师的城堡外面笼罩了许多高级魔咒,除了保护城堡的坚固以外,还有一些隐藏城堡的魔咒,甚至还有麻瓜驱除咒,使得这片海湾格外地宁静空旷。


 


如果不是从这座城堡的继承人口中听到过一些关于这座城堡的事情,就算邓布利多来到这片海岸,他也无法知道就在这片海岸属于一个巫师家族。是的,他没有这个家族的邀请函,他甚至不知道如何联系上这个家族,但是他必须要来这里,尝试着找到这座城堡。


 


邓布利多拿起魔杖,施了一个高级版的显形咒,但是好像没什么用。慢慢放下魔杖,邓布利多半月眼镜后的蓝色眼睛眯了眯,在他又拿起魔杖的时候,从海岸地尽头出现了一只家养小精灵。


 


那只家养小精灵看起来和霍格沃兹的那些没什么区别,只是衣服相对来说要干净些,脖子上的茶巾隐隐约约地能看到殷红色的印记,但是那茶巾有些褶皱,邓布利多并不能看清那上面究竟是什么图案,又或者是什么字,又或者只是一些莫名其妙地痕迹,他看着那只家养小精灵拘谨地向他鞠躬,网球大小的大眼睛紧紧地盯着他,“先生,这里是私人领地,夫人不喜欢任何人的打扰。”


 


邓布利多露出和蔼地微笑,将魔杖放了下去,“我叫阿布思·邓布利多,是霍格沃兹的校长,是专门来拜访波特夫人的。”


 


“先生,夫人拒绝任何拜访。”家养小精灵回答。


 


“是关于波特家的男孩儿。”邓布利多语气恳切了些,“我想,夫人不会想让波特家的孩子流落在外吧。”


 


小精灵想了想,网球大的眼睛眨了眨,谨慎地开口,“哦,是詹姆斯小主人吗?夫人不想……”


 


“哦,抱歉。”邓布利多突然打断了小精灵的话,他看起来忽然有些悲伤,邓布利多低下头,“我不知道。我以为波特夫人已经知道詹姆斯和莉莉去世的消息了,对此,我深表歉意。”


 


小精灵仰着头看着邓布利多,网球大的眼睛布满了不可思议,他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连忙说,“抱歉,先生,我要告诉夫人这件事。”说完这句话之后,小精灵迅速在邓布利多眼前消失了。


 


邓布利多望了望眼前一望无际的大海,安静地等待着那个小精灵的再度出现。


 


好像过了数个小时那么久,邓布利多的眼前缓缓地出现了一个城堡仿佛是伊丽莎白一世还在时的古老的城堡,但也只是推测,邓布利多没法看出这个城堡建造的具体时间,只能透过这个城堡质朴却大气的风格判断这曾是几个世纪前贵族最喜爱的建筑风格,单一却磅礴的色彩,仿佛从海天相接处奔涌而来。


 


城堡外的铁门为邓布利多打开,刚刚消失的小精灵此时就站在铁门的旁边,依旧仰着头,睁着网球大的眼睛看向邓布利多,“先生,夫人请您进去。”


 


穿过被装点打理得精致而美丽花园,以及绕过花园中间的喷泉,走了大约七八分钟,小精灵才带着邓布利多走到城堡的正门,打开三四人高的朱门,便能看着乳白色的楼梯,以及红色的地毯,整个城堡的内部都是白色与红色相间的风格,高贵却又不显奢华,洋溢着一个家族昌盛的繁华,也带着一些冷清,邓布利多从进入城堡开始,便没有见到任何人,直到小精灵带他走到客厅,他才真正看道这个城堡内的第一个人。


 


“波特夫人您好,恕我冒昧了。”礼貌地打着招呼,即使邓布利多看着比站在窗前,沙发后的妇人要老上很多,但是他还是显得拘谨了很多。


 


“邓布利多先生请坐。”招呼了邓布利多坐在沙发上,波特夫人也从沙发后面绕到前面,坐在邓布利多的面前,她仿佛静止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地开口,“我记得詹姆有一个儿子,虽然詹姆从来没有带他的儿子来看我。但是既然你只提到詹姆的死亡,那么,我是否可以认为我的孙子还活着。”


 


“是的,夫人,哈利还健康得活着。”邓布利多点头,“过一会儿霍格沃兹的钥匙管理员等会儿会把他送到这里来。”


 


“钥匙管理员?”波特夫人的眉毛皱了皱。


 


“夫人请放心,海格是我信任的人,哈利和他在一起不会有任何问题的,他一定会安全地把哈利带到这里。”邓布利多笑了笑,向波特夫人允诺,“而且……波特夫人,您不想知道詹姆斯和莉莉到底出了什么事吗?”


 


客厅突然安静了下来,连壁炉内‘噼里啪啦’的木柴声都听得真切。


 


邓布利多自然早就知道詹姆斯和他母亲的面和心不合,也知道这位波特夫人,曾经的布莱克家的天之骄女也在很努力的扮演着母亲的角色,却最终在詹姆斯执意和莉莉交往的时候崩断了最后维系着母子和平相处的那根线。波特夫人在查莱斯去世后搬离了戈德里克山谷,独居在波特城堡里,不再过问詹姆斯的婚事,也只是每年圣诞节会收到莉莉寄来的信,也从而得知詹姆斯有了一个儿子。


 


波特夫妇的死亡并不是一个很漫长的故事,邓布利多也隐藏了许多相关的细节,他只是以‘最终,莉莉用爱保护了哈利’而结束,他抬起眼睛看向波特夫人,透过她黝黑色的眼睛看去,那仿佛是一潭无波的死水,邓布利多猜,波特夫人应该会非常强大的大脑封闭术。


 


客厅的安静并没有维持多久,很快那只小精灵再度出现,“夫人,有一个半巨人带着一个婴儿出现在城堡外面。”


 


“半巨人?”黝黑色的眸子突然如利箭一般射向邓布利多。


 


“夫人,我敢保证,海格是一个忠诚的好人。”邓布利多给予了波特夫人一个忠诚的笑容。


 


波特夫人侧身看了邓布利多一眼,便随着小精灵一起往城堡外走。她走得很快,虽然还是那么优雅大方,但是邓布利多能看出她的焦急。在城堡的大门再度打开的时候,波特夫人显然忽视了占据了许多视野的半巨人,反而认真地看向半巨人怀里的小婴儿,她从半巨人的怀里接过那个小婴儿抱在自己的怀里。


 


“他和詹姆斯长得很像,不是吗,夫人?”邓布利多问他。


 


“你,为什么要来找我。照你所说,哈利应该是魔法界的英雄,而我是一个几乎被所有人遗忘的人,我不会教哈利去打倒黑魔王的,但是你却需要。我们彼此都很清楚,黑魔王的消失只是暂时的。”没有回答邓布利多的问题,波特夫人低头看着怀中的婴儿,反而抛给邓布利多一个问题。


 


“夫人,你是多瑞娅·布莱克·波特,你不会被世人真正的遗忘。”邓布利多说,“而且,莉莉确实是用爱保护了哈利,那是一个血缘魔法,很古老的魔法,只有哈利生活在他的亲人家里,才会得到魔法的保护。所以如果您不收养他,我只能把哈利寄养到他的姨妈家。但是据我所知,哈利的姨妈和姨夫并不喜欢巫师,所以为了哈利能健康快乐的成长,我还是希望由夫人您亲自来教养哈利。”


 


“当然,怎么能让哈利养在那种麻瓜家里。”多瑞娅的声音听起来很气愤,她抱紧了怀中的婴儿,“我的哈利一定会在我身边健康成长的。”


 


有的时候命运总会因为蝴蝶的翅膀而转了一个弯。


 








Chapter 1 牢不可破


 


魔法界可以为了神秘人的消失而庆祝许多天,但这并不意味着所有人在这段时间内只有兴奋,至少马尔福一家还在为此焦头烂额着,卢修斯·马尔福也在忙于为马尔福一家粉饰着他们在战争中的罪行。


 


当然,食死徒的罪名并不是什么好消除的就是了。


 


卢修斯的妻子纳西莎出身于布莱克家族,她的祖父博洛克斯的妹妹多瑞娅嫁给了波特家族,也就是哈利波特的祖母。纳西莎算是唯一一个还和独居在波特城堡的多瑞娅还有些通讯的人,除了莉莉以外。多瑞娅自从嫁入波特家之后,就和布莱克家很少有交集,纳西莎算是多瑞娅唯一亲近的人,也唯一愿意交流的人,在多瑞娅与詹姆斯闹翻了之后。


 


但是让纳西莎觉得奇怪的是,黑魔王消失后不久,多瑞娅曾问过他,马尔福家族是否追随过黑魔王,在纳西莎回答是之后,多瑞娅便再也没有和纳西莎联系过,就算纳西莎给多瑞娅写过很多封信,还是被多瑞娅拒绝了。


 


直到圣诞节过后,马尔福家有关战争审讯的事情才告一段落,纳西莎也终于有时间去拜访多瑞娅。


 


德文郡的南部尽头,少有人居住,狭长的海岸永远都显得孤零零的,日夜遭受海浪的侵蚀,唯独太阳照射下的红岩石崖散发着柔和且温暖的气息,成为这里最明显的标志。


 


从马车上缓缓走下来,这是纳西莎第一次来到德文郡的南部尽头,也是第一次拜访多瑞娅。


 


以古老的巫师家族拜访的规矩召唤出了波特城堡的家养小精灵,在家养小精灵的带领下,纳西莎跟着家养小精灵走进了一个多月前,多瑞娅与邓布利多见面的客厅。与邓布利多不同,纳西莎进入客厅后没有打量过波特城堡的摆设,只是恭敬地做着那些早就融入骨血中的礼仪,简单的问候之后,多瑞娅便示意纳西莎坐下,让小精灵拿出招待的红茶和点心。


 


等候多瑞娅开口的纳西莎紧张地看了看茶杯中的红茶,她不知道为什么多瑞娅在收到消息之后疏远了她,也不知道这位曾经强势极了的布莱克家女王到底在谋划着什么,她只能尽可能的保持优雅和冷静。


 


“纳西莎”,半杯红茶下肚之后,多瑞娅才真正地抬起眼眸揣测着纳西莎略带紧张的神情,“我以为你知道我想清静一些。”


 


“冒昧打扰,我很抱歉。”听到多瑞娅仍称呼自己的教名,纳西莎才真正地松了一口气,她挺直脊背,仍是落落大方的模样,“只是前几日联系不上您,我很惶恐,怕您独居会出什么事情,所以特地来探望您。很高兴您仍旧健康美丽,我也就放心了。”


 


“还好还有你关心我。”随着多瑞娅话落,纳西莎心里的石头总算是落地了。只是多瑞娅并没有停下话头,她端着茶杯送至身前,一边看着红茶的波痕,一边开口,“只是独子惨死,我有些精力不足了。”


 


纳西莎握着茶杯的手忽然抖了抖,没有抬头看多瑞娅。


 


“虽然我寡居在此,却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詹姆脾气很倔,跟每一个布莱克没有什么差别,他决定和我冷战之后,便再也没有联系过我。我也累了,也无暇照顾他,更无暇关注魔法界。”多瑞娅的黑眸深处仍如死水一般波澜不兴,她的语气颇为低沉,让人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我和所有的布莱克一样,追求力量,但是我不能容忍有人杀了我儿子。”


 


纳西莎的手又抖了抖。


 


“纳西莎,我老了,但是我从来都不蠢,我也不聋,你没必要隐瞒我什么。身为一个布莱克,尽管是已经嫁出去的布莱克,但是我从没有忘记什么是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多瑞娅姑祖。”纳西莎放下茶杯,谨慎地用着词语,“我为发生在波特夫妇的事情表示遗憾。但是我们都知道,黑魔王总有一天会回来的,他拥有绝对的力量与权威,他才会带领我们纯血家族走向荣耀的!”


 


“纳西莎,你已经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马尔福了。”多瑞娅没有看向忽然变得激动的纳西莎,反而平静地喝了一口茶,才继续开口,“我承认黑魔王拥有力量,但是我不承认一个怕我一岁大的孙子的人会带领纯血家族走向荣耀!而且纳西莎,你真的知道纯血家族想要的荣耀是什么吗?你现在只知道马尔福家的那些荣耀,永远只会趋利避害,你们真的知道黑魔王想要的是什么吗?你们知道他是谁吗?他叫什么名字吗?他的出身又是怎样的?还有……他是纯血巫师吗?你们,其实什么都不知道吧。我甚至怀疑你们真的是被魔法控制了,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投靠了黑魔王。但是我们彼此都心知肚明,阿布只是屈从于黑魔王的力量,卢修斯也一样。”


 


“我……”纳西莎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多瑞娅的话,她思量了许久,突然抬起头来看向多瑞娅,“你……你刚刚提到了哈利·波特?他,他在这里?”


 


“是的。”多瑞娅回答。


 


“不,这会害死你的。你知道的,魔法部不可能把所有的食死徒都抓住,如果他们知道哈利·波特在你这里,他们绝对不会放过你的!”纳西莎尽量让自己保持着身为马尔福家女主人的优雅和冷静,她直视着多瑞娅黝黑的眼眸。


 


多瑞娅摇了摇头,“纳西莎,你离开吧,我要关闭波特庄园了。不管我又没有能力,我都会保护哈利的。”


 


布莱克家族有过很多的称谓很多,诸如他们自身认为的最纯洁的家族,但是除此之外,全巫师界都认同的一点就是布莱克家族都是疯子,他们可以为自己所坚守的疯狂,疯狂到即使失去生命也在所不惜,这是与马尔福家的最本质的区别。布莱克家曾耻于马尔福家的趋利避害的小人嘴脸,马尔福也嘲讽着布莱克一家的疯狂。但总归都是纯血家族,相互间的勾心斗角自然都不会放在明处,再加上互为姻亲,关系并没有闹得很僵。


 


纳西莎深知那位曾经的布莱克女王的疯狂与偏执,讨了个不是之后,便没有在波特城堡待下去,也没有看到那名传说中的大难不死的男孩儿。


 


她深知多瑞娅说得对,她确实过分得像一个马尔福了,她不像她姐姐爱恨得疯狂,也不像堂弟叛逆放荡,她从小就很安静很矜持。但是她也知道即使被称为趋炎附势的马尔福家也并非如外界传言的那样,她不会暴露多瑞娅的所在,因为马尔福家最宝贵的精神,就是家人高于一切,而多瑞娅永远都是她的家人。


 


回到马尔福庄园之后,纳西莎先去看了他们的儿子德拉科,才去卢修斯的书房,和卢修斯认真地谈论了一翻关于多瑞娅所说的一切,有关于那名大难不死的男孩儿,也有关于那位消失了的神秘人。


 


后来纳西莎又送了几封信给过多瑞娅,只是之后猫头鹰不再是空着而回,而是把原本的信重新带了回来,纳西莎才真正知道,多瑞娅真的关闭了波特城堡,而且这一次的关闭会持续很多年,或许当巫师界淡忘了波特这个姓氏,又或者淡忘了那位大难不死的男孩儿,直到多瑞娅真的认为外面安全了之后,才会重新开启波特城堡,又或者就在十年后,霍格沃兹的猫头鹰飞向德文郡。


 


只是世界上哪有那样理所当然的事情。


 


至少在马尔福一家的隐瞒之下,巫师界并不知道波特家族的老夫人还活着,而且还抚养着霍格沃兹校长声称会生活得像王子一样幸福的救世主。


 


那本应该平静的十年最终毁于一场魔力暴动,而纳西莎·马尔福恰巧是唯一一个波特城堡外感知到这场魔力暴动的人。其实说是魔力暴动,大都是因为年幼的小巫师们并不能掌控自己体内的魔力,所以会有所失控。但这所谓的失控也是有强弱之分,单论这个将波特城堡外的保护魔咒震碎的程度来说,纳西莎才真正相信了几分有关所谓救世主击败黑魔王的说法。


 


与卢修斯幻影移形到德文郡的海岸边,纳西莎抬头望向突兀地出现在一片晴空之中的一角白色的墙壁和半扇琉璃色的窗户,似乎目光探过去,看能看到那琉璃色窗户内半掩的猩红色窗帘。


 


眼前的空间随着一声突兀地炸裂声,而出现一个缺口,一个矮小的家养小精灵向纳西莎躬身行礼之后,抬起网球大小的眼睛小心地眨了眨,慢吞吞地开口,“马尔福夫人,夫人让我邀请您到城堡里来,不过……”他鸭子般的嗓子咳了一下,悄悄地瞥了一眼纳西莎身旁的卢修斯,才匆匆把目光收回来,“夫人说,只邀请您进来。”


 


纳西莎并没有立刻回应,只是侧过头看向身边的卢修斯,待得到卢修斯的点头默许之后,才提了提自己的裙子,示意家养小精灵带自己进去。


 


随着家养小精灵进入波特城堡内部,纳西莎抬头望着城堡正上方碎裂的琉璃色窗户。这城堡已经不是几年前她见的那般模样了,原本剪裁得雅致怡人的花园被夷为平地,重新改造成了网球场大小的草坪,上面理应还有一些儿童的魔法玩具,不过或许是因为这次魔力失控,草坪上只剩下一地的废墟。米白色为主色的墙壁上参杂着些许香槟色的条纹,原本只在正门口铺就红色的地毯如今铺满了整个客厅,一些最基本的家具也同样按比例缩小形成新的适合小巫师用的家具。


 


抬头摸了摸一楼楼梯被施加了缓冲魔咒的扶手,纳西莎几乎能想象得到那位小救世主大概和他的父亲一样活泼好动,而且,很明显的,他应该没少在这个扶手上吃过亏。


 


一步一步走到二楼的厅堂,看着多瑞娅正站在一张珐琅色沙发前面,挥舞着魔杖用着一些检查的魔咒。纳西莎走到多瑞娅三米远之处,才停下脚步,极有教养地道,“波特夫人,许久不见。”


 


挥舞魔杖的手顿了一下,多瑞娅手腕挽了一下,魔杖也随之隐藏在宽大的袖袍之中。她背对着纳西莎,伸手拉住也在同一时间伸出来的白玉般嫩白的小手,多瑞娅牵着对方的手转过身来,目光如昔日一般宁静,“我知道,如果说有人能发现在这人烟稀少的海岸线边发生了什么事情,那这个人一定是你。”


 


显然纳西莎的目光被从沙发上跳下来的小巫师吸引住了,这名小巫师有着一头杂乱的黑发,五官之中除了一双眼睛以外,简直就是詹姆斯·波特的翻版。只是或许他年纪还小,轮廓还很稚嫩,个子小小的,皮肤是健康的粉白色,脸颊还有些红晕,一双祖母绿的眸子更是仿若星辰般璀璨。那是救世主,传说中打败了黑魔王的人,如今他那么小,那么柔软地站在自己的面前。她缓缓地伸出右手往前探去,“这是哈利?”


 


“哈利,她是马尔福夫人。”单手护住身侧的小巫师,多瑞娅黝黑地眸子如同锐利地箭矢刺向纳西莎而去,惊得纳西莎连忙把探出的右手收了回去。


 


“夫人,您好。”礼貌而羞涩地打着招呼,小巫师拽着多瑞娅的手又用了几分力,嫩白的小手有些泛红,他低着头靠近了多瑞娅两步才平缓了些呼吸。


 


“救世主。”仿佛在口中咀嚼了无数遍,随着舌尖转过无数腔调,这句话才从纳西莎嫣红的唇间缓缓吐出。她没法无视多瑞娅仿若实质一般威胁的目光,面上却仍旧维持着端庄平静,“波特夫人,我猜,您邀我至此,应该是有事相托吧?”


 


一击即中。


 


多瑞娅黝黑地眸子灵活地转动着,她不太习惯让别人掌握谈话的主动权,“波特城堡的保护魔法出现了裂痕,哈利在我身边并不安全,我需要由你来代我照顾哈利一段时间,直到我彻底修复好波特城堡内的保护魔法。”


 


空气在一瞬间凝滞。


 


“纳西莎,我是斯莱特林出身,虽然我老了,我有一个格兰芬多出身的儿子,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忘记了我永远都是一个斯莱特林。”仿佛并不在意纳西莎眼中的挣扎,多瑞娅的声音超乎寻常的坚定,甚至强硬到生出一身的利刺,“我需要一个牢不可破的誓言,我也会给你你一直想要的东西,这是一场交易,我和你的交易,无关黑魔王,也无关救世主。”


 


纳西莎的睫翼频繁的扇动着,她快速地思索着刚才一瞬间闪过的种种念头,这并不是一件很容易决断的事情。她自然知道多瑞娅是有事情请她帮忙才会邀请她到城堡里,她甚至考量好如果多瑞娅让她加入凤凰社阵营而如何拒绝,却不曾想过多瑞娅玩得更大,举手投足间坦露着曾经的布莱克女王的气魄,而这份气魄,恰恰就是纳西莎曾经敬畏的。她没办法拒绝多瑞娅,她也没有办法答应多瑞娅,这是一件很重大的决定,这可能影响到马尔福家族的未来,她没办法做主,可她有不敢轻易拒绝。


 


交叠的双手仿佛被刻意克制般的轻微颤抖着,纳西莎的目光忽地转向在多瑞娅身边摇着多瑞娅手臂的小救世主,她努力使自己的声音平静下来,“多瑞娅姑祖,如果小波特先生被我带回马尔福庄园,他便会和德拉科一起生活,接受卢克的教导,这,是您想要的吗?”


 


“那请允许我拜托马尔福先生和马尔福太太尽快地教会哈利,如何像一个马尔福一样保全自己。”语气不乏带着些嘲讽,多瑞娅松开了牵着救世主的手,救世主抬起头有些惊讶地看着多瑞娅抽出的手,多瑞娅拍了拍救世主的肩膀,试图让他放松下来,“哈利,没事的。”


 


“多瑞娅,我,哈利不想离开多瑞娅。”尚且稚嫩的救世主抬起圆圆的小脑袋,祖母绿的眼睛直直地望向多瑞娅,他的睫羽蒲扇着,想要抬起手去够多瑞娅的手,却被多瑞娅躲开。小救世主瘪了瘪嘴,稍微有些委屈的模样,祖母绿的眸子里有泪珠的打着转儿,连声音都有些哽咽,“多,多瑞娅,祖母不喜欢哈利了?是哈利惹多……祖母生气了?多瑞娅,哈利会改的,会听话的,多瑞娅不可以不要哈利。”


 


想必小救世主也不是个经常哭鼻子的孩子,多瑞娅明显因为这件事情而手足无措。她尽量用轻轻拍打肩膀的动作来安抚小救世主,“哈利,我希望你可以很坚强,你已经足够勇敢了不是吗?”


 


“可,多……祖母,我控制不了,我真的控制不了它,我不是故意的,我可以补救,真的,多瑞娅。你不会不要我的,对吧?”小救世主仍是抬着头,委屈地看向多瑞娅。


 


“哈利,我没有不要你,我只是暂时没有办法陪在你身边。”就算是曾经的布莱克女王,此时也褪下所有的骄矜,像抚摸小兽一样抚摸着小救世主的头发,她放低了声音,黝黑的眼睛凝视着小救世主的祖母绿眼睛,“哈利,你要记住,那些既然在你体内,便就是你的东西,你才是主人,你要控制它,而非它来控制你。你是个波特,你足够勇敢,也足够坚强。现在你只需要相信自己,再借些马尔福家的辅助,那些东西终归会被你收服,为你所用。”


 


“所以……”眨了眨眼睛,哈利神色坚定地看着多瑞娅,“多瑞娅会来看哈利的吧,经常的,对不对?”


 


“哈利。”点了点哈利白嫩的脸颊,多瑞娅忽地笑了笑,她笑起来眯着眼睛,嘴角轻微的上扬,想是冬日的伦敦忽然出了太阳,她将目光从哈利身上移回到纳西莎的身上,“忽视客人是很不礼貌的一种行为。纳西莎,我需要一个牢不可破的誓言,我也能给你展示你想要的,救世主的价值。”


 


蓦地瞪大了双眼,纳西莎没有想到多瑞娅能开出这样的条件。毕竟对于多瑞娅来说,小救世主就是她的全部,她看着小救世主从一个小婴儿长到一个男孩儿,她怎么可能拿小救世主当做筹码,那几乎等于压上她的全部。可是,当她不得不把救世主送到马尔福家抚养的时候,她便已然做出了决定。这就是布莱克家的女王,足够疯狂,也足够大胆。


 


这简直是一笔天大的交易。


 


“我需要跟卢克谈一下,您要知道卢修斯才是马尔福家的家主。”轻咬下唇,纳西莎犹豫了下,并没有立刻答应多瑞娅。


 


“皮平。”多瑞娅抬起魔杖,最初带领着邓布利多和纳西莎进入城堡的家养小精灵忽然出现在三人的面前,他网球大的眼睛不停地转着,仰着脑袋看向多瑞娅。多瑞娅继续道,“请城堡外的马尔福先生进来,我想我可以告诉他一些他想知道的事情,例如说,他的主子到底是被什么打败的。”


 


“是,夫人。”恭敬地弯腰,名叫皮平的家养小精灵迅速消失。


 


那一天,马尔福夫妇从多瑞娅的口中得到了一些模棱两可的话,虽然听起来不置可否,但是又不得不说,那可能就是真相。最终马尔福家付出了牢不可破的誓言的代价,得到了救世主身上的一些个秘密,也正式地将救世主囊入自己的羽翼之下,完成自己那一部分的牢不可破的誓言。


 


第二天《预言家日报》刊载了一条有关‘波特城堡重现’的消息,魔法界为此又掀起了波澜,好像他们真的知道救世主在哪里一样。






=======================================================================================








本文曾在贴吧连载过,现在是重新修过的。




坐等评论,笔芯。

评论

热度(59)

  1. 红茶杯与苦咖啡隋乐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