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杯与苦咖啡

欧美迷,反派控,一生无悔入HP,沉迷德哈无法自拔,副EC/锤基/虫绿/福华/盾冬/亚梅/绿基巴叉闺蜜组,表白铁罐爸爸,随时入坑向,恋与/全职/魔道/镇魂/默读,非典型性杂食博爱党,周叶不离,男神遍地走,乙腐通吃

【德哈】契合九十五(一)

彭格列♢Ryota💛:

点梗的德哈哨向!哨向!哨向!
战争什么的会很少,就只会写谈恋爱!!
避雷!!原著加哨向设定揉合!!
别跟我扣哨向设定,私设改了不少,大家图个热闹
爱你们,么么扎。







德拉科甩门走出了斯内普的办公室,他准备去黑湖边透透气,要不就去球场跑他两圈,好把自家教父加导师的话给忘了,“德拉科·马尔福,我相信你的父亲应该已经给你挑了不少能力测评为A级的向导,你可以试着去选一个跟你搭调的,去见见给你介绍的向导德拉科!或许是纳西莎给你讲的童话故事太多了,那种契合度百分的向导是不存在的,哪怕九十以上也是不存在的,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跟你那种灵魂共鸣的向导是不存在的,这话我从小就告诉你,你还准备让我说多少年?去找个向导,哪怕你现在还不需要!”



“很好,很好,我知道不存在,但教父直接说出来还是很打击人。嘿,你怎么这么挑?随便选一个不行么?虽然我现在并不需要他们。”他站在湖边朝里头扔着石子,朝着他偷跑出来的精神体抱怨到。一只同体黝黑的豹子用尾巴甩了甩他的小腿以示不满。“好吧,我知道你就是我的精神体,你挑就是我挑。可我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找个向导结合,我精神稳定得很,甚至不需要她们的疏导。”



德拉科算是基地里的一个怪胎,他的能力超A毋庸置疑,以后绝对能成长成一个超级哨兵,但他稳定的却像个向导,用布雷司的话来说“哦,德拉科一定是个性冷淡。”当然,他当即让他收回了这句话,用拳头。


黑豹甩给他一个不屑的扭头,踏着步子悠闲了走远了。德拉科抿了抿嘴看着一点都不给自己面子的自家精神体,实在想不通之前教父教的,说是精神体是自己真实内心的反应,我什么时候这么傲娇了?他无语的转回头,继续朝水面扔着石子。


紧接着他突然绷紧了身子,他感觉到自家精神体一下子进入了一个紧张状态,通常只有在自己想打人的时候它才会这样,这…是遇到什么强敌了么?而自己脑海里传来它急切的呼唤,想要自己快点过去,到底怎么了?


德拉科满腹疑惑的快速跑向自己的精神体。等他绕过大树,他看到了树后自己的精神体和嘴里叼着的…狗崽?还有被他扑倒在身下的人。他看着转头看着自己朝自己甩着尾巴邀功的豹子,默默的捂住了额头,是自己想错了,它不是紧张,而是捕获猎物的兴奋。这下该怎么跟别人解释啊,德拉科愁的薅了一把自己的头发。



“那个,你能让它先放开我的精神体么,我感觉它快被吓傻了。”直到对方开口,德拉科才反应过来,人再被自家精神体扑在身下。他赶忙上前喝退自己的精神体,拉着他的手把对方从地上拽了起来,“对不起对不起,它平时不这样的。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它今天是怎么了,平时它理都不理人的…Dragon!你给我松开它你这个坏猫!”



德拉科气急败坏的看着自家精神体叼着小狗的后颈,就是不肯放下它,“你是个公豹子你给我搞清楚!它不是你的幼崽!你现在放开它!立刻!”黑豹甩了甩尾巴,德拉科脑海里传来了它的感受…笨…?它竟然嫌弃自己笨?!他这一下直接生气了,很好,敢说我笨,哪怕是我的精神体也给老子做好觉悟!




哈利拦到了德拉科的面前,“哇哦,冷静冷静,我想它并不是想伤害莱奥,他只是…不想让我离开?”说罢他转头盯着把自己精神体放下以后跑到自己腿边蹭来蹭去的豹子,一脸求抚摸的表情,他蹲下试着摸了摸它的脑袋,接着它把整颗脑袋都拱进了自己的怀里,并在自己的抚摸下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德拉科有点理解不能,从小到大,自家精神体除了自己,谁都碰不得。这还是第一次它主动去亲近别人,还用的这种…不得当的方式。德拉科脑海里反馈回来的是它被安抚了,那种被梳理的感觉甚至通过他的大脑传至全身,而且是被…一个向导?!



这不怪哈利,在德拉科的精神体把他扑倒之前,他便知道他的本体是个能力超强的哨兵,之所以没反抗,只是因为他在暗自懊恼自己的不小心,毕竟上面安排自己这次来这边是为了“相亲”的,万一跟这边的人起了冲突,回去又得写检查。



相亲对象是个一个综合测评都A以上的稳定的哨兵。哈利当然很反感,但军人服从命令是天职,而且…“哈利,我并不是逼你,但你这个样子我确实很担心,要知道这已经是我收到的这个月第三起你把病患揍了的投诉了。真搞不懂怎么有你这么冲动的向导?好吧,我知道一定又是那些臭哨兵的错,但再这样下去,你在这肯定是找不到属于你的哨兵了,哪怕你能力再强,”说到这,小天狼星苦口婆心的拍了拍他的肩,“就算为我,去见见斯莱特林的那个哨兵吧,我有预感,接下来会发生很有趣的事。”




直到哈利被不知道哪来的哨兵的精神体扑倒在地,才意识到自家教父所说的有趣的事或许就是这个?他看着迅速把自己精神体叼住的豹子,有点无奈,看来自己好像遇到了个不小的麻烦。不过很快哨兵赶了过来,哈利抬头一看,嗯…跟自己想象的不太一样,就外貌方面。不过…他看着气急败坏训斥他精神体的哨兵,跟一脸不屑死叼着自己精神体不放的黑豹,脾气还是跟自己所想的没多大出入,教养好但是个爱炸毛的主。



直到那小家伙把头拱进自己的怀里,哈利下意识的对它进行了精神疏导,好吧,职业病,他才暴露了自己是个向导。毕竟少有人认为有向导在这种情况下还不会放出精神屏障的。哈利之所以没这么做,一是他发现这豹子没攻击倾向,二嘛…他忘了。毕竟他除了是个向导,他的近身攻击能力测评也是达A的变态向导。这也不难解释为什么哈利是个向导医生却总是遭到哨兵病人的投诉了,比起精神压制,他更乐于用拳头解决。



“你…是个向导?”德拉科不确定的问了出来,好吧,他已经知道他是个向导了,而且能让Dragon不抵触的能力肯定不低,但他还是没克制住自己问了出来。得了吧德拉科,你这样显得傻兮兮的!他在心里朝自己吼道,大黑豹窝在哈利的怀里朝他甩了甩尾巴表示赞同。叛徒!信不信我把你收回来!德拉科怒视着它。




德拉科发誓他平时不是这个样子的,只是这个向导…让他有点不知所措。他只是通过Dragon就让自己感觉跃跃欲试了,他甚至期待让他梳理一下自己的精神领域了。这不是个好现象,但他克制不住自己产生这种冲动。



哈利看着自己面前傻兮兮站在那结结巴巴跟自己说话的德拉科,偷偷的勾了勾嘴角,这哨兵有点可爱啊。虽然看来他平时应该不是这个样子的。哈利甚至想如果自己的“相亲”对象是他的话,自己大概不会很反对的。他看着莱奥蹭着对方的裤脚,挑了挑眉,“我想,莱奥也很喜欢你。你可以抱它一下的。”他看着德拉科笨手笨脚把莱奥抱进怀里,然后自家精神体抬头舔了舔它的脸,哦,看来这不是有点喜欢这么简单了。



“这是只…狗么?”刚说完,德拉科的手指就被咬了一下,“哦,有点疼。好吧,不是狗,它是什么?”他抬头看向哈利,哈利皱了皱眉,显然对他刚才关于狗这个观点的不认同,“莱奥是头狮子。”德拉科吃惊的把它举了起来,这样一看,确实是,“好吧,莱奥我很抱歉,显然虽然你个头小,但确实是个货真价实的小狮子。就冲你刚才咬我来看。”莱奥蹭到他手边舔了舔,表示道歉。





德拉科摸了一会以后,转头看向跟豹子玩的不亦乐乎的哈利伸出了手,,“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德拉科马尔福,你是?”


哈利听到这,愣了愣,拍了拍豹子的脑袋,站起身来握住了德拉科的手,“哈利,哈利波特,你的…”“波特,总算找到你了。我还怕你走丢了呢,这边的地形还有有点复杂的…德拉科?你怎么在这?你们…已经认识了?”




德拉科歪着头看着气喘吁吁赶来的潘西,一脸疑惑的问她,“潘西,你什么意思?我应该认识哈利么?”哈利?潘西一脸见了鬼的表情看着毫无自觉的德拉科跟偷笑的波特,犹豫了一下,“所以,你还不知道么?波特是从格兰芬多基地派过来跟你…”




“相亲的。他们是这么告诉我的。重新认识一下,哨兵德拉科,你好,我就是你接下来要见的那个A级向导,哈利波特。”


—TBC—

评论

热度(133)

  1. 红茶杯与苦咖啡彭格列◇Ryot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