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杯与苦咖啡

欧美迷,反派控,一生无悔入HP,沉迷德哈无法自拔,副EC/锤基/虫绿/福华/盾冬/亚梅/绿基巴叉闺蜜组,表白铁罐爸爸,随时入坑向,恋与/全职/魔道/镇魂/默读,非典型性杂食博爱党,周叶不离,男神遍地走,乙腐通吃

【德哈】Force Majeure(ABO) 04

白马照青衣:

#01   #02   #03


“你这是性骚扰!”Harry低吼道。


被指控的人发出一声轻笑,倾斜上半身凑近他脸侧,低声道:“你不知道什么是调情吗?”


灼热的气息打在Harry耳垂上,鲜艳的粉色从脖子一路蔓延到耳尖,他下意识抬起右手捂住被轻薄的耳朵,连带着对方的左手一起。不可置信的瞧着那金发的混蛋。


“啊哈。圣人Potter怎么会调情?”恶劣的Slytherin抓住那与自己绑在一起的手腕,顺势就把Harry压到在宽大的沙发上。苍白的指尖顺着衣衫下摆的间隙爬上他腰腹处,在上面轻缓地摩挲。


被抚摸的地方泛起轻微的酥痒,Harry咬着唇瓣捉住那只作乱的手,企图从自己衣衫下拽出来。


“你看,这才更像性骚扰。”Draco并不介意被迫中止对Harry的骚扰,这对于他来说就是羞辱救世主,而并非真正的爱抚。末了指尖捏起腰间的软肉使劲拧了一下。


Harry吃痛地推开身上的人。“你!”他面耳赤红,大脑一片空白,完全找不到任何词来批判眼前无耻的Slytherin。


他又闻到了。那醉人的酒香从Draco的身上倾泻而出,包裹着Harry所剩不多的意识。


“你……走开!”Harry难耐的说道。


“如果可以,我也想。”Draco又调整了一下坐姿,从膝盖上拿起那本不太厚的书移到自己眼前。如果他能稍微移动一下眼珠,便会发现,救世主


现在像条缺水的鱼,极力憋住自己呼吸,良久再缓缓吐出。但这并不能阻止他闻到Draco身上的气味。


越是呼吸,便越是不能自控。他想靠近他,想让这美好的气味包裹他,他也这么做了。


他扑向那气味的源头,Draco被他这突然的动作惊地差点跳起来,救世主几乎整个挂在他身上,那毛茸茸的脑袋就埋在他颈窝,自由的那只手攀上他肩膀。


在Draco的认知中,只有他捉弄别人的时候,可不允许这处子一般的救世主压在他身上。


似曾相识的一幕发生了,勃然大怒的Draco奋力想推开身上的救世主,而对方却极力靠近。上一次在医疗翼的病床上,这一次在Draco寝室的沙发上。


上一次他们没被McGonagall教授的黑丝带绑在一起,所以Draco成功的把救世主从病床上掀了下去。而这一次,当他把救世主从腿上推到地上时,自己也被牵连跌在对方身上。


“你真好闻。”Harry迷糊不清地说,手臂环住身上人的脖子把他拉向自己。


他伸出舌尖舔上Draco的下巴,不可见的粗糙胡茬刮过细嫩的舌头,让他发出满足的叹息。


“你真好闻……”他轻声低语,带着香甜的气息。


在Draco反应过来时,Harry已经一路舔上他的嘴角,正企图亲吻那抿地死紧的嘴唇。


“该死!”他猛地拉开距离,这让Harry发出惋惜的声音。


咚咚咚——


心跳前所未有的急促,他肯定是病了。他想。


不能再这样下去。Draco隐隐约约察觉到救世主是因为自己的信息素才不可自控的靠近。


他拽起意识不清的救世主忙不迭失地大步踏出Slytherin级长室,穿过长长的走廊,来到魔药教授的门前。


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襟,平复自己慌乱的心跳,随后敲响了魔药教授的房门。


隔了半响,Snape终面色不善的打开了房门,在看到是自己得意门生时稍微缓和了一点,而后又看到Gryffindor的救世主时,脸更黑了。


“有什么事吗?Draco”Snape问,他伫立在门边,没有半点让他们进去的意思。


“Potter……”Draco停顿了一下,显然还没想好怎么描述死对头总是骚扰他这件事。“Potter最近就像条哈趴狗一样往我身上凑。”


“你才是哈趴狗!”


Snape挑起一道眉毛,看向Harry。后者尴尬的垂下头,羞红的耳尖在黑发里若隐若现。他已经想起来了,刚才在级长室扑向Malfoy,还……还亲了他。


“你身上可真难闻,Mr.Potter。”魔药教授开口道,不放过任何羞辱Gryffindor救世主的机会。


是啊是啊,甜腻的要死的气味,自己可随时被这味道折磨呢。Draco在心里补充道。


不对,跑题了。


“我想是我的信息素让这家伙不对劲。”他瞥了一眼Harry,又把求助的目光投向Snape。“你得帮帮我,教授。我可不想身上挂着个救世主


在Hogwarts闲逛。”


“他是个Beta。”


“我知道,但他能闻到,就像个发情的Omega。”


Harry反驳道:“我不是Omega,我也没发情!”


魔药教授在门边沉思片刻,转身进了房间。尔后又拿着几瓶魔药从里面出来。


“这个能暂时让你的信息素消失,一瓶的效果是一个星期。”Snape把手中的魔药塞给Draco,又说:“用完之前别再来打扰我。”


房门碰的一声关上了。


这位魔药教授以前对Draco可从没这么不耐烦,是什么让如此暴躁?他转向一旁呆立的救世主。


找到答案了。


“救世主可真是走到哪儿都不招人喜欢呢。”他嘲讽道。


Harry用力剜他一眼,迈出脚步向离这个讨厌的Slytherin远一点,然后理所当然的拖动了Draco。


他翻了个白眼,这才第一天他就受不了了,接下来29天该怎么办?Harry烦躁的挠了挠自己乱糟糟的黑发。


Draco扯动他的手腕。


“干嘛?”他问。


“回Slytherin级长室。”


Harry摆出个诧异的表情,说:“为什么不是Gryffindor的公共休息室?”


Draco也跟着挠起头发,浅金色的发丝被薅的乱七八糟。“你想我们被那些该死的Gryffindor像猴子一样围观?”


“我想我不会介意。”Harry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想都别想。”Draco说完这话,拽起Harry的手腕几乎是用拖的把他带离魔药教授的房门。


Harry步伐踉跄的跟在Draco后面,发出不满的抗议。而前面的金发男孩充耳不闻。


Draco回到寝室的第一件事就是喝下Snape教授给的魔药,避免救世主被信息素吸引再次扑在他身上。


在Slytherin的级长室他们较为和平的度过了一段时间,如果排除斗嘴不算的话。Draco写着魔药课论文,由于他惯常使用的左手现在极其不便,只得用速记羽毛笔来代替。别误会,肯定不是Rita Skeeter那种可怕的羽毛笔,Draco拥有的这支只会记录他想要的东西。而Harry跟着坐在沙发上发呆。


他们勉强讨论了怎么度过被迫在一起的时间。Harry提议晚上在一起,白天分开。但这被Draco狠狠驳回,还讥讽Harry不要用这么低劣的手段勾引自己。这让他俩差点开始新一轮的斗殴,幸而Draco的好友Pansy和Blaise及时敲响了他的房门。


可想而知,Slytherin的话题不适合Harry这个Gryffindor,他插不上嘴。不不不,应该说他对此没有半点兴趣。


三个Slytherin讨论着一些Harry不太懂的东西,这让他昏昏欲睡,他支着脑袋眼睛漫无目的在Draco的寝室游弋。


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三人的话题转移到魔药上,枯燥难懂的名词终于让Harry合上了沉重的眼皮。


坐在Harry对面的Pansy Parkinson注意到这位合眼睡去的救世主,忍不住凑到他面前来。


“他睫毛真长!”黑发女巫发出惊叹,“比我的还长唉。”


Draco随着女巫的声音把眼睛转向一边的Harry。“你才发现吗?”他说。


“从前可没机会近距离观察救世主。”


但很快Pansy就抓住了好友话中的重点。“才?Draco你经常这么近的看他吗?”


“怎么可能!”Draco立刻反驳道,他不满的抿起嘴唇。“那不是随便一眼就能看见的吗?”


一旁的Blaise也忍不住加入调侃好友的队列中,他打趣道:“oh,说实话Draco,我看了救世主很多次,也没注意过他的睫毛。”


Draco的人生中难得出现眼下窘迫的状况。他清了清嗓子,让自己看起来严肃了些。“拜托,我们能不讨论这家伙吗?”


#


我的目的是为了开车啊啊啊啊啊!!!!


为什么写了这么多他们甚至都还没有吻一下


我怀疑我是个假司机。

评论

热度(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