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杯与苦咖啡

欧美迷,反派控,一生无悔入HP,沉迷德哈无法自拔,副EC/锤基/虫绿/福华/盾冬/亚梅/绿基巴叉闺蜜组,表白铁罐爸爸,随时入坑向,恋与/全职/魔道/镇魂/默读,非典型性杂食博爱党,周叶不离,男神遍地走,乙腐通吃

【德哈】求心魔咒 08

九墨生花:

德拉科支着下巴,一面轻啄着他的红酒,一面看着长桌对面的少年。头顶的水晶吊灯技巧性地只亮起了一半,点亮了哈利这头的餐厅。而德拉科依旧被阴影所笼罩。哈利没法真切地看见德拉科的脸,他只能看见一个模糊的人影。




哈利拨弄着陶瓷餐盘上的土豆泥。自魔法人偶大约在二十分钟前通知他晚餐准备好了,然后跟在魔法人偶身后走到餐厅,被德拉科邀请入座已经过去了十分钟。碟子上热气腾腾的小羊排散发着的香味勾引着哈利的胃,但他一口都还没吃。




哈利的脑海里想着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问题,努力让自己不去想逃跑的计划,以防止对面的人看穿自己的心思。




德拉科当然不会哈利所认为的读心术。见他不吃,德拉科轻声问道:“晚餐不合你的口味吗?”




哈利被忽然从对面传来的男音打断了思绪。哈利愣了一下,略带慌张地摇摇头:“不。晚餐很好。事实上,这恐怕是我吃过的最好的晚餐了。”




“那就用餐吧。盯着你的食物并不能填饱你的肚子。”德拉科微微勾起了嘴角。




“好的。谢谢。”哈利抓起刀,切着他的小羊排。




餐厅里一下子又只有金属餐具和瓷器碰撞的声音。魔法人偶拿着红酒瓶给德拉科添上酒,又从黑暗中走出,给哈利的杯子里加上酒。




不得不说,国王吃的餐点确实和日常平民吃的不同,美味得哈利差点把自己的舌头连着土豆泥一并吞下去。不过哈利吃得太急,丝滑的土豆泥一不小心走错了气管。




“咳咳咳—咳咳——”哈利捂着嘴猛烈地咳嗽。




德拉科用魔法将哈利的杯子往他手边推了推:“慢一点。”




哈利也没看杯子里的暗色液体是什么,径直抓过来往喉咙里灌。理所当然地,从来没喝过酒的哈利被不熟悉的味道又呛住了口鼻,咳得更加剧烈,难受得眼里都挤出了泪水。




“Aguamenti。”德拉科的咒语让空杯里注上水,推到哈利面前。




哈利强忍着咳嗽的感觉,大喝一口,这才感觉舒服了一点儿。




德拉科善意地笑看着哈利:“你不会喝酒吗?”




哈利捧着空杯,把里面的水“咕咚咕咚”一口气喝完。




唔——我要是这么做,父亲一定会说教的。但他这么做似乎有点儿……可爱?




哈利摇摇头,放下杯子:“不会。”




“那换葡萄果汁好吗?”




“不劳费心了。谢谢。”哈利缓过劲来,又拿起刀叉开始消灭他面前的晚餐。




三下五除二地消灭了正餐,魔法人偶给哈利换上了水蜜桃派。哈利一边享受着甜蜜的点心,一边新奇地看着西装笔挺的魔法人偶给自己的杯子里添了水。




在盯了魔法人偶一会儿后,魔法人偶转过头来用木质的眼睛看着他。




哈利和魔法人偶大眼瞪小眼地对峙了一阵后,德拉科忍不住笑出了声。




“他想知道你是不是需要什么。”德拉科一边笑一边说道。




“那他为什么不说?”哈利微微红了脸。




“这是现今通用的魔法人偶的试验品。没有说话的功能。”德拉科笑着解释。




“哦……”哈利低下了头,“我吃完了。我可以先离席吗?”




“去吧。”




哈利站了起来。德拉科又叫住了他:“哈利,你不用这么紧张。这个城堡里只有我们两个人。”




“哦。”哈利应了一声,就消失在了餐厅。




德拉科也很快解决了晚餐。当他回到办公室里的时候,桌上多了一份文件。




布雷斯倒是挺迅速。




德拉科坐了下来,翻动着文件。意料之中地看到了那天的窃贼的照片。




费农·德思礼吗。




传来有关哈利的文件很少,只有哈利被莉莉·波特的妹妹一家收养为止的记录。




这个时间布雷斯恐怕休息了。




德拉科拿起羽毛笔,起草正式的文书,让布雷斯没收德思礼的财产。写完后,德拉科放下笔。一旁的文件里夹着一张老旧的照片,上头的女人抱着一个大眼睛的婴儿,笑得开心极了。




那已经是十几年前的照片了呀。




詹姆士与莉莉·波特是皇家巫师,和他们家关系一直不错。德拉科记得五岁那年,莉莉·波特带着她刚出生的孩子来皇宫里与母亲喝茶赏花。当时还是个小婴儿的哈利瞪着绿眼睛,抓着德拉科的手指咿呀咿呀地笑,可爱得很。




那时的那个小娃娃现在已经长成了清秀的少年了呢。但接下来该拿他怎么办呢?



评论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