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杯与苦咖啡

欧美迷,反派控,一生无悔入HP,沉迷德哈无法自拔,副EC/锤基/虫绿/福华/盾冬/亚梅/绿基巴叉闺蜜组,表白铁罐爸爸,随时入坑向,恋与/全职/魔道/镇魂/默读,非典型性杂食博爱党,周叶不离,男神遍地走,乙腐通吃

【德哈】《Soldier and Suzerain》Chapter 1

盖勒特制老魔杖:

Soldier and Suzerain


原作:《Harry Potter》


配对:Draco Malfoy / Harry Potter


分级:R15


梗概:Harry是一位侍卫,押送被怀疑犯有谋逆罪的领主Draco去都城接受审判。架空背景,保留魔法设定。


 


这一天是Draco Malfoy一切不幸的开始。


 


这本是一个完美的秋日午后,Draco在他的庄园里和Blaise还有Pansy享用小精灵精心准备的下午茶。Pansy要他们评价自己在巴黎裁缝那儿定做的新衣服,或者说是要求两位男士赞美她更合适一些。Draco对这种套路早已谙熟于心,随意几句敷衍了事的话就能哄得发小喜笑颜开。Blaise对此颇有非议,他认为这完全是因为Pansy一直明恋Draco,这才导致Draco每次都这么容易就能蒙混过关。


马尔福庄园坐落在历史悠久风景优美的西南部,而庄园以外的大片沃土亦是Malfoy家族的领地,现在为Draco所拥有。按理说,这样的Draco哪怕不求上进,也能在领地安享一生的荣华富贵,但一位不速之客的到来彻底打乱了他的人生规划。


来客着一身改良过的赭色魔法袍,宽大的衣袖收紧,便于行动。


除了宫廷侍卫,再没有巫师会穿着这样不伦不类的衣服。


这名侍卫出乎意料地非常年轻,看上去似乎还不到20岁。他个头不高,瘦削但很精神,皮肤白皙,眼睛碧绿,嘴唇红润得能让Pansy嫉妒得发疯,总而言之,他好看得不像是个侍卫。不过,这改变不了他是一个宫廷侍卫的事实。


“阁下莅临Malfoy庄园有何贵干?”Draco询问。


“您是Master Malfoy?”


“正是。”Draco衿贵地微微颔首。


“很抱歉,您被指控犯有谋逆罪,需要随我去都城接受审判。”年轻侍卫从袍子里掏出一封信,信在半空中自动打开,首席法官的声音冷冰冰地宣读了对Draco的指控。


“这不可能!”Draco眉头紧拧,“一定是有什么地方出了岔子。”他仿佛是意识到自己的些微失态,深吸了口气,换上一副若无其事的笑脸,伸出右手,掌心向上,手肘微曲,在身侧画了个半圆,引侍卫去看他的花园,“您瞧,我的生活如此优渥,我的财富即使是十代子孙都享用不尽,我只愿用余生感激圣明君主的恩德,为何要去谋逆?”


“这要等您到了法庭再做分辩了,您必须得跟我走一趟,倘若您是清白的,法律自会还您一个公道。”


Pansy抽出魔杖,但侍卫比他更快,一个缴械咒缴了她的魔杖。


“Miss Parkinson, 请不要让我为难。”侍卫微微躬身执意,然后双手将魔杖呈给Draco,“劳烦您将Parkinson小姐的魔杖还给她。”


Draco看上去好像在发呆,眼中一片空茫。


侍卫似乎是于心不忍,轻声说:“和他们告别吧。在您离开领地的期间,大小事宜由您的父亲主持,Malfoy家族并不会立刻受到牵连。”


“不会立刻受到牵连。”Draco讽刺地重复了一遍。他将魔杖向后一抛,丢给Pansy,然后说:“拜托你们多来Malfoy庄园看看我父母,再会了。”


 


Draco和侍卫的第一个分歧在于Draco魔杖的保留权。


“大人,按照规定,在整个过程中您的魔杖必须由我来保存,相应的,我也会用生命来保证您的安全。”侍卫不卑不亢地说。


Draco早就憋了一肚子火:“在一个巫师清醒的时候夺走他的魔杖,等于砍断他的手脚。”


“您言过其实了,我只是代为保管,它仍然是属于您的。”侍卫的用语非常恭敬,态度却坚定不移。


像是一拳头打到了棉花上,向来被众星捧月惯了的Draco一时竟无话可说。“你叫什么名字?”


“什么?”侍卫有些愕然,他好像是没太搞懂话题为什么突然从魔杖转移到他自己身上来,然而出于礼貌,他还是回答了这个毫无关联的问题,“Harry Potter. ”


“Potter家族何时没落至此了,唯一的继承人竟然要去宫廷谋生?”


Harry不是没听出他语气里的嘲讽,但他却没有像Draco意料中那样动怒。“这只是一份工作,人总是要工作的,我喜欢这份工作。”


“哦,既然只是一份工作,何必如此较真?我都已经跟你来了,自然不会半路逃跑。”


Harry轻轻叹了口气:“大人,请别逼我。”


“我逼你?你少给我扣帽子了。”Draco毫无风度地大声说道,“Potter先生,是你咄咄逼人要收缴一个弱势者的魔杖,您高贵的同情心和绅士风度都被狗吃到肚子里去了吗?”


“Expelliarmus!”Harry终于忍无可忍,当他缴了Draco的魔杖后,他立刻重新戴上谦恭的面具,“得罪了。”


Draco恨他恨得牙痒痒,但形势比人强,他也只能忍气吞声地跟Harry上路。


 


Harry买了两匹马,至于两个巫师为什么要骑马,因为在数百年前,当威尔特郡被赐为Malfoy家族领地时,这片领地被施予一个禁咒——在Malfoy视线所及之处,不得使用幻影移形。


Draco很少骑马,他倒是看过几场麻瓜的赛马,偶尔也骑着驯养得异常温顺的白马在平坦的小道上散心,但他绝对没有骑马疾驰的经验。


仅仅过去了半个小时,Draco就叫苦连天。


“Potter!Harry Potter!停下,我需要休息。”


Harry狐疑地看着他:“现在离我们出发才半个小时……而且,我们并不是步行。”


Draco感觉到自己腿上的肌肉都在打颤,他寒声道:“Potter先生,是什么让您认为对于一个习惯了幻影移形和壁炉的纯血统巫师来说,骑马会比步行轻松?请您立刻停下,我几乎感觉不到双腿的存在了。”


Harry无奈同意,他们在道旁休息了半个小时,这是Harry所能容忍的极限了。期间,他又被Draco差使去买水和食物,想当然耳,钱也是Harry自己掏。


Harry的脾气要比被父母娇惯长大的Draco好很多,更何况他想到这个年轻领主的处境,便对他有些同情,于是将这些迁怒都受了下来。


然而,人的忍耐总是有限度的,当Draco第不知道几次要求换一辆马车时,Harry终于放弃了他无可挑剔的礼仪:“这个要求恕我无法满足,不管您先前是何种身份,您现在的身份只不过是嫌疑犯,没有资格享受这种待遇。”


“我出钱买车总行了吧。别跟我说什么身份待遇,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怎么做不还是你一句话的事。你通融这一回,以后你来威尔特郡,我一定好好招待你。”


“您的招待我消受不起,不把我大卸八块我就感激不尽了。”Harry一时嘴快把心里想的反驳说了出去。说完他才意识到不妥,Draco到底是个领主,他不该如此随意。


Draco反倒哈哈大笑起来:“原来你也会回嘴,我还以为你真的一点脾气都没有。”


Harry把这句话在心里琢磨了几遍,终于回过味儿来,敢情这位大人跟他磨了一个多钟头要买马车不过是在消遣他?


他面无表情地看了Draco一眼——年轻的领主唾沫横飞了许久,又是在赶路,嘴唇边缘有些发干泛白,这却丝毫无损他出众的容貌,那双琉璃珠子似的灰色眼眸里盛满了笑意,虽然五成多是挪揶,却还是闪闪发亮得教人移不开视线。


Harry默默收回了视线,他的视线收回得太过仓促,显出了一点心虚的意味。这让Draco更得意了,几乎要忘了双腿的疼痛。


好景不长,安静了二十分钟不到的Draco再次哀哀叫疼。这回他的确没骗人,这位娇生惯养的贵族少爷一身皮肉金贵得很,骑了半天的马,裤子的面料再柔软,也将大腿内侧细腻的皮肤磨破了。


Harry见他神色不似作伪,同意停下休息。


Draco长舒了口气,下马时险些站立不稳,还是Harry眼疾手快扶了他一把。他一瘸一拐地要往树丛里走,Harry的神经马上就绷紧了:“你要干什么?”


Draco翻了个白眼:“脱裤子,你要看吗?”


Harry没想到他会这么粗俗,被闹了个红脸。他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别过脸说:“你去吧,需要……需要药膏吗?”


“有就快拿来。”Draco不耐烦地说。


Draco接过药去了树丛里,隔着树叶和枝干Harry看不真切,只能听到间歇的“嘶嘶”声和呼痛声,还有几声意义不明的闷哼。


Harry越听越觉得不是个办法,拨开树枝走过去。


Draco的裤子还没提上,Harry的目光不可控制地在某个地方停顿了一下,与此同时,他的右眼眼皮不合时宜地疯狂跳动起来。


Harry强迫自己把目光落在Draco微红的脸上,该死,这好像也不是正确的选择。他决定用最快的速度说完自己要说的话然后有多远走多远。“我们下午买马车。不用你出钱。但是你不能说出去。”


“哦?怎么突然肯通融了?”Draco这会儿脸倒是不红了,他对自己的身材很自信,各种意义上的,并不觉得裸露某个部位有什么丢人的,刚才只是有些被吓到了,现在适应之后就大喇喇地盯着Harry看。


“这样不是办法我们需要加快行程而且我不能让你受伤却放着不管。”Harry几乎不带停顿地说完,“我走了你好好上药。”


“等等!”Draco叫住他,“有些地方我抹不到药,你能不能帮我个忙再走?”


“我……好……好的……”Harry硬着头皮走过去,接过自己给Draco的药,努力告诫自己把注意力放在应该放的地方。


“大腿后面,就是腿根那儿,对,就是那儿。”Harry友情提供的药是宫廷药品,由魔药大师、“毒药公爵”Snape亲手调制[注],抹在伤处触感冰凉,生效极快。


Draco发出了一些奇怪的声音,比如说轻微的呻吟和气音。这导致Harry的动作加快了许多。他胡乱一抹了事,把药膏丢回给Draco就像兔子似的一溜烟跑了。


“喂,你都没抹匀!”Draco吐槽道。他饶有趣味地看向Harry火烧火燎的背影,心情十分美妙。他似乎已经知道了Harry的弱点,也洞悉了他的善良,接下来的旅程应该不会太难熬。


然而当他想到这旅程的终点,一抹忧色便爬上了他的眉梢眼角。


年轻领主的嘴角勾起一个冷笑,要他相信这是单纯的指控,那还不如直接给他洗脑。事出必有因,Malfoy绝不坐以待毙。


 


[注:毒药公爵在历史上确有其人,而且是一位……奇人……和教授没什么相似之处,我只是觉得这个称号很有趣很拉风很酷炫,拿来给教授用x]


另:最初的设定里Draco是王子,但我觉得那样题目不押韵,而且没办法设定Lucius是国王,然后情节就会无法展开……所以还是领主吧(。



评论

热度(90)

  1. 红茶杯与苦咖啡Lost templ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