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杯与苦咖啡

欧美迷,反派控,一生无悔入HP,沉迷德哈无法自拔,副EC/锤基/虫绿/福华/盾冬/亚梅/绿基巴叉闺蜜组,表白铁罐爸爸,随时入坑向,恋与/全职/魔道/镇魂/默读,非典型性杂食博爱党,周叶不离,男神遍地走,乙腐通吃

[德哈德无差]恶作剧与魔药

布丁珍宝珠:

分级:G


他们属于罗琳,OOC属于我



Draco捡到了一瓶魔药。


它就躺在魔药课教室外面。而学生们一下课就都像出笼的鸟儿一般飞出了教室,心里都只想着快点离开去干爱干的事,根本没人注意到一瓶小小的魔药。当然,救世主也是其中之一。本来,Draco总能在Harry到达大门之前堵到他,可是今天Harry仿佛没有心情陪他闹一般,用超过平均值的速度溜走了。


当Draco假模假样地(三人组语)向Snape教授请教完问题后,教室里早已空了,Pancy他们也早就不知道去了哪儿。


这是正常的。除非有堵救世主这样好玩的事,随着年级增长,他们早就不会时时跟在Draco屁股后面了,更何况是在魔药课后这等无聊的时间问Snape问题这等无聊的事。


总之,Draco一个人抱着魔药书走了出来,以至于他轻而易举地就看见了躺在偌大走廊里的小小的魔药瓶。它那么小,小得乍看会让人以为它是一颗宝石。


按Draco的性子,作为一个斯莱特林才不会像蠢格兰芬多一样爱捡破烂,他本应该头都不低一下,昂着下巴走开。可是那魔药瓶在懒洋洋的日光下,莹莹地闪着清澈的绿——就像那个傻巨怪的眼睛。


Draco四下看看,确定没有人之后鬼使神差地抽出魔杖念了飞来咒把那个小瓶子捡了起来。才不是因为想到了某个人,只是因为我想捡这个丑瓶子。他对自己说。


用级长特权谋来的单人寝室十分适合熬夜,或者一个人偷偷摸摸地研究路边捡来的东西。


Draco把那小瓶子翻来覆去地看了好几遍。它只有Draco的拇指大小,用橡木塞着,瓶身是翠绿色的,半透光,或者也许那是瓶子里魔药的颜色。对着它施了几个检验未知内容物的魔咒无果,他决定把这玩意儿扔掉。对,扔掉!如果是那三只蠢狮子,说不定会以身试险打开它,可是Draco——一个彻头彻尾的斯莱特林,不会这么做,哼哼。


Draco嫌恶地哼了一声,以一个完美的弧线把它扔进了废纸篓里。可是不巧,刚清理过的纸篓里一张纸也没有,什么也没有。那未经加固咒加固过的脆弱玻璃瓶在纸篓底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哭叫。


打算睡下的Draco熄了床头灯,而黑暗中,那废纸篓里竟升起一缕打着绿光的烟雾,吓得Draco一把抽出了床头的魔杖。


那烟雾逐渐聚合,隐约地显出了两个人形。等那烟雾渐渐平静,Draco认出了那两个人。哈,红毛Weasley家的双胞胎讨厌鬼。


他们用讨人厌的语调嘲笑一般地对Draco说:“不管你是谁…”“只要打开了这瓶魔药…”“恭喜你…”他们对视一眼,异口同声:“将会做一天诚实鬼!”话音落罢,就又化为烟尘消散,留下惹人烦的笑声。房间这才真正陷入了黑暗。


什么鬼?!


Draco心有余悸地下床把纸篓里的魔药瓶检查了一遍,可那绿莹莹的药水却仿佛瞬间蒸发了似的,而那原本十分漂亮的小瓶子也变成了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破烂。


想必又是那两只无聊的红毛鼬搞的恶作剧,Draco随手将破瓶子一扔。毕竟他们总干这种事儿。


一夜无梦,Draco把这事儿完全忘了。


第二天他起了个早,把头发梳成拽哥模样,穿上一身帅气校服,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表情管理——表情臭得不能再臭。很好,出发。


今天Draco为什么心情这么好?


因为第一节是魔药课!不过,你可别误会他暗恋Snape教授或者什么有的没的。他只是想在这样美好的清晨用最帅的姿态看救世主出洋相或者让救世主出洋相。


还有五分钟上课,距救世主出现还早。


还有一分钟,还早。


半分钟,早。


负一分钟,快了。


负4分58秒,4分59秒,五分钟——


“Mr. Potter,”Snape停止了板书,转身用犹如利箭的眼神盯着门口两位自以为没有被发现的闯入者。“…以及Mr. Weasley。”他的声音低沉而缓慢,一字一句对Harry和Ron来说仿佛酷刑。“你们要不要解释一下,为什么连续七节课迟到。”


“或者我可以亲自去你们二位的寝室叫你们起床。”


“不,不是……”


“而且,”他没有理会Harry的打断,“每一节课,都迟到不多不少刚好五分钟。你们是故意的吗?”


“不是的先生,我……”“闭嘴,然后给我坐下。”发觉Snape没有扣分的二人迅速闭了嘴,生怕说些什么都会提醒他。


Snape转身写完了被打断的“月光石”这个单词,“格兰芬多,扣五分。每人。”


好吧,这才是惯例。


“该死的,Harry,我以后不能再跟你一块儿走了。”Ron边翻开魔药书边抱怨着。“要不是George和Fred的恶作剧魔药,我也不会这样。”Harry很委屈,“谁知道它那么……”“格兰芬多——”闻言,他们立马泄了气。


一下课,Draco“噌”地站起了身——今天一定要堵到傻Potter!他上半身故作潇洒,脚下却仿佛生风地把Harry堪堪在教室门口挡下。


“哟呵,这不是救世主吗——”他撩起头发挑起眉,飞速进入战斗状态。


可是Harry并不买账,他脸色阴沉,甚至不像平时面对Draco的那种臭脸,“滚开点Malfoy。”


“傻宝宝Potter,昨晚睡得怎么样啊?抱着你的小泰迪熊一定非常舒坦吧?”一级欠揍,好样的Draco!


这要放在平时,Harry必定会回一句究极欠揍的话,或者是“滚回爸爸怀里吧宝宝Malfoy”“回去检查检查脑子再出来傻蛋Malfoy”这类气急败坏的话。然后两人就能成功搞起来。我是说,干起来。Emm…干架。


可是Harry只是白了Draco一眼,绕到他的右侧大步走了出去。


Potter无视了我?!
Potter无视了我?!
没脑子的臭大粪Potter居然敢无视我!!


这能忍吗?!能忍吗!!


如果是平常的Draco,他顶多嘴上说着不能忍,然后忍到下次见面继续怼。


可是今天的Draco转身揪住了Harry的后领,“傻宝宝Potter,听着……”


“我,Draco Malfoy……”他大胆地迎上那双充满不耐烦的绿色眼睛。


“喜欢你。”


如果说有什么操控时间的魔法,那这句话一定是将之停止的咒语。


本来充斥着谈笑打闹声的走廊在一瞬间仿佛被施了禁声咒,安静得让Draco头皮发麻。所有人都表情僵硬地,齐刷刷地盯着Draco,就好像他刚刚说出了一个惊天大新闻。事实上,的确是这样。


而Draco此时已无暇去注意Harry的反应,他恨不得就此消失或者给所有人来个失忆咒什么的。可是他不能。


“呃,我是说……”他本不大的声音在安静的走廊里回响。


我喜欢你……的发际线?


我喜欢你……才有鬼?


我喜欢你……左边的……右边的……后面的……前面的……啊啊啊都不对!


不行了,Draco Malfoy要阵亡了。


“你们一个个地还在这里干什么!”


救星,他,他是救星!Draco用感激涕零的眼神看向那个黑衣天使。


Snape教授阴着脸:“还不快去上草药课?!”


原本停滞的人流重又活动起来,大家都试图通过尬聊尬笑来假装什么都没听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整个走廊里充满着快活的尬笑。


Draco再看去时,那一头乱毛已淹没在人群里,无迹可寻了。


休息室的炉火今日也显得无精打采,懒洋洋地跳跃着。


“Draco,你怎么回事?”Pansy摆弄着Zabini送给她的翡翠绿手链,“你不会真的喜欢救世主吧?”


“怎么可能?!你疯了吗?”Draco尖叫着,“我,Draco Malfoy,怎么可能——”他想说我怎么可能喜欢一个格兰芬多傻蛋巨怪,但喉咙仿佛突然哽住,怎么也说不出来。更奇异的是,有些话被不可控制地说出来了。


“我怎么可能不喜欢Harry Potter!”


哦,梅林的胡子啊。


Draco立马捂住了自己的嘴,朝着一脸吃屎的Pansy疯狂摇头。


世界末日了。这世界完了完了完了完了……


我说了什么什么什么什么……


这是真的。Draco Malfoy,一个纯血斯莱特林,喜欢他的死对头,格兰芬多的Harry Potter。


Draco很早就发现了。


Narcissa曾在他小时候,微笑着用轻柔的声音告诉Draco,喜欢一个人是一种非常美好的感觉。因为当你真心地去喜欢时,你的眼里只有对方,这会让你在不知不觉中感到快乐。这句话他一直都记得。


四年级时他故意爬到树上,等着Harry的出现。当他落地,也许是距离没有计算好,与救世主有些过于近了,近到他可以一下子把他清澈的绿眼睛看到底。退开后,强装镇定的Draco很担心自己的心跳声太大,会不会被别人听到。


他从那时起就发现了。他发现自己的眼里就只装得下一双绿色的眼睛,而那属于Harry Potter。


他把脸深深地埋进手掌里,传出的声音很模糊很疲惫:“我承认,Pansy。我喜欢他。”


“什么?!Draco,这……你……你是真心的?”


“我是。”他抬头,把额前散乱的金发都一股脑地捋上去,随后自暴自弃地瘫在沙发上,“我一直都是。”


“我本以为……我可以藏住的。可是今天不知道怎么了,就是无法违背自己的内心……”


“等等……”Draco一个激灵坐直身来,“梅林!我怎么忘了这个!”


“稍微,稍微等会儿……哪个跟哪个啊?”Pansy在一旁看得莫名其妙。


他突然抓住Pansy的肩膀,激动而又有些慌乱,“问我几个问题,Pansy,随便问!”


“哈???呃……你……喜欢用发胶吗……?”


“I do……n……I do. ”


“嗯……你觉得Zabini送我的手链好不好看?这可是我最喜欢的颜色。”


“很!!好……好……该死那就像一根草叶子一样丑得我心烦!”


Draco恨得牙痒痒:“Weasley家的双胞胎红毛鼬搞的恶作剧魔药。”


“让你喜恶颠倒?”


“Yes…ye…不是,是让我不得不说真话。”


“Harry!你跑哪去了?”Hermione皱起眉。


“我……去了趟洗手间,然后……算了,反正无论如何我都会迟到。你们忍耐一下,过了今晚魔药就没效力了。”他走到Ron旁,一屁股摔进休息室的沙发。


Hermione扬起她的眉毛,冲着Harry道:“重点不是这个!你该不会已经忘了今天早上Malfoy说的话了吧?”


Harry眨了眨眼睛,“没有啊。”


“梅林的生发剂啊!你怎么这么淡定?”Ron尖叫起来,“你搞清楚啊那是Malfoy!Malfoy跟你表白了啊!”


Harry耸了耸肩,“那哪是表白,他不过日常怼我而已。谁会在Snape面前表白啊?”


“……”怎么办后面这句话太有说服力了,完全没办法反驳。


况且我和Malfoy明明就是互相讨厌的。Harry心想。不然我怎么会成天想着要怼他?这几天因为恶作剧魔药没心情管他还真挺寂寞的。


Hermione看着心情不错的Harry,突然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格兰芬多的万事通小姐,找我有何贵干?”Pansy倚在拱形门边,声音慵懒。她本不想理会一个格兰芬多的邀请,不过看在万事通小姐在纸条上写了“与Malfoy有关”便应了她“火速”的要求赴了约。


“听着,我本来也不想和你们斯莱特林的人有什么牵扯,尤其是Draco Malfoy。”Hermione压低了声音飞快地说,我问你,“Malfoy是不是喜欢Harry?”


“什……你不会真的信了Draco上午说的话吧?”Draco Malfoy对Harry Potter表白这件事,没等Draco溜回休息室就已经全校皆知了。大家都在议论,明着暗着,不过好像没有人把它当真,又没有人把它当成玩笑。这直接导致了早晨直到现在,所有与当事人关系好点儿的都在绕着人群走,当事人更是一个闭门不出,一个躲在隐身斗篷下当鸵鸟。


“不是因为那个。你回答我,是不是?”Hermione抬手施了一个消声咒,又追问道。


Pansy犹豫了一下,答道:“是。”


Hermione看起来似乎松了一口气,又好像有所顾虑。但她还是点点头,说:“Harry也是。”


“等…什什什么?梅林的门牙啊,这……”Pansy拼命眨着眼睛,“他亲口说的?”


“哦梅林,如果你跟他天天相处你也会知道的。虽然那个大傻子迟钝得还以为自己只不过是讨厌他。”Hermione的白眼都快翻到后脑勺去了,“至于Malfoy,我估计他是怂得什么也不敢说,打算全带进棺材里去吧?”Hermione一边说一边留意着Pansy的反应,“这两个人看起来也是打算一直当鸵鸟直到风头过去,真是难办啊。”


“万事通小姐,你看起来……有什么计划,是吗?”Pansy勾唇一笑,“让我猜猜,撮合他俩,没错吧?”


“也许这样做会伤到Ron的感情,不过为了Harry的爱情,我想可以不用太考虑这一点。那么,Parkinson小姐是否能祝我一臂之力?”


夜幕慢慢落下来了,校园里仍徘徊着的人逐渐变少,变少,最后只剩下Draco一个人,独自在天文台。


云本就稀落,风起来后更是散去了,月光便有些强势却不改温柔地洒下来。天文台是赏月的绝佳地点,明亮的月与静默的夜,更使青黑色的山湖城堡变得温柔无言。


这个夜晚适合倾吐,适合爱情,却不适合迟到。


约定的时间到了,迟到了一周的救世主延续了他的状态,把Draco一个人撂在天文台吹风。


“该死,Granger那女人不会是耍我吧?”


再五分钟,再等五分钟我就走。他心想。


“嘿救世主,”晚饭前Pansy递上一张折叠整齐的纸条,“Draco让我给你的。”


什么鬼?Harry试探地打开,上面用Malfoy式的漂亮花体写着:“今晚九点,天文台。”他猛地抬头,握紧了双拳:“约架是吧?!”


Pansy捂住了脸。


Draco,算了吧,出家吧。


五分钟本应很快的,然而对于正在等人的Draco来说,那漫长得令人浑身不舒服。


夜很静,然而却有些太静了。除了徐徐的风以外,一切都似乎睡着了。没有鸟也没有浪,只有狂乱的心在跳动。


Potter约我做什么?他是不是因为早上那件事情,想打我?


或者……他会不会是……也喜欢我……?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他讨厌我。


可是……


Draco胡思乱想了一通,脑袋都快想秃了。算了,不想了。他施了一个时间咒,已经四分钟五十五秒过去了。


五。


四。


三。


二。


一。


不干了!走了走了!再等我就不姓Malfoy!


——要不……再等个一小会?万一救世主现在在上楼呢?


“Malfoy——”果然,爱迟到的傻Potter迟到了五分钟零三秒。Harry气势汹汹地走向Draco。


“好啊你,今天怎么这么有胆子——”


Draco:???不是你约的我吗?


“约架的话,看我不把你打得不认识爸!”


Draco:????????


“等会儿!没有脑子的七秒记忆傻金鱼Potter,明明是你约我的好吧?”Draco气得要命,掏出纸条明晃晃地摆在Harry鼻子底下,“晚上九点,天文台。这么丑的字,又是Granger给我,你可别跟我说是有人耍我。”


Harry沉默了。


他拿过纸条仔细研究了一下,又扔给Draco:妈的智障,被耍了。


“我只能说,Hermione的仿写咒非常出色。”


Draco:……


这两个女人想干什么?


“啊哈,我知道了!”Harry一拍手,“她们肯定是以为你喜欢我,才想让我和你天文台相会,”Draco赞同地点点头,这两个女人的确都足够大胆疯狂,会做出这种事。“然后你就会告诉我你脑子抽了然后我们解开误会解除尴尬。”


算了吧,算了吧。


Draco捂住脸长叹了一声。


他突然想,既然表白也表白过了,约也约了,反正他迟钝成这个样子,不如豁出去了吧。


于是他整理好心态重新看向Harry,月光下那双绿色的眼眸没有了平日里的固执与攻击性,只剩下清澈与温和了。就是这双眼睛,他想,我一辈子都沉在里面,出不去了。


Draco郑重地看着Harry,说:“我喜欢你,我是认真的。”


“你你你你再说一遍?”


“我喜欢你啊傻蛋Potter!”


Harry眨了眨眼睛,愣了一会儿。


“你脸红了,Malfoy。”


“那只是因为热……是因为……热……好吧我是害羞了。我非常紧张因为我害怕你拒绝我!梅林,放过我吧!”


“那可不行。”Harry笑着,轻声说。


“什么?”


Harry揪住Draco的领口,抬头吻上他,“我可不能放过你,接下来的一辈子,都是。”


END


彩蛋:


“你的脸超红的。”


“还不都是因为你!”可恶,这家伙迟钝得要人命,也直接得要人命。


“你到底为什么要在Snape面前说那种话啊啊啊啊啊我想起来都丢脸!”


“因为我愿……去他的,因为我打开了Weasley家红毛双胞胎的恶作剧药水,不得不说真话,梅林啊!”


“可是……真话魔药只是让你不能撒谎而已,不会凭空让你说的啊。”


“……”


“所以,你当时心里的确是想跟我表白的吧,是吧是吧?”


“走开!真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喜欢你这个没脑子的。”


FIN

评论

热度(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