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杯与苦咖啡

欧美迷,反派控,一生无悔入HP,沉迷德哈无法自拔,副EC/锤基/虫绿/福华/盾冬/亚梅/绿基巴叉闺蜜组,表白铁罐爸爸,随时入坑向,恋与/全职/魔道/镇魂/默读,非典型性杂食博爱党,周叶不离,男神遍地走,乙腐通吃

【德哈/原创】眼镜与纸鹤(中)

轻狂:

以下是不正经文案:
“叮咚——”
“救世主您好,fff快递。您有一只痴汉德拉科到站啦~请在19:00之前凭借取件码Gay里Gay气到烧死异性恋驿站领取。”
救世主:???
德拉科: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咳咳,一句话概括文案:
震惊!互怼多年死对头一朝沦为痴汉犯,救世主将何去何从!
——来自uc震惊部发言人。


轻狂【抠鼻耸肩】:嘛,这还用说,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啦(哈利:阿瓦达……轻狂:小小小哈你冷静点啊!夭寿啦快把魔杖放下!)


ooc预警
新人,渣文笔,如有撞梗请告知


上篇


       距离上次尴尬的掉眼镜事件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期间经历了蛋白石项链罗恩误中迷情剂等等一系列惊心动魄的谋杀邓布利多事件。
       筹划之密集,马尔福之敬业,几乎让哈利怀疑自己上次那个眼镜是不是完全是一场误会。毕竟很有可能被死对头误认为痴汉的马尔福,应该竭力撇清自己的嫌疑啊。现在可倒好,他!已!经!很!长!时!间!不!怼!我!了!
       不是哈利有受虐倾向,只是最近这位安静如鸡(?)宛若高岭之花的马尔福实在是跟他印象中那个一口一个“疤头”、“破特臭大粪”的混小子差了个十万八千里。
       是不是我眼花了?其实根本不是一副眼镜???
       ……
       ……
       ……
       不是个球!
       哈利心想虽然自己近视但是近视不等于瞎啊,那明明就是一副眼镜!再普通不过的样式,圆镜片,细丝黑框,就像自己鼻梁上架着的这一副。
       思及此处哈利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眼镜。老实说,他之前还真丢过一副一模一样的眼镜。
       二年级和马尔福对抗的那场魁地奇比赛后,某次从校医室里清醒的早晨,习惯性想伸手触摸枕边的眼镜却发现枕边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当时弗雷德和乔治知道后还调侃过哈利一段时间,说一定是某个暗恋救世主的小迷妹干的。啧啧,得不到救世主的人得到副贴身的眼镜也好啊,抱着睡觉就像抱着救世主一样。哈利听完后不由得抖了抖。
       哦梅林!谁会这么变态啊!你们的想象力未免也太好了些。
       哈利撑着额角,略微抬眼看了看对面安静自习的赫敏。
       问?不问?
       在脑海中纠结不已的哈利已经听见自己的声音犹如乱石崩云砸向了安静的图书馆。
       “赫敏,我觉得马尔福暗恋我。”
       Sh*t!这冲动的格兰芬多本能!还有自己这一副陈述事实的语气到底是怎么回事!
       对面奋笔疾书沉浸在知识海洋中无法自拔的学霸赫敏头也不抬地答道:
       “嗯嗯,哦,马尔福暗恋你啊,马尔福他……What???马尔福暗恋你?!”
       顶着周围众人诡异目光的哈利和赫敏不出所料地被平斯夫人扔出了图书馆。
       哈利·生无可恋.jpg·波特与赫敏·世界观崩塌.gif·格兰杰并排坐在图书馆外冰凉的石阶上,双双陷入了沉(shi)思(hua)。


       “德拉科!快动手!你还愣着干什么!”
       贝拉尖锐的声线恍若锋利的刀刃贴着在场所有人的脊梁一路向下划开血淋淋的伤口,哈利顷刻间觉得自己周身泛起一阵冷意,不是十二月里纷飞的鹅毛大雪的那种冷,是由皮到骨、从心底蔓延到四肢百骸的血液中的冷。带着死亡的气息,摧枯拉朽般侵蚀你的意识。
       从钟塔狭小的缝隙间,哈利抬起头清楚地看到德拉科用力绷紧的下颌线条,魔杖在他保养得极好的修长的指尖颤抖。
       斯内普突然掷出的阿瓦达索命显然令所有人都没想到。
       贝拉尖锐刺耳的狞笑,邓布利多扬起的花白的胡子,还有……德拉科极力隐忍的恐惧情绪和通红的眼眶,都化作一团团烟云在哈利的脑海里萦绕开来,起初只是溪水般潺潺流动,却像是有什么无形的东西突然被掷入水中,炸起千层高的浪潮,和天际轰隆着的雷声一起在哈利的身体里迸发。
       这一年来的回忆像是走马灯般浮现在哈利的眼前,博金博克店里德拉科阴沉的脸色,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走廊上掉落的眼镜和德拉科涨红的脸,蛋白石项链事件发生前后德拉科极度不安焦虑的状态,图书馆外自己和赫敏的谈心,潮湿阴暗的厕所里德拉科的独自哭泣和向自己扔出的剜骨钻心……
       哈利不清楚自己是怎么了,明明知道他是个斯莱特林,明明自己和周围的朋友都遭受过来自德拉科的羞辱,听过无数次马尔福家族与食死徒之间牵扯不清的传言。却还是在这一刻,觉得这一切的一切,都不该是现在这样的。


       幽暗的禁林荆棘丛生,从前还有几丝凄惨苍白的月光照耀,今晚却浓重如千尺潭水死气沉沉。德拉科出逃的脚步仓皇又凌乱,踩在落叶上莎莎作响,而癫狂尖叫的贝拉已经将德拉科甩出了好长一段距离。
       “快点跟上!”
       身后的食死徒粗暴地推搡了德拉科一把,没有任何准备的德拉科一个踉跄扑向了前方,重心不稳差点摔倒。德拉科黑色西服的上衣口袋有某样东西掉了出来。禁林无人打扫,干枯落叶虽不算太高但也至少堆积到了脚踝的高度。物品掉进某处落叶堆中消失在了视野里。
       食死徒怔了怔,朝物品掉落的方向走去。
       “这是什么……”
       “你他妈别碰!”
       德拉科突然跳起来一把推开旁边的食死徒,像是影子追随光一样,跌跌撞撞地朝那个方向跑去。
       “你们在磨蹭什么?!”
       已经跑出好远的贝拉此时突然折返,扭曲的五官和粗重的喘气声彰显着她此刻的不耐。
       贝拉朝几步开外望去,德拉科正半跪在地上从用双手在落叶堆间急切地找寻什么。
       “他在找什么?”
       那个食死徒摇了摇头。
       “谁知道。”


       邓布利多死了。
       就算哈利现在就站在这位老人的尸体旁,就算身后有一片隐隐压抑着的哭泣声,他还是有一种脚踩在棉花上轻飘飘的、很不真实的感觉。
       他垂着头看着这位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巫师的遗体,他面容平静安详,像是陷入了熟睡,而不是永久的离开了人们。哈利总觉得校长饱经沧桑刻满皱纹的脸上那双睿智的眼睛会在下一秒就突然睁开,恶作剧得逞般调皮地冲他眨一眨。
       麦格教授带领学生用魔杖为这位值得敬佩的校长、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白巫师点亮了通往天国的路。星星点点的银白光亮往霍格沃兹上方沉重的夜幕缓缓流动,这个没有月光照耀的、漆黑一片的夜晚突然明亮如白昼。
       哈利微微抬手挡了挡这刺目的光,在没人注意的时候,哈利从这光芒的缝隙间看到了黑暗的枝条扭动着身体,狞笑着扑向光明。一如不远处那幽深的禁林。


=======================================


以下是快问快答时间:


Q1:
轻狂:其实我一直想吐槽这一点很久了。人家不怼你你不该高兴吗?你这么失落真的没问题吗??你确定你不是抖m吗救世主先生???
哈利:……


Q2:
轻狂:拽哥你老实交代那副眼镜到底是怎么来的?
拽哥:……我替疤头保管不行?
哈利:保管?你并没有经过我的同意!我甚至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拽哥:我不轻易替别人保管什么东西。
哈利:……这么说我还应该感谢你?
拽哥:我想是的。
哈利:???
轻狂: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Q3:
轻狂:格兰杰小姐,请问……
赫敏:爱过,蓝翔,保大,先救罗恩。
轻狂:……虽然不知道您在说些什么但我总觉得无形之中被喂了一把狗粮???


以上就是今天的狗粮放送(划掉)快问快答时间。


===========
手机和电脑排版为何差距这么大???我的内心是崩溃的,还有电脑上的设置怎么手机上并没有显示出来???我可能有个假lof

评论

热度(30)

  1. 红茶杯与苦咖啡轻狂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