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杯与苦咖啡

欧美迷,反派控,一生无悔入HP,沉迷德哈无法自拔,副EC/锤基/虫绿/福华/盾冬/亚梅/绿基巴叉闺蜜组,表白铁罐爸爸,随时入坑向,恋与/全职/魔道/镇魂/默读,非典型性杂食博爱党,周叶不离,男神遍地走,乙腐通吃

【德哈】for him.

阿夜夜夜夜夜夜夜夜:


配对:Draco·Malfoy X Harry·Potter
警告:ooc!!!!渣文笔!!
声明:所有人物属于J.K罗琳




       清晨五点,哈利被人们急促的脚步声和呼喊声吵醒,实际上,他吓了一跳。身旁姜红色头发的妻子也从梦中醒来。
        “出什么事了?”
        “我不知道。”
       哈利取下挂在衣架上的大衣,给自己披上,绕过在婴儿床中熟睡的孩子。蹑手蹑脚的打开大儿子的房门,看到他还裹着被子熟睡才放心的掩上门。大人睡觉总是比小孩子轻,一有些小动静就会醒来,而哈利一直睡眠质量都差到极点。
       他走到院子里,惊讶的发现街道尽头有栋房子起火了,火势蔓延的很快,熊熊烈焰吞噬着矮小的建筑物,院中的杂草落叶,秋千。幸运的是,大火不会燃烧到波特一家的房子,不过,作为一名正直且善良的格兰芬多,哈利不会只站在一旁看着。
       当正准备去杂物间取水桶时,他更惊讶的发现自己院子的栅栏后站着一个披黑色长袍的人。
       奇怪了,食死徒们应该都在阿兹卡班待着呢。
       哈利刚刚想要开口问对方是谁,对方便开了口,尖利刻薄的嗓音让救世主一下子反应过来,是那个斯莱特林的姑娘───潘西·帕金森。
        “这就是为什么格兰芬多惹人讨厌的原因,太爱管闲事了,麻瓜的死活你还要管。”
        “帕金森小姐,是你做的吗?”从表情不难看出他不想与潘西做过多交流。
        “当然不是,我没空理麻瓜们。喏,这个给你。”
       潘西递过一封信,写信者正是德拉科·马尔福,那个让他心心念念,夜不能寐,诅咒了千千万万遍的人。信封中央写着给波特,右下角标了年月日,嗯,几年前写的,算算时间正好是与伏地魔最后一战之前。
        “看你的样子,你一定在战后没去过墓地,也没去过马尔福庄园。好了,我的东西带到了,你看不看都没事。”潘西不等哈利张口就一个幻影异形移走了。
       他忐忑的打开信纸,熟悉无比的字迹映入眼帘:


        “波特,我不知道你看这封信的时候是早上还是别的什么时候,反正,早:
       我一切都好,虽然你不关心,但我还是要说。我什么伤都没有受,没有断胳膊断腿,我父亲和母亲就在我身边,不过,我失去了一样必需品,精神压力也很大。
       好吧,我先来说说你。现在傻兮兮的人们怎么叫你来着?救世主对吧。好蠢呀。
       嗯……其实我最近常常记起一年级的你,我在想,如果我和你第一次见面时没有羞辱你旁边的韦斯莱蠢货,你兴许就和我握手了,也不会那么不想进斯莱特林,但是我一点都不后悔,这就是命,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你总是很莽撞,第一次学飞行就敢飞上天,也能看出你太容易被自己的一些情感左右,非常不理智,这可不好,所以我劝你冷静些。
       再来聊聊十四那年吧,这段记忆对我来说,可是漫长的无处可以安放了,所以现在我写给你,然后我就要忘掉这些。那年我们有着懦弱和无知,前者属于我,后者属于你。宵禁后你将隐身衣盖过你我头顶,看着活点地图,小心翼翼的躲着到处乱溜达试图逮到夜游的格兰芬多的斯内普教授,慢慢地就到了占星楼,我心里当时吓得要命。你取下隐形衣时正好有一股夜风吹过,把你和我的头发弄的更乱,你跟我谈论未来的美好,我时不时给你泼冷水,你会瞪我一眼然后继续你的幻想,真是美得无法直视,那时对整个世界的认识,都是听来的故事。
       哎哟,那时,天性使然的真挚,自以为是,说话不拐弯抹角,去他妈的世事,去他妈的生死。
       我们怎么就没死在十四岁那年。
       还有,我一直在捉弄你,别误会,我不是想道歉,我依旧讨厌你。但是你给了我一个神锋无影,所以我们两清。
       现在和你说话我都小心翼翼,尽量不让过多的情感流露出,无论是愤怒还是无奈,嘿,怎么回事?我记得我以前好像挺嚣张的。
       然后,最后一战很快到来,我不会战斗,不会帮蛇脸怪也不会帮你们,我会逃跑,像这么多年来我从你面前逃走一样。我更不会为你赴死,同样的,你也用不着救我,不过你乐意的话,你可以去拯救那些人的世界,当一个人人敬畏的救世主,你我终究不同路,我还是那句话,我不会后悔也不会埋怨,这就是命,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你会觉得我冷漠狡猾,懦弱自私,我也的确是这样。天下喜悲,全不关我。
       嗨,其实自私也的确给了我好处不是吗?让我仅仅永久性失去了一样必需品,让我仅仅失去了你。
       对于你,我总是克制不住,但我下定决心了,写这些垃圾给你,幸运的话,你能看见。看不见就算了。你很蠢,真的蠢,可我希望你能理解我们之间不必靠说我爱你来表达我爱你。
       不用催,该来的我不推,该还的我还,欠下的我补上。
       我没有写见字如晤,我不想这样,你永远都不要想起我,谢谢,没有善始就不要奢求善终。不管我是否活着,你忘了我,我就不存在。如果你有点难受(虽然这个假设不可能),大可不必,因为所有人生来孤独。
       下辈子别出现在我生命里!疤头!

                                      ────德拉科·马尔福”

……

       滚滚浓烟飘向天空,将它染成灰色,哈利合上信纸抬头望天,这样的颜色让他想起那双冷漠的灰色眼睛,还有苍白到发灰的脸颊。
       他将信纸撕成碎片,扔进院子里的垃圾桶。这封看上去坚定又决绝到无情无义的信根本没有用。
       德拉科说他会逃走,他还是留下了。
       德拉科说他不会帮救世主,他还是帮了。
       德拉科说他不会为自己赴死,他还是去了。
       德拉科说他什么都不欠自己,他还是欠了。


       哈利想到潘西说的话,决定去马尔福庄园一趟。作为巫师,距离根本不是问题。
       那宅子估计是废掉了吧,伏地魔用过一段时间,后来在大战前还给马尔福了。
       院子里都是落叶,杂乱无比,像鬼故事里描写的那样。哈利摇摇头,推开满是灰尘的大门。是大厅,有一张巨大的木桌子,仔细看上面还有个小盒子。在对比的作用下十分不起眼。
       出于好奇,波特打开了盒子。
       是一枚小巧的银戒指,刻着小小的“Harry”字样,还有小纸鹤,写着“for him.”



       “如果没有戒指,你只是欠我几年的感情而已。现在有了戒指,你欠我一辈子,马尔福。德拉科·马尔福。”他笑道。
      大宅依旧空空荡荡,无人应答。

评论

热度(73)

  1. 红茶杯与苦咖啡江无艳不想撞南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