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杯与苦咖啡

欧美迷,反派控,一生无悔入HP,沉迷德哈无法自拔,副EC/锤基/虫绿/福华/盾冬/亚梅/绿基巴叉闺蜜组,表白铁罐爸爸,随时入坑向,恋与/全职/魔道/镇魂/默读,非典型性杂食博爱党,周叶不离,男神遍地走,乙腐通吃

【德哈/原创】眼镜与纸鹤(上)

轻狂:

以下是不正经文案:
“叮咚——”
“救世主您好,fff快递。您有一只痴汉德拉科到站啦~请在19:00之前凭借取件码Gay里Gay气到烧死异性恋驿站领取。”
救世主:???
德拉科: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咳咳,一句话概括文案:
震惊!互怼多年死对头一朝沦为痴汉犯,救世主将何去何从!
——来自uc震惊部发言人。
轻狂【抠鼻耸肩】:嘛,这还用说,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啦(哈利:阿瓦达……轻狂:小小小哈你冷静点啊!夭寿啦快把魔杖放下!)
ooc预警
新人,渣文笔,如有撞梗请告知



       哈利守在去往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的一条必经走廊上已经三个多小时了。扯了扯身上快要滑下的隐形衣,他靠在走廊拐角处的一尊披着铠甲的雕像上缓缓吐了口气。
       三个小时前,哈利还躺在寝室的床上和罗恩看着活点地图上来来往往的脚印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闲话。从蜂蜜公爵新出的芥末夹心白巧克力布丁到黄油啤酒配全麦面包还是烤火鸡更好再到马尔福去博金博克店里触摸的那件柜子一直到赫敏的好皮肤最后到马尔福最近太诡异了一定有什么阴谋……
       停!
       罗恩在心中为自己鞠了一把辛酸泪。天知道他为了把话题从斯莱特林某只白鼬身上引回来费了多大劲儿!可他的好哥们,哦,就是坐在他旁边的这位救世主先生。自从看到马尔福摸了一件柜子后就再没消停过。
      “哈利。”
       罗恩打断了哈利近似自言自语般“马尔福……诡异……有阴谋……柜子……我得看着他……不对劲……”的喃喃。
        哈利抬起头疑惑地看了罗恩一眼:
      “怎么了伙计?”
      “你简直象对马尔福着了魔。”
      “……不不不,你不觉得奇怪么罗恩?马尔福他balabala……”
       梅林的胡子!放过我吧!
       罗恩小天使从心底里哀嚎一声,两眼一翻倒进了身后柔软的床铺上。
      “记得把门带上。”
       罗恩头也不回地对发现马尔福脚印出了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就抓起隐形衣冲出门外的哈利喊了一声。
      “……哦好吧,我自己关。”


       现下哈利盯着手中的活点地图有些发愣。原本追寻脚印的哈利还没跟上马尔福,就发现他的脚印突然在地图上消失了。
       有求必应屋。
       哈利心想果然还是慢了一步。
       不过既然出来了那就没有轻易回去的道理,格兰芬多夜游小王子转而走向了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的方向。实在不行就守株待兔呗,哈利如是想到。
       难不成他马尔福还敢夜不归宿。
       事实证明flag不要随便立。
       他还真就一晚没回来。
       哈利:“……”


       哈利·打脸狂魔·波特慢腾腾地朝拐角转弯时差点迎面撞上低着头走的德拉科。凭借着和伏地魔斗智斗勇多年所练就的敏捷身手,哈利立刻退回到了墙角,紧紧贴着墙根。
       修复了一晚上的消失柜让德拉科觉得有些疲惫,但他自己很清楚,更多的疲惫是源自心理上的。父亲任务失败进了阿兹卡班,母亲与他瞬间成为了众矢之的。马尔福家族势力强盛没错,但也正因如此,才会被人虎视眈眈地惦记着,恨不得一有漏洞就要将其摧毁才甘心。德拉科娇生惯养的少爷生活顷刻间被打破,现实血淋淋的摆在眼前,他不得不正视眼下的困窘。神秘人将刺杀邓布利多的任务交给他几乎就是逼迫他去证明马尔福家族的忠心。
        哈利贴着墙根不敢喘气,德拉科垂着浅金色的头颅从他眼前走过。明明几秒钟的时间而已,哈利竟然觉得自己看到了德拉科灰蓝眼珠下浓重的乌青,甚至还有总喜欢微微抬起的下巴上的点点胡茬。德拉科身上笼罩着的阴云像是会传染似的,连带着让哈利都觉得这个瘦削的青年肩膀上似乎背负着什么格外沉重的东西。
       像是霍格沃兹窗外纷飞的白雪,看似温馨祥和又平静,但只要一阵刺骨寒风袭来,便可以在瞬息之间如山洪暴发席卷天地继而吞噬一切生灵。
       德拉科经过拐角那尊铠甲像时脚步一滞。
       有什么东西从自己的手边划过,轻柔的仿佛四月山风、月光下的黑湖水,又像是……某种光滑的衣料。
       德拉科灰蓝色的眼眸眯了起来。
       几乎是同时,仿佛窗外的白雪也跟着停滞了一秒。察觉到德拉科细微变化的哈利攥紧了手中的魔杖。
     “除你武器!”
     “昏昏倒地!”
       两道光束同时发射了出去,由于哈利穿着隐形衣,德拉科只能大致从他感知的方向发射魔咒,却还是打偏了,墨绿色的光束在墙皮上激起火花。而哈利的除你武器则成功击中了德拉科。


      “……哈利?哈利!”
      “um……啊怎么了赫敏?”
       哈利抬起头发现以赫敏为首的格兰芬多们都一脸担忧的盯着自己。
     “哈利。”坐在对面的赫敏握了握哈利的手,一脸老妈子(划掉)真诚地注视着哈利的眼睛,道:“哈利,你如果有什么心事一定要跟我们讲,大家都很担心你。你最近过得不好吗?我见你总是发呆。”
       在哈利回答之前,赫敏便使了眼色让聚集在他们俩人之间的格兰芬多都散开来了。赫敏张望了一圈,确定周围没有人之后低头轻声询问哈利:
     “是因为金妮吗?”
     “咳咳咳……”哈利慌忙放下手中的南瓜汁,刚想解释一下就发觉赫敏一副“果然是这样”的看破一切的微笑。
     “你今天吃早饭时已经盯着金妮好久了。不过这没什么不是么?金妮是个迷人的女孩……”
       哈利:“……”
       他能说其实他是盯着金妮后面斯莱特林长桌上的某个空位很长时间了吗?
       昨天早上他跟德拉科在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的走廊上打了起来。本来嘛,这没什么。毕竟谁都知道斯莱特林的德拉科和格兰芬多的黄金男孩哈利波特是死敌关系,互怼啊打架神马的都不算事儿。结果尴尬就尴尬在打架这件事上了。哈利穿着隐形衣条件便利再加上实战经验丰富,本来应该出现的互怼局面变成了救世主单方面吊打马尔福,毕竟德拉科看不见他的死敌在哪儿。最终哈利发现这打着打着吧,就坏了事了。德拉科在仓皇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一黑色不明物体从德拉科斯莱特林长袍的口袋中“啪嗒”掉了出来。
       空气瞬间安静。
     在哈利愣神的时间里,德拉科一把抓起掉在身旁的魔杖,涨红着脸就朝对面丢了一个四分五裂。
       结果当然没打中。
       但是成功将救世主吓跑了。
       是的,吓跑了。
       不是因为那道打歪的四分五裂,而是掉在地上的那副黑边圆眼镜,几乎作为救世主、格兰芬多的黄金男孩哈利波特象征的那副眼镜,从他的死敌马尔福校袍的贴身口袋里掉出来的眼镜。
===================================
哈利:这他妈就很尴尬了。

评论

热度(43)

  1. 红茶杯与苦咖啡轻狂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