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杯与苦咖啡

欧美迷,反派控,一生无悔入HP,沉迷德哈无法自拔,副EC/锤基/虫绿/福华/盾冬/亚梅/绿基巴叉闺蜜组,表白铁罐爸爸,随时入坑向,恋与/全职/魔道/镇魂/默读,非典型性杂食博爱党,周叶不离,男神遍地走,乙腐通吃

【德哈】求心魔咒 19

九墨生花:

“德拉科,这几个魔药你试试。”布雷斯在镜子的这头对德拉科说道。




德拉科看着手中的药剂配方,没有说话。布雷斯继续说道:“所需要的材料也都传送给你了。”




“嗯。”




“有关德思礼的命令已经执行了。”




“嗯。”




“你在想什么?”布雷斯见德拉科的反应淡淡的,不由问道。




德拉科放下了配方,语气平淡地说道:“在想下一任国王是谁。”




“当然是你的子嗣。”布雷斯想也没想,回答得理所当然。




德拉科淡淡地瞥了布雷斯一眼:“我没有在外面留种。”




“哈哈哈,很好笑。”布雷斯翻着白眼,“就算你真的有个私生子,没有正确的学习,国家交到他手上也会大乱的。”




“嗯。”德拉科轻轻应了一声,“所以在我没有继承人的情况下,下一任的国王会是谁?”




布雷斯皱了皱眉头,一点都不喜欢德拉科的问题里暗示的意思:“马尔福家一直都是一脉单传,非要说你最近的血亲,下一任继承王位的,恐怕是布莱克公爵。”




“西里斯舅舅啊……”




母亲当年嫁给父亲的时候,她是当年的阿塔洛斯·布莱克公爵三世,也就是曾外祖父的孙女。我出生前曾外祖父就过世了,西里斯舅舅以长孙的身份继承了爵位。父亲这边没有别的血亲了,无论是按照血缘或是地位,现在第一顺位的,确实是西里斯舅舅。




西里斯舅舅经常在外旅行,应该很了解民情。但他应该没什么意愿去接手王位……




德拉科想到这里就不由得一阵头疼。




“德拉科,你不需要考虑这个问题。”布雷斯说道,“魔咒会破解的。”




德拉科合上眼,将头靠在椅背上:“玫瑰已经开始凋谢了。我没有多少时间了。”




“从花苞到开始凋谢,它花了两年的时间。我们有足够的时间找到解决的方法。”




布雷斯关心他,也真心相信他会破除魔咒。德拉科深知这一点,所以不想与布雷斯在这一个问题上争吵,更不会告诉他,自己已经开始失去希望:“我知道。但是我必须为这个国家做好所有的准备。没有一个国家能依靠侥幸而屹立。”




布雷斯抿了抿嘴,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说出来:“德拉科,我们可以尝试……”




“不。”




在布雷斯能够说完之前,德拉科就毫不犹豫地打断了他。过去的两年间,布雷斯的这一建议他已经听了不止一次:“我是这个国家的国王,怎么可以对这个国家的子民下手。”




“我又没有让你对无辜的人下手。那些人本来就是死刑犯,”布雷斯大叫着,“他们死不足惜,但这个国家不可以没有你。”




德拉科皱着眉头:“你知道你在向我建议什么吗?你在向我建议我将我的人民开膛破腹,吃掉他们的心。你在向我建议吃人!”




布雷斯也停了一下。他当然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但是,至今没有一瓶魔药一句魔咒有效。德拉科没有继承人,下一顺位的布莱克公爵又根本对王位没有兴趣。王位交替的敏感时间里,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很难想象这个国家会变成什么模样。




即便是出于私心,布雷斯也不想要从十岁起就认识的好友离开。




想到这里,布雷斯又坚持道:“反正他们怎么样都会死,不如来试验一下。”




德拉科的脸上的鳞片开始显出,渐渐覆盖了他的脸:“死亡是他们的惩罚,不是让我将他们拆之入腹的理由。”




“德拉科!你别天真了。你这么久不在王都已经是对这个国家一大打击。如果不是你的公文和命令每天都会传回来,保证这个国家的运转,还有我散布你在微服私访的消息,恐怕邻国早就攻打过来了。”




“那也不能保证我能变回原来的模样!”德拉科吼了回去,让布雷斯停了停。




“但这值得一试!”




“不!”德拉科坚守着自己的底线,“无论发生什么事,我是不会吃人的。”




“德拉科!”




“我不想再听见你提起这件事。这是命令。”德拉科板着一张脸,“去把接下来的王位继承人列给我。”




布雷斯抿了抿嘴,低下了头:“谨遵命令。”




镜子里布雷斯的脸消失了。德拉科看着印着自己被龙鳞所覆盖的脸,忽然觉得很疲惫。



评论

热度(102)